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10

分享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七十四章✿

第一百七十四章
韩文原版第一季第110章
原作名:상수리나무 아래 Under The Oak Tree
原作者:김수지 Sooji Kim
英中译者:辣辣
* 原作分级为R19,未满18岁请勿阅览 *
•原作为韩文轻小说,本译作由英文版再译为中文。
•用爱发电,单纯分享无盈利。
•请勿任意盗用、转载或用作商业用途。
•译者并非专业翻译,若有不足之处请多多包含。
•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
•Nonprofit translation. All copyrights reserved by the original author. English edition via lightnovelheaven.
*本译文会在探路客和blogger同时发布。
在橡樹下

十七岁那年起的不快又来了。麦希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想保住她这条美丽的绸缎裙子,这条裙子裁缝精心缝制了整整两个星期。
麦希向鲁迪斯求助,侍女立刻给她带来了热水、干净的亚麻布内裤和一件新衣服。麦希厌恶地皱起眉头,用湿热的毛巾擦了擦双腿间的血迹,然后换上了棉质内裤,里面缝着厚厚的棉麻布,她又对着镜子看了几眼,看看自己的屁股周围有没有沾染上的血迹。她不是特别喜欢穿生理内裤,因为这会让她的屁股看起来像只鸭子。
小腹的疼痛和不适感,就像是里面塞着冰冷的鹅卵石,这让她很烦躁。一想到至少要忍受五天这种日子,她就叹了口气。
“不要太失望,夫人。”
听到突如其来安慰的话,麦希一脸不解地看着鲁迪斯。女仆谨慎的说道。
“有些夫妇的第一个孩子要等上三年或者更长时间。上帝会在最恰当的时机给您最漂亮的孩子的。”
麦希茫然地眨了眨眼。直到这时她才意识到,她所经历的这种不便的现象,意味着她并没有怀上利夫坦的孩子。焦虑笼罩着麦希,她慢慢地开口问道。
“这、这么晚……才有、有……会不会很奇怪?”
“只是时机不对罢了。”鲁迪斯温柔地笑着安慰她。“夫人一定是期望太高了,因为月底了才来,月事有时来得晚是正常的……夫人,不要太担心。”
讽刺的是,说这话的鲁迪斯似乎比麦希还要失望。麦希甚至没有意识到她月事推迟了。事实上,自从她来到阿纳图尔以后,她的月经周期变得更加规律了。之前,她的经期两个月或者三个月才来一次,有些时候甚至五个月都不来。
麦希困惑地咬着嘴唇。其他女性是不是来的比她更频繁呢?那罗塞塔呢?她眯着眼睛,摸索着双手,试图努力在记忆中寻找着回忆,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两姐妹本来就不够亲密,更是从来没有交流过这样私密的事情。
想到可能因为自己有缺陷而怀不上孩子,麦希的脊背冒出冷汗。母亲那张憔悴、毫无生气的脸在她的脑中一闪而过。麦希转过身来,极力掩饰自己的烦乱,漫不经心地吩咐道。
“我想喝一杯热、热茶……能帮我煮点儿……花草茶么?”
“当然可以,夫人,我马上准备。”
鲁迪斯走出房间后,麦希无助地瘫倒在桌前,捂着脸。她想坦率地告诉鲁迪斯真相并向她寻求建议,但她害怕鲁迪斯会告诉利夫坦。如果他发现自己的妻子可能有问题,他会如何反应呢?
麦希清楚的知道继承人对一个男人来说有多么重要。毫无疑问,利夫坦也会想要一个儿子来继承他的城堡和领地。麦希感到如鲠在喉,如果她和她的母亲有着同样的命运,利夫坦还会珍惜呵护她吗?
麦希紧张地翻阅着羊皮纸。然而,随着她小腹每分每秒都在加剧的疼痛,哪怕她能暂时集中思绪,也立刻被粉碎。她徒劳地盯着羊皮纸上浮动的字母,然后沮丧地扔掉了羽毛笔。墨水溅到桌子上留下凌乱的污渍。麦希静静地盯着那一团乱糟糟的东西,然后低下头靠在桌子上,听着雨滴敲打在窗户玻璃上的声音。
为什么烦恼总是伴随着我的生活?一想到她诸多的问题中可能会增加一个致命的缺陷,她的眼神暗淡了下来。
不要想太多。鲁迪斯说得对,只是时机未到。她总是绝望地臆想自己,这是她的老毛病,对于未来她总是用最糟糕、最可怕的想象来折磨自己。
她有着完美的丈夫,她甚至觉得自己高攀了利夫坦;她身边有很多可以倾诉的人;她有一个安全舒适的可以称为家的地方;她在一点点地克服口吃;她甚至还在学习魔法!
麦希拼命地驱赶着内心升起的恐惧。如果上帝是仁慈的,那总有一天上帝会赐予她诞下健康的继承人。
利夫坦回到他们的房间,被雨水淋的浑身湿透。他的长袍像海草一样垂下,显出里面盔甲的轮廓,鞋子上沾满了泥土。麦希下了床,将毛巾盖在他的头上。雨水让他的脸颊冷的像冰一样。
“你一直都在……淋雨吗?”
“我们必须要阻止土壤和泥浆流进道路里。我不能让我们过去两个月的努力都白费了。”
像是不想弄脏地上昂贵的地毯,利夫坦用后背把门推上,接着当场脱掉了泥泞的鞋子和湿漉漉的长袍,将它们扔进篮子里。
“雨下的……这么大吗?”麦希问道,她对利夫坦担忧的事情有点惊讶。
“我不觉得不会再下大了。问题是魔物让土地变得很稀松。而且,夏季季风将在几个月后到来,会进入雨季,所以最好提前做好准备。”
