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6

分享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六十六章✿

第一百六十六章✿
韩文原版第一季第102章
原作名:상수리나무 아래 Under The Oak Tree
原作者:김수지 Sooji Kim
韩译英者:unknown
韩译英校对:Nymeria
英中译者:辣辣
* 原作分级为R19,未满18岁请勿阅览 *
•原作为韩文轻小说,本译作由英文版再译为中文。
•用爱发电,单纯分享无盈利。
•请勿任意盗用、转载或用作商业用途。
•译者并非专业翻译,若有不足之处请多多包含。
•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
•Nonprofit translation. All copyrights reserved by the original author. English edition via lightnovelheaven.
*本译文会在探路客和blogger同时发布。

在橡樹下

他们想马上开始训练,但因为鲁斯的计划日程还没结束,所以他们决定第二天早上开始学习。
鲁斯从书架上挑了几本对他有帮助的书,带着一堆羊皮纸离开了。另一边,麦希独自留在图书馆里,开始阅读一本厚厚的褪色的书。
魔法师递给她的书是本中级几何。复杂的内容让麦希感到头晕,眼睛发干。一边认真地翻看着书页一边扫视着书架,麦希凝重地皱起了眉头。过了一会儿,她感到筋疲力尽,仰头向后靠去。
不知不觉,一天已经过去了,天空从亮橙色变成了靛蓝色。麦希一边按摩着僵硬的肩膀,一边透过窗户凝视着深橙色的太阳,然后合上书,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那一刻,被遗忘的饥饿感涌上心头,她的胃开始了抗议。
这才想起来,除了简单的面包和汤,她今天没有吃任何正餐。麦希从图书馆出来,揉着她咕咕作响的肚子。走廊里,仆人们正忙着点燃蜡烛。她习惯性地向他们打了招呼,然后慢慢地从楼梯上下来。在她走下几阶楼梯的时,她看到了四名仆人在栏杆下抬着什么东西。麦希不经意间看了一眼,才发现他们手里拿着的是一件浸满鲜血的盔甲,这让她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这、怎么回事?又是……谁受、受伤了么?”
在她快步走下剩余的台阶时,背着重甲的仆人们停住了脚步。他们还没来得及回答麦希就急忙开口问。
“是不是领、领主受、受伤了?”
看着这胸甲、流苏和臂甲都浸透了黑色的血液,麦希的眉头紧锁着:这些甲片与利夫坦的盔甲完全一致。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的盔甲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就算不是他的血浸透了盔甲,但可以肯定是还是有很多的血。
“领、领主……现在在哪儿?他回房间了吗?”麦希的脸上满是疑惑。“为什么……你们在外面冲洗这些?”
“那是……因为……我们也不……”仆人们紧张的磕磕巴巴回答着,麦希不等他们的说完,就转身离开了。她必须亲眼看看才能明白这到底发生了什么,然后立刻跑到了后院里。
在她扫视过大片空地时,麦希看到工人在劈柴,商人推着装满线的手推车经过,女仆在从井里打水。麦希眯着眼睛,她看到利夫坦站在女仆旁边,上半身赤裸着,正在往自己的头上倒水。两个女仆走近他,递给他一个装满水的水桶,他接过水来清洗沾满鲜血的双手。
一股清澈的水流浸湿了他又长又粗的后颈,顺着他结实的肩膀、光滑的背部和纤细的腰部冲流下来。麦希看到女仆们在偷看利夫坦,接着意味深长的交换了一下眼神,麦希愤怒地红着脸跑了过来。正在用手掌揉搓着脖子的利夫坦,看到她走近,瞪大了眼睛。
“麦希(Maxi)……?”
“你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麦希本想训斥他在这么多人的地方冲洗着赤裸的上身,但看到利夫坦后让她突然失了声,就好像有人用绳子勒住了她喉咙。麦希瞥了一眼在暗红的夕阳下,像金色雕像一样熠熠生辉的躯干,庞大的身躯和精致细腻的肌肉紧紧地交织在一起,金棕色的皮肤闪烁着耀眼的光芒。麦希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尽管已经看过他的身体很多次了,她的脖子还是灼热了起来。
“我找到了在训练中袭击骑士们的怪物,并杀死了它们。”
听到他的声音,麦希抬起一直在利夫坦胸前游荡的视线。他捋了捋湿漉漉的黑发,语气有些尴尬。
“这场意外弄得我浑身都是血,所以我要洗掉它。”
“但是你可以回卧、卧室洗啊。我让她们马、马上去准备洗澡水……”
“跟你说我当时一团糟,看起来像个食尸鬼。”
利夫坦小声嘀咕了一句,佣人接过他端着的水壶,灌满水,接着他又倒在了自己的头上。麦希后退一步避开飞溅的水花,而利夫坦则像猎犬一样摇着头甩干自己,他闻了闻自己的前臂。
“妈的,血腥味还是没洗掉。”
“那、那你为什么不……回房间呢。跟你说……用肥皂洗,肯定会洗掉的。”
麦希说着,用荷叶边连衣裙的袖口,轻轻擦了擦他刚才甩到她脸上的水。见状,利夫坦如被火烧般的猛地挪开了。突如其来的反应,让麦希瞪大了眼睛。利夫坦的神情显得有些烦躁,语气谨慎地开口说。
