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7

分享

把歡樂帶給全世界的人

我就讀的國中,曾經每月會發送一本叫做"北市青年"的刊物,網羅了北市所有國中生投稿的散文,漫畫,還有笑話等等。我記得有篇笑話很有意思...

A:"XX為什麼看起來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B:"喔你說他啊,他正在想要投稿的笑話內容!"


這個好像是把歡樂帶給別人,淚水留給自己的小丑一樣啊!!

提到小丑,不免想起跟朋友提過,在國外發生的案例,某位小學老師問起大家將來的志願,有人說要當醫生,有人說要當飛行員,有人說要當科學家,輪到某位小男生發言,他說他想當小丑,引起全班哄堂大笑!!

他眼中似乎泛起淚光,吞吞吐吐說道...我想把歡樂帶給全世界,有那裡不對嗎??

這時,全班都沉默了。

對,我們都認為醫生科學家,是對世界有貢獻的人,但是當小丑就沒有嗎??原因就在於,人類社會,會以工作成就,來論人生的成敗,當醫生除了可以救人,卻往往也能享有更好的報酬,小丑要達到那個成就並不容易,除非你是許不了或是豬哥亮,另一方面諧星藝人給人的感覺,好像總是跟賭與欠債脫離不了關係。
世界上有很多醫生,但是卓別林只有一個。
我不知道那位老師後來怎麼處理後續的尷尬,這是一個嚴肅的話題,如果你是國小老師,你會希望學生寫我的志願是小丑嗎??換成以前的教育體制,可能當場被撕掉了吧。
因為以前的老師,會希望學生作文,朝滿足大人希望的方向去寫,電影魯冰花演的就是這樣的內容,只不過作文換成了美術,大人會希望小孩畫的東西,能滿足大人功利主義的幻想。
話說回來,小朋友知道什麼是功利主義嗎?當醫生說好聽是為了救人,難道不是希望他可以用這個職業,掙來更多的收入,好受到世俗眼光的肯定??如果老師能接受孩子未來當小丑,他的雙親能接受嗎??

現在的父母,我覺得應該比以前開明許多了吧??
我那個聰明的學霸妹妹,從小就知道,寫作文要拿高分,就要寫能夠滿足大人想法的內容,所以她寫的願望是將來當護士,而不是當畫家,後來她也真的朝畫家的方向去做,這才是為了自己而活,不是永遠活在他人的期待之中。

當然並不是當醫生就不能兼顧興趣,像羅大佑,張洪量,王溢嘉,侯文詠這些人都是醫生背景(從政的我就不說了),但那是少數的特例,好比張洪量他也算有勇氣,在當了醫生之後,還有勇氣追逐自己的音樂之夢,但還是難免因為父親的關係,重新再回到醫生這個職業,有時,親情與理想是很難兩者兼顧的。
謹以此篇,分享給對親子關係有興趣的大家。
晚安。

Photo by Ben Wicks on Unsplash

分類:親子

[email protected]

評論
上一篇
  • 日間隨筆,常保持輕鬆的心情
  • 下一篇
  • 說故事時間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