分享

靈異療心者 第六章吳家的母親與女兒們4

金錢怕她們反悔,立刻拉了吳阿姨起身,再托起角落的吳叔叔。以腳尖在地上快速畫出一個圓形圖騰,朝中央一踩,立刻開啟了跟咖啡館的通道。
『老宋。』金錢大喊。
此刻咖啡館裡的兩人正在幫吳阿姨做心肺復甦術,見到金錢,不由得鬆了口氣。
『幫我接住這兩人,等一下還有兩個。』金錢將兩人往通道口一推,吳叔叔跟吳阿姨的靈體就像飄起來一般,沒有重心可言。
好在老宋剛剛又寫了幾道符,現在就能燃起引靈符將這兩人的靈體導引到咖啡館來。
金錢想把寶寶的靈體扛起來時才發現,哇,實在太重了。
怎麼靈體這麼重呢?金錢回頭用眼神求助吳家一眾女鬼們,沒想到吳奶奶理都不理的就進了正廳,其餘女鬼們也跟著消失在大埕。
果然是鬼,就這點情義?金錢想到自己剛剛的熱誠真是不值!
『老宋,我扛不動她們兩個。』金錢扛著寶寶都想哭了。
老宋看到金錢整個能量體忽明忽暗,知道她已經不堪負荷:『你的能量變弱了,你放手,我用引靈符來接引她們回來。』
老宋燃起符令,讓咒語與符令的能量牽引著寶寶跟衛菁回到咖啡館。
金錢隨後跟著穿過管道回到咖啡館,立刻倒回自己的肉身,靈體的沉重感頓時散開:『哇,好累喔!』
靈體的負能量被身心能量場分攤掉,靈魂一輕鬆,金錢靈台跟著清明起來。才發現剛剛自己被擠壓在吳家與詛咒能量之間,不但要面對吳氏家族的沉重陰寒,還要抵抗外頭的血咒入侵,這一趟下來,靈體幾乎耗竭而不自知。
現在回到肉身後,身體感知一一跳出,全身像是被一節節打斷一般,又痛又酸又有種不知名的撕裂感,金錢渾身難受:『馬的,老宋,我們一趟進去,賠了兩個半。幹,小開,這買賣有錢賺嗎?shit,shit,shit,我快死了。啊~~~這什麼鬼啊!』
老宋看著一個快死的吳阿姨,一個意識解離的吳叔叔,兩個重傷傷兵,還有一個滿口髒話的女人,他真的一個頭兩個大,他從沒有像此刻般思念白夜!
白夜啊,你再不回來,我都快被你朋友搞死了!
兩個傷兵直接送到小閣樓跟白夜一起養傷。
老宋看著這閣樓上躺了兩個,坐著的那個也等於是躺下了,心裡有種涼颼颼的不祥感。來這裡還不到一個多月,陸續躺下了三名大將。
沒躺下的那個…,老宋想起那個滿地板打滾,對著小開猛罵髒話的游金錢,對自己的處境倍感哀淒。
唉!
『所以你的意思是,吳阿姨的憂鬱症跟自殺意念都是吳家祖先造成的?』老宋總結。
『為什麼?祖先不是都是為我們好的嗎?為什麼祖先要吳阿姨去死?』小開頗感驚駭。
『她們缺人,ㄜ,缺鬼。』金錢一邊喝著熱可可,一邊抱著暖水袋,還不斷地將電熱爐調強。『馬的,真的太冷了。樓上那兩個有幫她們保暖吧!這寒氣真的太咬人了,幹,排都排不乾淨。』
『有,鋪了電熱毯,放了太陽燈照頂輪、心輪跟湧泉穴。只怕是白夜會熱到中暑。』老宋說。
『最好把她熱醒,馬的,留下這一大灘爛攤子給我們。』金錢咬牙切齒地說著。
這是老宋頭一次跟游金錢意見相投,聽到她罵髒話時,他心口有種莫名的舒暢感。
『為什麼要把吳阿姨帶走,你還沒說。什麼叫做缺鬼?』小開發現岔題了,他發現金錢注意力真的很分散,尤其是此刻。
『總而言之,這群祖先為了對抗她們家族的詛咒,採用了群鬼戰術,她們覺得家裡的鬼越來越多,就越有力量去對抗那個詛咒。』金錢簡單的說。
『啊,有用嗎?』小開更是驚駭。
『笑話,要有用,她們家有需要凋零到這種地步嗎?』金錢嘴角蔑笑。『她們只是沒有辦法了,所以要把最後一個兵力拉過去,來保全吳叔叔。』
『她們沒想到,她們越掙扎,反而害了自己的家人。』老宋說。
啊?小開一臉困惑,連話都不知從何問起。
金錢看他那副傻呼呼的樣子,覺得實在太有趣了,因此願意多解釋一下,順道逗逗他,她瞇著眼睛笑著說:『先別說她們家的風水錯位的問題,也不提詛咒。你光是想啊,一個房宅裡住了一堆的鬼,這家住起來感覺如何?很涼爽嗎?』
啊?涼爽?小開的腦袋跟不上這個笑話梗。但是金錢笑的時候,好美艷喔!
