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人生涂改液、经产带孕、镜花水月与做题家、被忽略的指控、男方避孕职责与技术

1、在社交网络上,已经看到两个博主说要切胸了,其中一个已完成手术。嗯,不必呼痛,因为至少有一个是标准美少年,除了胸部。
  这是她们强烈的愿景。理想的现实化。也不是为了想变男而变男,不是基于轻率的冲动,只是不当女人了。出于慎重的选择。
  2、中医说妇科病多由经产带孕而来,也就是生理结构、生理规律。在这个看似可以成为董明珠的年代,或是老干妈,或是任何一个美剧、英剧漂亮女主角的年代,如果一个女人不能活得更象一个现代女精英,似乎全是她自己的错。
  有时候,女人会庆幸自己有月经或是怀孕可以来逃避指责:“为何你不去争取更好的机会?”因为我怀孕了,因为我来月经了,所以不能以最好状态参加竞争。但是,有更多女人以痛经为理由,采取了所有手段来阻断月经。
  “我在月经中,我在怀孕中”这种理由也越来越脆弱了。但实际上是因为女人得不到社会各界的帮助,而不得不退回自己的子宫中,而不是她真的愿意一事无成。
  3、豆瓣上有人说,女权应该算作无产者革命的一部分,等穷人都解放了,女人就解放了。
  这个论点我一直是反对的。马克思恩格斯关于女权的解决方案(一部分),女人应该从社会规定的“婚姻、家庭职责”中解脱。
  也就是“先解放穷人再解放女人”,是对马列思想的扭曲。
  但多数即使说自己马列主义的人,却并不赞成女权,他们盲目地认为“女人生孩子很容易,社会也需要她们这样做”。他们认为女人应该承担“继续造人”的工作,不论她们高兴与否。他们把女人生娃,看做种树等十年那么“自然”的规律,而拒绝相信女人有“拒绝权”。而且他们一贯拿董明珠之类女强人来嘲笑女人:“你们在学习工作上懒散不上进,光知道跟男人斗嘴,现在连娃也不生?”
  他们从来没想过要帮女人解决学习与工作上的困难,一看到女人,就光想到“这是造人的工具”。因为他们并没有进到女人心里,只是从她们的身体中穿过而已。就象风一样。
  4、有个旧闻,讲丈夫替妻子怀孕的事。原来丈夫原是女人变性而为男,身体保有一套旧系统,在医生帮助下重启。当时一洋女感言道:“现在我知道如何避免生育的痛苦了,找个能怀孕的丈夫。”
  想必男人们听到此言会心惊肉跳。
  此时的社交网络上,已经有人提出,让男人怀孕并不难,即使从前他们不是女身,也能做到了。为什么不试?应该可以拿诺贝尔奖。
  4、有个(讽刺)韩剧系列,其中一集是“人生涂改液”。男主从三个女人中选择妻子。首先选了个绝色,但是面临着各种男人的觊觎竞争,让他觉得防不住,于是分手。然后选了个富女,过上奢侈生活,可是太太拿他当仆人,受不了分手。他决定跟善良的普通女结婚。有一天他失业了,妻子安慰他鼓励他,令他觉得自己选妻很正确。嗯,他的三次选择都是通过人生涂改液完成的。当他安然入睡时,妻子睡不着了,问:“我的人生怎么是这样?”这次妻子拿到了他的人生涂改液,所以,涂改液再次生效,他被妻子抹掉了。
  回到前头,切胸的女人,等于对经产带孕的人生彻底拒绝了,这种决绝的态度,展现了某种意志力。无论结果好坏。
  5、曾有文章提过,梦露原本是男婴,父母帮他选择成为女孩。
  徐文兵说过,月经是排毒的,男人排毒从肝胆排,女人从月经排。所以女人更年期后,各种毛病难治好。如果有月经,治同样的病就毫不费力。孔令谦提过调经方,可以通过调经,治好各种妇科的“积聚”,防恶变。理想的月经是没有迂血块,既不多,也不少,也无剧痛,颜色正常。理想月经是健康标志。可是理想月经却从不在现代人的清单中。人们的清单是消灭月经或者逃离月经。
  我在MATTERS上也提过洋纪录片中,很多洋女在做了切宫或卵巢手术后,有各种无法回到正轨的身体感受,找医生帮忙,医生却无能为力,让她们很愤怒。她们问医学不为女人做研究吗?他们低估了女人生理构造的作用,以为女人只要生过娃或不想生娃,就不必有子宫卵巢。而在天朝女的博客中,中青年女性正在追求消灭、切除自己的子宫、卵巢,认为它们是自己人生的祸首或阻碍。
  被质问的男医生即使想帮女人,也无法在自己身上做实验,他们必须找女人来合作研究女性生理构造的特别点,但这对他们来说并无明显益处。而且人们惯常以为,女人所提出的严重指控,是出于敏感,只要不理它,就会自动消失。所以等等看好了。
  6、关于避孕的问题,在海外已有了新方向,利用新科技检测可以让男女在男方精子少的时候SEX,如此一来,双方都可以不经过麻烦痛苦程序,也不增加无辜的新生儿。
分類:日記

k歌爱好者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