他脱掉了所有的盔甲和湿衣服。麦希把利夫坦带到壁炉前,递给他一条大到可以裹住身体的毛巾。正当他在火炉前短暂地暖暖身子的时候,勤劳的仆人们把一个装满热水的浴盆搬进了房间。利夫坦一如既往地要求两人一起洗澡,但麦希只是僵僵地站着,她脸上写满了尴尬,脸上的表情向他宣布着她“不洁”。利夫坦用困惑地看着麦希。
“如果你的身体不干净那更要过来和我一起洗了。”
麦希有些震惊,一个无所不能的人竟然说出这么不过脑子的话。自从她来阿纳图尔以来,她只来过四次月经,一次是他不在的时候,其他三次是在他比较忙的时候,所以这种尴尬的情况根本就没有必要解释。麦希结结巴巴,羞愧难当。
“就是那、那个日子到了。”
“那个日子?”
麦希眼含着泪水看着他。她的丈夫,她认为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男人,脸上却挂着一张愚蠢无知的表情。麦希翻了个白眼,想着利夫坦怎么会如此无知。她到底要如何在不失尊严的情况下解释自己的处境?
“我的意思是……从今天到接下来的一、一周……我们不能……履行婚姻义务……因为我的特、特殊情况。”
“你到底在说什么?”利夫坦的脸变得很臭。“别猜哑谜,解释清楚。你现在是在拒绝我么?”
麦希被他的询问惊掉了下巴。看来,她只能用直白的语言解释让他明白。麦希眼里噙着泪水喊道。
“我那、那里……在流、流血!”
利夫坦脸上血色尽失。看到他轮廓分明、晒得黝黑的脸白的像一张羊皮纸,麦希瞪大了双眼。
利夫坦走过来,带着明显的震惊和焦虑,开始检查她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到底……哪里在流血?你怎么伤到自己的?给我看看是哪里,得马上给你治疗!”
麦希害怕他真的会检查是哪里在流血,但利夫坦似乎比她更害怕。麦希拼命劝阻他,他正在剥掉她的衣服来确认她从哪里在流血。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有……受伤!我没有受伤!”
“你说你在流血!”
天啊。他似乎真的对女人必须定期经历的事情一无所知。麦希不知道是应该大笑还是应该沮丧地尖叫。麦希决定先让利夫坦冷静下来,尽可能平静地解释。
“在这、这个世界上……所有到了结婚年龄的女性……都会有规律的流、流血。这是相当……正常的事情。我的乳母跟我说……这是能够怀上孩子的……证、证据。”
“你确定?你没生病没受伤?”
麦希坚定地点点头。利夫坦的眼眸微蹙,不可置信怀疑的看着她,问道。
“你到底哪里在流血?”
麦希的脸红得像甜菜。她做梦也没想到会落到如此尴尬的境地。真的要她一个人向利夫坦解释这一切吗?她犹豫了片刻,即使周围没有其他人,麦希也耳语的告诉了他。以后可能会遇到同样的情况,与其再陷入这种尴尬的境地,还不如好好解释清楚。
“真……的吗?”
听完她的解释,利夫坦的目光飘落到她身上,难以置信的瞪大双眼。而他的脸色依旧没有恢复。
“你确定?那里……流血是正常的?”
“这、这是完全正常的!这是所有女、女性都必须经、经历的事情。”
“这事肯定以前也发生过,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因为我以为……你肯、肯定……知、知道……通常这个事不需要解、解释……我乳母说…… 如果我间接暗示一下……你肯定就懂、懂了……”
令麦希惊讶的是,利夫坦的脸颊微微泛红。利夫坦大声辩解着,好像在为自己的无知找理由。
“麦希(Maxi),我在一个满是男人的雇佣兵团里长大。我被封为爵后,一生都在征战沙场。我他妈怎么会了解女人?我只知道女人有乳房,根本不知道她们在想什么,而且她们会生孩子!”
麦希怀疑地看着他。利夫坦说得好像他以前从来没有一个亲密的情人可以教会他关于女人的一切。她怀疑地扫视着他棱角分明、阳刚的脸庞,左右完美对称,深邃的黑眸和雕塑般的身体;他太完美太英俊了,这样的男人竟然说他对女人知之甚少。
就算利夫坦不主动找对象,他身边也会有女人蜂拥而至。麦希想起了祭典上和他调情的两个厚颜无耻的女人。像利夫坦这样有强烈欲望的男人不太可能抵抗住这么主动的诱惑。麦希带着强烈的醋意瞪着他。

全程鸡叫翻译完了本章 笑到头掉
因为利夫坦从小就长得很帅 在雇佣军时期 那时候才十几岁啊 往他身上生扑的女人还真不少 但是利夫坦一钢铁直男 总觉得那些女人很奇怪 印象中还有一次把跟他调情的女服务员推下了楼梯……他对其他女人都本能的生理上厌恶 除了我们的小麦希
前面那部分看着挺生气的 麦希17岁才来初潮啊 而且月经一直不规律的可怕 这些都出自于她那个可恶的父亲 自从来到阿纳图尔她才有了较为规律的经期 身为女性大家都知道 月经跟体质还有心情的影响是很大的
一说到在流血 利夫坦吓得脸色苍白 所以当他看见麦希流产的时候 他就下定决心了 这辈子不想再让麦希经历这一切了 即使没有继承人也要麦希好好的
另外,刚看完了今早英译的更新,英译第一季应该快接近尾声了,大家还要听剧透么?
#在橡樹下 
分類:藝文

暂时还挺闲。

評論
上一篇
  •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七十三章
  • 下一篇
  •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七十五章✿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