“别弄脏了你的衣服,狼人的血闻起来很恶心。”
“只是件衣、衣服……我换掉就好了。”
麦希走近他,用她宽大的袖口帮他擦掉了脸颊和颈背上滴落的水。利夫坦往后缩了一下,好似要推开她似的,但又轻轻低下了头。麦希对他的举动微微一笑,就像一只宠物把头靠在主人的手上一样,麦希扫了扫他额前的滴着水的头发,利夫坦的耳垂烧得通红。麦希想可能是因为阳光,或者可能是因为他正在发烧。于是麦希焦急地摸了摸他冰冷的前臂,她皱起了眉头。
“你的身体很冷,这种天气……还是很冷的……”
“没关系。有一次在隆冬,我还在湖上破冰洗了澡……”
“别犯、犯傻。你要是感、感冒了可、可怎么办?”
利夫坦因麦希咄咄逼人的坚持而瞪大了双眼。她胆怯地低下头,怀疑自己是不是太放肆了,但他只是捡起一件湿漉漉的上衣,擦了几下身上的血,把那块脏兮兮的布丢给了侍女们。
“把它浸泡在碱液里再洗。如果味道还是洗不掉,那就烧掉。”
“好的,领主大人。”在女仆们急忙赶去洗衣房时,利夫坦瞥了麦希一眼。“好了,我们进去吧。”
麦希走到他身边,跟在他身后,脸上露出轻松的表情。利夫坦浑身都湿透了,每走一步,地上都会留下一个黑色的水坑。麦希低头看着它们,语气严厉的说道。
“现在……赶紧回卧、卧室去。不要在外面做这种事。”
“又怎么了,难道要我浑身浸满鲜血的出现在你面前,再把你吓晕?”
麦希对他直率的回答皱起了眉头,但在她意识到利夫坦在说他们上次被一群食人魔围攻的事情,她不禁感到尴尬。
“那、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怪物……我那时只是不知所措。”
“你要是这么说……”他怀疑地喃喃自语着。利夫坦似乎确切地知道她害怕见到什么,而麦希在她真正害怕的事情上撒了谎。她焦急地左右张望。
“现在……我再也不怕见到血了……你不用担心。”
听到她的话,利夫坦的脸阴沉了下来,尤其是在麦希说她再也不害怕血的时候。他用锐利的目光低头看着她。
“我不是有意让你习惯这些的。”
麦希没再说什么,只好闭上了嘴。她感到他们之间涌动着一种奇怪的紧张感,似乎利夫坦还想说什么,但麦希避开了他的目光,跟着他走进了城堡。
在他穿过大厅召来一个待命的仆人时,麦希迟疑地跟在他身后。
“听着,准备好洗澡水,送到房间去。再把新的换洗衣服也送来。”
“好的,领主大人。”
“洗完澡后,我打算在房间里用餐,准备好,准时送来。”
利夫坦像下发军令似的果断的指挥着,然后快步走上楼梯。麦希拎起裙子的下摆,急忙跟了上去。利夫坦迈着宽阔的步伐爬上两层楼的楼梯,接着打开了房间的门。因为鲁迪斯已经提前在炉子里烧了柴火,所以房间很暖和。他避开地毯小心翼翼地走进去,脱下了靴子。
“该死的狼崽子……把我这双好靴子弄得一团糟。”
麦希关上了身后的门,看着正在咒骂着的利夫坦。湿漉漉的皮靴发出微弱的臭味,这让他皱起了鼻子。利夫坦把它们扔到角落里。麦希拿起一条毛巾递给他。
“先……擦干、擦干你自己。”
“我不需要,反正我要洗澡。”
“洗澡水准备好之前,你也不能一直湿着。”
他看了眼脚下的一滩水,叹了口气,接过她的毛巾。
麦希走到壁炉旁,为了让温度升高,她用一根钢棒戳着壁炉里燃烧着的柴火,踩着地上的风箱,然后又小心地扔了一些木柴进去。
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沙沙声,麦希转头从肩膀往后望去,看着瑞夫坦脱下湿漉漉的裤子,麦希屏住了呼吸。他完美的臀部随着弯腰的动作而收紧,接着露出了修长结实而又肌肉发达的双腿。她本想礼貌的转回来,可却怎么也动不了,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尊雕像。麦希呆呆地看着他,仿佛她的大脑短路了。
在过去的这几个星期,麦希几乎很难见到她丈夫一面,她甚至想不起来最后一次被他压在身下接受他的欲望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思绪里充满了欲望,麦希的心砰砰直跳,脸颊发烫。就在这时,利夫坦转头看向她,仿佛感受到了她轻佻的目光。
麦希连忙转过身去捡柴,好像壁炉里突然有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似的。被抓到看着丈夫的裸体流口水,麦希感到很尴尬,她的耳朵染上了红晕。
请冷静下来,不要表现得像个贪恋情欲的色狼!要举止优雅,像个贵妇……
麦希在内心自责时,她听到肩后传来一个紧张的声音。

————————————————
别说麦希了 连我也要流下口水了
麦希啊 垂涎自己对老公有什么错呢?
这些女色魔们都在垂涎你老公!
照例下章飙车 所以需要大量的时间……

虽然最近时间很紧张 但是我还是尽量每天更新一章翻译
因为看到几个留言说现在这个小说的更新对她们来说就是每天的精神食粮
当然这对我也是一样的!!!
能给大家带来一点点快乐
那就说明我做的事情还是有意义的
那下章超车见啦
#在橡樹下 
分類:藝文

暂时还挺闲。

評論
上一篇
  •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六十五章
  • 下一篇
  •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六十七章❤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