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BL、性少数、恋爱对象、性对象

1、先从《聊斋》说起。有一篇统计《聊斋》性行为的文章,几乎每一次性行为都写女方痛到受不了、流血,而男方则以勃起为傲,毫不关心对方的感受。狐仙、女鬼等,在男主身上均枉费感情、精力与财力,失望离去。全都是不公平的爱。让人不由感慨,为什么作为恋爱对象的偏偏是这一种无法下咽的生物。
  此刻,BL、百合等构想,给出了不同的答案。如果男人不值得付以爱情,其实可以换个口味试试。
  也有男人抱怨没有好女人,其实他们可以找同性去恋爱,只不过是没娃生罢了。
  2、有篇台湾科幻,歇斯底里地说,“只有女机器人才满足普通男人的期待,现实女人都象泼妇。”其实也不必计较。能满足普通女人的好男人亦是一种不存在的生物,其实父母所生的孩子总跟父母们妄想的好孩子也不一样。
  动漫《死神》中,有人大呼接受不了一护抛弃了露琪亚,但露琪亚需要争这个名分吗?一护为露琪亚所做的一切,难道是可以抹煞的吗?他们之间曾经存在的感情,是可以抹煞的吗?既然如此,为什么非要拴他们进入婚姻呢。露琪亚是一个需要守护的弱者吗?既然不是,急什么呢。
  3、有个故事,乙女是独身主义,父母仍软硬兼施地让她结了婚。婚后不出三个月,她离了。父母也没再多话。其实这背后的动机,按乙女所想,父母认为尝过男人滋味后,她就会觉得有男伴很好。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美剧中有个母亲对儿子的现女友极不满,她说:“如果我知道你这么饥渴的话,我会请一个妓女来陪你一周。”
  而华人父母认为女儿解决性欲的唯一出口是结婚。如果解决性欲的同时附带生娃就更完美了。
  4、如果人只活在绝对的现实中,是不会有什么创造性想法的。例如,让男人扮女人来选美,女人一定能挑出很多毛病来。
  单独看一个男人扮美女,的确很有魅力,可是任何他扮演的女性特质,都能找到这一特质更完美的版本,也就是女模特、女明星、女名人之类,而且女人一定会有自恋,会维护那细微的差异,把男人扮美女的价值给否定掉。
  同理,女人扮美男,不管她有多完美,若让一群男人来挑剔,不管女人们多么赞美她的以假乱真,也会被男人判定不合格。
  而BL小说与漫画中,通过一系列的言行与思想变化,全方位地展现一个小受的魅力,就会让人从心底认同:这是值得一个男人爱上的男人。
  同理,百合作品中的女人,也能让人认同:这是值得女人去爱的女人。
  并不是禁绝了BL与百合就不会再有人想要去爱同性,所有事情一旦被想象与创造出来,其实就有了存在的基础。正如父权社会也是一种想象的产物,在更早的时候,人类社会是母系社会。
  4、有个洋笑话,一位国王想让诗人承认自己的诗才,把自己的诗给诗人看,如果诗人嘲笑他,就会被砍头。诗人回答:“陛下无所不能,陛下欲做一首歪诗,果然也做成了。”
  此时此刻,BL与百合作品里,已经产生了无法用“歪诗”来抹煞的作品。即使大部分都是浪里的沙,但好作品与好作者仍然在持续产生中。只要有市场的地方,就会呼唤这些。市场是人们的精神需要。
分類:日記

k歌爱好者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