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元宇宙:Facebook创建完整虚拟世界的计划会成功吗?

房地产销售火爆,但不是在你家的后街或新的旅游村,而是在Facebook建造的新世界,或者说在一个新的“宇宙”中,因为它被称为宇宙的宇宙或“元宇宙(Metaverse)”。你可以买一块地,每一个“像素”都是一笔钱,在这个数字空间里你可以放广告,或者把这块地租给艺术家用于开演唱会,或者用它来安置另一个数字人物。这不是凭空想象的吗?谁会疯狂地为无用的像素买单?我们劝你放慢脚步,这个幻想显然已经变成了现实。
幻想变成现实
元宇宙是一个科幻概念,科技行业人将其视为当今互联网的继承者。目前这只是一个愿景,但像 Facebook 这样的科技公司致力于让它成为许多在线活动的场所,包括工作、娱乐、学习和购物。
在宇宙论中,术语“元宇宙”有时被用作“meta-universe”的缩写,意思是宇宙的宇宙,可能是无限的空间。然而,它的技术含义源自尼尔史蒂文森 1992 年的小说《雪崩》,该小说将元宇宙定义为由所有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和互联网组成的巨大共享虚拟空间。正如马克扎克·伯格最近所说,“我们的总体目标是将生活带回大海之外。”
“爱莉安娜·格兰德在繁星点点的夜空中唱着她最著名的歌曲,她穿着两件闪闪发光的衣服,头发扎成马尾辫,在霓虹粉色的灯光下,她的光芒更加闪耀。”嘿,这不是对超级巨星流行歌手最新派对的描述,她甚至没有亲自出现。相反,格兰德以全数字的形式出现在这里,这是人气视频游戏“堡垒之夜”与著名明星在Facebook上合作发起的The Rift Tour挑战,在音乐和视频游戏这两个截然不同的重要文化形式之间建立独特的合作伙伴关系。
爱莉安娜·格兰德最近在世界著名游戏“堡垒之夜”举办的虚拟派对中吸引了热情的科技爱好者,他们再次谈论即将到来的元宇宙。但是如果想看到元宇宙的真正化身,你可能想尝试一下Decentraland。
Decentraland是一个虚拟世界,玩家,或者说是“公民”,可以决定他们想要如何开发它,以及它的未来是什么样子。没有控制这个游戏命运的中央实体,让它真正与众不同的是43000块(数字)土地的存在,这些土地由像你一样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普通人拥有和出租。所以业主有权在这些土地上建造任何他们想要的东西,这就是乐趣的开始。这个虚拟世界的地价5000美元左右起,游戏内组成建筑的相邻地界售价约7.5万美元,而这仅用了48小时,这是何种疯狂?这些人是在向空中撒钱吗?
现在想象一下,著名商人埃隆·马斯克宣布他将在Decentreland的一个地方演讲,预计参加人数5000人,票已被订完。到了演讲时间,一切进行得十分顺利。当观众离开时,5000人的目光都被埃隆·马斯克演讲地点对面大楼上的一个巨型广告牌所吸引。5000人齐聚一堂,而他们离开后首先看到的就是一个广告,而且最重要的是,游戏中的广告是可以点击的。
新宇宙
Facebook希望成为元宇宙领域的领导者,Epic Games(一家大型游戏公司)也希望成为元宇宙的佼佼者,同样,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公司都希望参与其中。但在我们考虑生活在一个巨大的虚拟世界中之前,我们需要对互联网进行大规模升级并防止技术“作弊”。
在20年或更短的时间内,您可能会在元宇宙里去上班。您无需开车前往最近的娱乐场所,而是可以在虚拟世界中参加摇滚音乐会,不是在观看比赛时喝咖啡,而是与成千上万粉丝在虚拟体育场内欢呼。您可能会走进购物中心的亚马逊商店,戴上一副增强现实眼镜,然后就可以看到虚拟商店中数以百万计的不同库存商品中的任何一种。
大型科技公司已经开始构建“proto-元宇宙”项目。例如,Horizon Workrooms最近在Facebook上推出了一个虚拟办公室,您可以在其中与同事互动、协作并查看您的同事在他们的屏幕上做什么。这不是一个未来主义的概念,如果您和您的团队拥有合适的虚拟现实耳机,它现在就可以使用。
元宇宙有三个主要方面:现实感、互通性和标准化。现实感是一种感觉,你实际上是在一个虚拟的空间里,和虚拟的其他人在一起。数十年的研究表明,现实感提高了在线互动的质量。这种感觉可通过虚拟现实技术实现,如虚拟现实眼镜。
互通性意味着能够使用相同的虚拟资产(例如数字形象和数字因素)在虚拟空间之间自由转移。ReadyPlayerMe是一个用于元宇宙的3D头像设计程序,它允许人们创建一个可以在数百个不同的虚拟世界中使用的头像,包括Zoom会议。与此同时,加密货币和不可替代代币(NFT)等区块链技术正在促进数字商品跨越虚拟边界的流动。
下一步发展
尽管元宇宙对不同的人可能意味着不同的东西,但共同点是它是我们数字世界中的下一件大事。一些评论家认为,该术语只是虚拟现实技术重塑品牌的一种奇特方式,一直落后于发烧友的抱负。但形而上学梦想家认为,它远不止于此,或者,正如扎克伯格所说,它是“一个更加开放、相互关联、连续的、全球性的替代现实。”
目前,Facebook创始人补充说,在线交流仅限于通过“发光的小矩形”进行的二维交互。但Facebook将元宇宙设想为一个三维的“实体互联网”,人们可以“存在”其中并被传送到不同的地方。我们可以和伙伴一起参加喜剧节目,被同样的笑话逗得捧腹大笑。
一个全球性的元宇宙需要数十年的基础设施开发和数十亿美元的投资才能成为现实。Facebook对其Oculus VR业务怀有远大抱负,但即使是Facebook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也承认,厚重的虚拟现实眼镜会限制进入这个新世界。Facebook首先必须将超级计算机缩小到5毫米厚的眼镜中,以促进大规模采用。风险投资家马修·鲍尔在一本由9部分组成的入门书中概述了阻碍元宇宙全面发展的其他因素。不仅需要改进设备,而且必须开发创建、交换和支付数字商品和服务的新方式。
但除此之外,还有更多令人担忧的原因。科幻作家威廉·吉布森接受采访时说,他对粉丝称他激励了他们从事科技事业感到很困惑,他们忽略了他的许多小说都是一种“反乌托邦”的想法。他说,我们这一代将是最后一个区分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一代,而后代将认为它们完全可以互换。
在这里,法国哲学家让·鲍德里亚提出的“现实消失”这一概念将以一种新的现代奴隶制形式出现,即“屏幕奴隶制”。屏幕掩盖了现实,塑造了个人面前的一切:电视、电话、先进的计算机、交通要道上的大量广告(游戏内)。这种现象让我们理解了鲍德里亚关于“现实消失”的困境,以及现实被虚假的、多变的、能够不断重复的图像所取代的困境。无论你的愿望是成为数字冠军,还是尝试新事物,现实都不会消失。
分類:日記

評論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