『恩,很涼爽。』小開傻傻的跟著點頭。
『爽你個頭拉,一堆鬼耶,陰氣這麼重,一個大活人住在那裡,陽氣都被拉掉了,怎麼能夠不生病?加上鬼之所以是鬼,就是因為她們的意念特別負面,你跟她們住久了,你的想法會多正面?』金錢都想敲他的頭。
『所以她們越努力要保護這個家,就越害到自己的家人。正所謂陰陽有別,這是有道理的。她們全都在家裡,不但活人活不好,家運還變糟。這不只是詛咒造成的,跟她們這個作法很有關係。吳阿姨說的沒錯,她們家就是自相殘殺的業力。』
『好可怕!』小開毛骨聳然。
『都是無明造業啊!』老宋不禁搖頭。
『那你說她們家都是女鬼,那男孩子呢?怎麼沒看到她們家的子孫呢?』小開問。
『不知道。我也好奇。』金錢聳聳肩。
『老宋,一下子倒了三個,我一個人實在沒辦法處理這一家子的女鬼們,你找娜鎂來幫忙吧!』金錢說。
『好,我明天來聯絡她。』老宋說。
『那我們就先散了吧!大半夜這樣搞,我都老了。』金錢渾身酸痛,累得眼都睜不開。『我先走囉,掰。』
凌晨四點,小開送吳阿姨和吳叔叔去診所急診。
老宋不敢離開,怕閣樓上的兩個傷兵臨時需要人幫忙,只好拿出睡袋,打地鋪。他看著這咖啡館,盤算著是不是就在旁邊開個民宿呢?
三天後,兩名傷兵才逐漸恢復,兩人成天泡在咖啡館裡養傷,雖然名為養傷,但實際上也不過是用這裡的能量調理氣場,其餘的還是得靠她們自己打理。
寶寶狀況不嚴重,但是衛菁總是畏寒,金錢來看了看,覺得她傷了心經,短時間好不了,就叫老宋繼續把之前的那個『灰』泡水給她喝。
人就走了。
看著衛菁一邊喝一邊反胃,寶寶心裡十分不捨,但死道友比死貧道好,她連忙遞上酸楂片討好地說:『良藥苦口,何況這灰能量高。』
『呸,一定是游金錢懶,不給我開草藥,就用這灰來搪塞我。』衛菁實在很嫌惡。她一直覺得金錢的那顆頭一定很少洗,才會這樣又油又光亮,那天她扯頭髮進去燒的時候,那髮油會不會就溶在灰裡,現在又溶在這熱水裡?
噁~~
『要是白夜在,她一定會給我把脈,還會費心地給我煮藥汁,說不定還會給我們泡藥水澡驅寒氣,一定不會像游金錢這麼隨便打發我們。』衛菁氣嘟嘟地。
陳寶寶心裡跑的字幕是:那可不一定….。
但她不敢打破衛菁幻想泡泡,有夢最美,希望相隨。
『菁菁,寶寶姐,我來了。』咖啡館門口走進來一個臉色蒼白,細瘦高挑的少女。
兩人看到門口的娜鎂,高興地一直尖叫,她們心裡想的是,終於多個可以使喚的人力了~~~。
『鎂鎂,你終於來了,我們好想你喔!!!』衛菁開心地說。她心裡想的是,我終於不是這裡頭最小的了。
『小鎂,你怎麼臉色這麼白?』寶寶關懷著,不會一來就是個傷重人力吧!?
『呵呵,我每天在房間裡畫動畫,都沒曬太陽。』娜鎂緬靦地說著。
『喔喔喔,那就好那就好。』沒有問題就好,寶寶笑得一整個開心。
『我帶了一些滋補的藥材來給你們燉補。』娜鎂掏出一堆的藥草包。
『你真是太好了。』衛菁感激的小眼睛眨呀眨的。『可是我們倆還受傷,沒辦法看火。』
『我知道,宋叔叔有跟我說情況。我來幫你們煎藥。』
『那就麻煩你了。不好意思喔,你一來就要忙著照顧我們兩個。』寶寶開心地一點都看不出來不好意思。
小少女一來,忙裡忙外地照顧兩個姐姐,又是煮藥又是換暖水包,還要給她們泡熱可可加烤棉花糖,只見兩個姐姐舒舒服服地躺坐在陽台曬著暖陽,還發出人生如斯,夫復何求的感嘆。
晚上老宋跟金錢下班後,紛紛來到咖啡館吃娜鎂的藥膳火鍋。
『這手藝,太可貴了。娜鎂你這次來了,就留下來吧!我們真的需要你。』金錢滿足地捧著小肚子。
『我會一直待到這裡的工作結束再走。』娜鎂瞇著小眼睛笑得羞澀。
『老宋,你那裡調查得如何?』衛菁問。
『我查了吳宅的建築圖,發現她們在吳家初祖那代,在正廳後面加蓋了一廳,形成二進二廳格局,所以我們去拜訪的那個供奉祖先牌位的那個廳,其實不是正廳。』
啊?!
『聽不懂。那個不是正廳?所以勒?』金錢困惑。這種閩式住宅的格局不是她熟悉的文化。
『這表示,吳家人其實一直都在使用偏廳,她們用不了正廳。很可能是,後來建造的正廳,並不是吳家人蓋的,而蓋的那個人,意圖要讓矮化吳家。再加上他將家宅改做寺廟格局,那麼,誰供奉在那個正廳,就是這個寺廟的主神,他的地位是在吳家之上。這個作法讓吳家人住得名不正言不順,只能被壓得喘不過氣來。』
『那是誰供在那廳?』金錢問。
『這就是我們要查出來的。』老宋說。
『說得倒簡單。』衛菁嘴角抽蓄。
現在誰敢再進吳家?
上回寶寶進吳家一趟回來就被煞氣傷到。
吳阿姨從診所醒來後,堅持她不要再回吳家了,沒想到吳叔叔居然要默許了,現在兩人就在外面租房子住,沒再提過回去老宅的事了。
『解鈴還需還繫鈴人。你們要去找吳叔叔談談,這件事還要靠他幫忙。』老宋說。
#奇幻小說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靈異療心者 第六章吳家的母親與女兒們3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