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明星与政治立场、抛弃明珠选鱼眼

我在MATERRS上曾提及一篇美国小说,讲女性独立的,女主年轻时被旷野的声音呼唤着挣脱枷锁,临终时变得软弱保守,忏悔己过。她邀请前夫参加了她的葬礼。作者并不认为她年轻时的叛逆属于错误,她所选择的爱情也不是徒劳。
  另外我还提到了电影《末路狂花》后的保守派反扑,他们请“狂花”演了一个被青春期女儿指责的“不愿意结束游荡的”母亲。
  与之对应的现实案例有,简.方达曾参加反战活动(反越南战争),后来被美国政府封杀。为了重新得到工作,她也表示忏悔,她说“我并不是希望美国飞机被打下来”。
  介入政治的名人还有金庸与汪明筌。金庸因为写了郭靖死守襄阳,“为国为民,侠之大者”,被新自由派“批判”多次。
  《血染的风采》在香港被禁。可是亦舒在小说中称赞这首歌朴实自然,感情动人。汪明筌的剧集《圆月弯刀》在台湾被禁,因为她的政治身份。超女到台演出,被台政府禁止开唱。
  汪明筌曾说政治工作难做,她不知道筹款完成后,还有什么好争。其实,正因为筹款完成了,当然要为了资源分配而争了。钱要怎么用呢?由谁来支配呢?
  自从反送中以来,人们拉明星上阵的情形越演越烈了。例如,少数反送中的明星,被当作希望之星做传记详写。以此吸引青少年加入。与此同时,港府也对明星们做了思想调查要求签字画押。
  不料,最近连死明星也被拉入了“反送中”政治阵营。人死无对证。以前我们只知道佢的恋爱与家庭宠物,现在居然知道了佢的政治座标。
  再回到美国,小布什与克林顿争总统时,有两个乐队也受到了影响。“如果你支持的人不受欢迎,你的商业机会就大大减少。”另一方面,政客也可以封杀某些歌星。在洋片里我们也可看到,政治家喜欢拉乐队作宣传,但是被利用过以后,乐队主唱会觉得厌倦而离开宣传场。
  与此同时,作家或是名人也是可利用的政宣工具。仿佛大家都没有脑子与判断力一样。
  有个影评节目中提及一个美人,说她虽然颠倒众生,可是情路不顺。换言之,她在电影中是胜利者,在现实中是失败者。
  其实有人说过,某个男星他的动作和表情是导演教的,不是他自己。所以观众崇拜他等于错拜。
  蓝洁瑛就是个例子。她说过性侵她的人一个是曾志伟,另一个是演侠客的男星。
  人们崇拜明星,以为他们超于常人,但他们可能比常人更加情绪化或者生活能力稍逊,更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弱点与缺点。或是劣行。
  但是在散沙化的社会里,人们疏远真正的哲学家与知识分子(学习思考是很累人的),只把明星或主持人之类的当作崇拜对象。
  韩国的政治运动中领头的常常是光鲜亮丽的媒体人士。
  金庸与汪明筌的政治立场,蔡澜,这些人都是经历或听说过战争的人,离中国苦难很近的人,他们很难忘记自己深刻的印象。
  韩剧《清风画师》里的女主说,人总是受到环境的影响,画一只鸟在想什么,只要画出它所在的鸟笼,就能表达了。
  如果说金庸有自己的鸟笼,那些新自由派何尝没有自己的鸟笼呢。难道只有金庸受到局限,而别人就真理在握,不受局限吗?
  若要避免诱惑,避免犯错,只有跳出鸟笼。
  有个选美出身的华女,最终成了一个画家,抛弃了一支广告赚上万的生活。
  还有个台湾女歌星,开始卖自己的衣服,为了做好,真的全情投入,放弃了唱歌。
  明星若要搞政治,就要全部投入,去成为哲学家、知识分子才行。如果做不到,难免就成为一种碰运气的活动。碰得对,不过不失。碰得不对,就留下永久的污点。这是网络时代,你犯的任何错,都有人帮你记录,永难摆脱。
分類:日記

k歌爱好者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