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1118

其實當主人一問說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假掰的時候是真的連自己也一頭霧水,一直想著:欸?欸?有嗎?原來自己給主人的感覺是在假裝很難過的嗎?
自己也邊在釐清自己這麼做的原因,呃嗯…是,的確麥麥的事情是自己可以控制的,事實上是可以不用跟主人抱怨,讓它過了就好,甚至可以不用當作是一件『事情』來看待
不過到了事情的第二天……講真的,在今晚跟主人說話以前,有記憶的地方就是只有當主人要奴隸對自己問問題的這一點感到很困難,很像是在解微積分一樣,然後覺得自己做不到、接下來自我厭惡
(這一段真的沒有在說謊,可以對天發誓!有記憶的地方真的只有那一段而已,沒有想要欺騙或隱瞞主人的意思…!)

現在掛了電話、邊打字邊又再好好認真思考自己到底是哪個地方出問題,才會變成這幾天這個模樣?甚至還給主人是在假掰的感覺?
主人的感覺一向不會是錯的。
回頭仔細回想當時的情況,以及看自己寫的東西和前兩天的對話記錄……啊!
這才想起來,應該就是因為『覺得是被主人給批評』了才覺得很不舒服,從這個時候開始的,從一開始的生氣到後面的自暴自棄。

不過原因找出來了之後主要的問題仍不變。不管是否有意識,自己就是被情緒給徹底控制了,這是最根本的事實。
加上『覺得』兩個字又更是罪加一等。因為擅自曲解了主人的意思…。
光是這兩點加起來便足以讓主人大可直接消失不管了。
然而主人卻又犧牲了大把的時間與精力——

唔呃……老實說打到這裡,後面就什麼也打不出來了……
因為說是道歉文,可是犯的錯就明擺在那裡、真的打出一連串的道歉反而更像是在放馬後炮。自己不太喜歡這種感覺。(雖然這篇的第一二段看起來很像是如此)
比起各種掙扎求原諒什麼的,還是直接承擔後果比較乾脆。本來就是自己應得,這樣對主人來說也才是對等的。

結論就是,主人就算決定是這次要直接消失好一段時間的話,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