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看不见,不想看见,治安与警权、冤狱、张爱玲

1、在商业社会里,人们习惯了“有价值的交换”。有篇小说是穷人互助的故事,结局是小姑娘可以免费抽一张鸟叼的幸运签,她觉得很快乐。可是,成人读者会觉得绕这么大一圈子,收获竟然是这样,浪费了自己的时间。 就好象有人说,“张柏芝那么美,她明明可以得到更多东西,如果我是她,我就做得比她更好之类。”
  2、巴尔扎克的小说里,常见的是贵族或精神贵族。贵族所拥有的一切奢侈,均来自穷人的奉献。有一次,他写女主身上的裙子其实来自肮脏女工卑贱之手的缝制,大概想说,如果能切断跟穷人劳作所有关系就好了,但实际上仙女也是穷女人所创造的,女贵族身上若没有穷人默默劳作所创造的一切装饰,看起来就泯然众人,一点也没有值得崇拜的气息了。
  国王也好主教也好,也是同理。
  3、普鲁斯特的《追忆逝水年华》中,写到贫民有一次对贵族们的围观,形容他们看到贵族就好象看水族箱里的鱼一样,的确,贵族的生活方式对他们来说是难以理解的。
  介绍博物馆的历史节目中,讲法国国王曾经有在国民围观下进早餐的传统,是为了亲民。但传了几代后,后代的国王厌烦被人盯着吃饭,就废除了这个传统,而与此同时,整个王室与贵族阶层也不再亲民,渐渐民不聊生,最终揭竿起义。
  4、文艺作品中,穷人的视角越来越少。很久以前,电影里有个普通理发师长期关照、鼓励一名少女,在她考上大学时,送了她一件“正式”外套。她喜出望外。洋小说《我站着熨衣服》讲一个穷女虽然有喜剧天赋,却没有进一步发展的机会,母亲对此既歉疚又无奈。
  5、亦舒的小说里,主角理所当然都把家务和其它劳作外包出去了。对于服务自己的人从来没有多余的感情。谈恋爱时也理智到冷漠,多疑到敏感的地步。对社会压力的唯一解决之道,就是个人主义奋斗,只要你爬得够高,就没人可以击倒你。
  6、索菲亚.罗兰在电影《铁血豪情》里,跟她的同胞一起搞革命。男主虽然帮助了革命,但处于超然立场。他没想参加,而且想带她一起离开。她说:“他们跟我一样,也想要被爱,也想好好活下去,我不能丢下他们不管。”结果就是,她死在了无法预料的战争里。
  我想,如果让现代人来选择,肯定是选择跟自己的恋人在革命爆发前夕逃离,可以装出一副遗憾与怀念的样子,再写写回忆录,就认为自己做得很好了。
  7、在欧洲接收美国反恐战争所造成的难民的时候,豆瓣上很多人抱怨难民带来的安全问题。
  不久前美国警察脚踩黑人头部的视频也引发了警察权力过大(种族歧视)的争论。
  警察权力为何那么大?权力来自于人民赋予。人民中的保守派觉得治安是最重要的,而且把治安不好归因为黑人、穷人,右翼政客借此扩大了警察权力。
  但贫困是谁制造的?如果黑人、穷人有更好的教育,更好的出路,他们难道不想体面过日子?
  8、有篇日本小说中提到,继承黑社会老大的人,未必是反社会,他只是把黑道当生意来做。而真正坐过冤狱的人,更可能反社会,因为他真的经历了人间地狱,他的怨恨是难以消除的。受到不公不义待遇的人越多,如果他们不能得到救助,看不到希望,就有可能报复社会,伤害他人。
  9、看亦舒可以让人学会品味和装腔作势,有些主角事到临头就只会备精致餐点或者花钱而已。但是我们却觉得这些技能十分重要。亦舒有时候跟张爱玲是一脉的。主角既不会走到广阔天地间,也不会深入到灵魂深处,而是“短暂贪欢”或者依附于某种情感。
分類:日記

k歌爱好者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