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自由探索SEX,你情我愿”、“男人打女人时”、言传敌不过身教、欺凌与忍耐

有人说,在16岁以上年轻男女间的SEX,应该算是自由探索,你情我愿的事,真是这样吗?
  有本英国小说里,女主在家里的偏僻角落,被弟弟邀请的客人强奸了。双方都是体面的中产家庭的孩子。
  她对这事完全没有预料到。她抵抗了吗?也许她是“猝不及防”。她是个开朗、活泼的少女,但她没有期待过这种事。
  男方并没有问她是否愿意,而是在事后发表感想说:“感觉还行,什么时候我们再做一次?”
  她象林奕含一样在初次性行为前没有防备没有知识,只能紧急去查资料。
  书上说男女间正常性行为程序不是这样的,这让她自觉有罪。她连强奸两个字都没想到,她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
  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她觉得,这会让她被所有人指责。“她竟然如此少不更事。”
  多年后,她与好友聊到那个强奸犯时,也没有把他的劣迹说出来,而是以“他长得的确不赖”这样带过去。她并不是原谅了他,她原谅的是她自己,她都没有想过要责怪他,不是因为宽宏大量,而是因为书本没有教她这种情况下她是可以责备他的。而且她毕竟有着开朗和坚韧的个性,不会让她对于伤害她身体、辜负她信任的人念念不忘。
  要说起来,强奸的后患还是很重的。她因此而怀孕了,被迫去异地休养并堕胎,且被母亲怨恨,此后也一直未能修复关系。但她没有以此为理由,把恨移到那个强奸犯身上。
  那么她是格外宽容的人格吗?不,她只是必须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未来上。她要学习并工作,成为能养活自己的人。对男孩来说也一样,什么事也不比自己将来独立生活的能力更重要,可是男孩遇到被强奸、然后堕胎的事就不太可能了。
  我在MATTERS上曾提过海外有个儿童间强奸的新闻,涉事人均不到10岁。人们以为小孩子不会有性犯罪冲动?对于权力狂来说,性是一种实践权力(控制别人)的方式,就好象虐杀小动物是一种“演习”。
  ME TOO运动中,有个网络调查,所有填卷的女人都说自己有被性骚扰的经验,嗯,每个以为自己在骚扰别人的女人的得意男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女人(或者姐妹、女儿)也在被肆无忌惮地骚扰。因为遇到这种不愉快的事,女人都选择忘记或者只向同性诉苦,即使告诉男人也没用,他们只会乱发脾气,甚至惹出祸端。
  我在小学的时候,有男生故意做出要打女生的威胁动作,然后笑。显然是耳濡目染,从父亲辈那里学来的,即使老师不断说“男女平等”,言传敌不过身教。
  潮汕等地甚至有些女子甘愿为妾做小,因为她们从小被环境驯服,觉得有人爱你就是侥幸,岂敢奢望有正式的夫妻名份?
  还有个故事,是幼儿园的男生要求女生为他口交,女生们去哀求一个凶恶的同龄女娃,女娃险差把那名小色狼的命根给踢断。他再也不敢这么做了。
  幼儿园?口交?凡是成人做的事,小孩都在看着。成人觉得“我可以做你不能做”,但小孩眼里并没有什么“绝对禁忌”。凡是让大人得意的行为,小孩也会学。男人打女人,男人强奸女人,上司霸凌下属,全都有小孩学起来。
  如果说男生学的是欺凌者角色,那么女生学的通常是忍耐者角色。并非你自愿忍耐,而是当事情发生时,你第一选择不是反抗,而是拖延反抗。
  如果林奕含第一次被强奸后马上反抗会怎么样?结果她含垢忍辱那么多年,欺骗自己那是爱。
  林奕含引起那么多的同情,其实也是因为很多看起来无畏的少女,其实都有着“临事犹豫不决”的妥协性。她们需要更多的社会支持,才敢去面对现实并反抗色狼。当然,体力也是一个原因,如果你是大力金刚女,反抗色狼就比较容易了。
  有个俄罗斯的案例,有个少女跟兄长说被父亲强奸了,兄长立刻回家去灭了那个色狼。
  曾有个热门的网络洋视频,用来测试“男人打女人时”有没有路人会来干涉,其中有两位男子均是一见到此景,就冲上去揍坏男人。
  可是我想这个节目如果在中国做测试,大概见义勇为的男人比较少。这才是真正的中国之耻吧。
分類:日記

k歌爱好者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