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8

分享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七十五章✿

第一百七十五章
韩文原版第一季第111章
原作名:상수리나무 아래 Under The Oak Tree
原作者:김수지 Sooji Kim
英中译者:辣辣
* 原作分级为R19,未满18岁请勿阅览 *
•原作为韩文轻小说,本译作由英文版再译为中文。
•用爱发电,单纯分享无盈利。
•请勿任意盗用、转载或用作商业用途。
•译者并非专业翻译,若有不足之处请多多包含。
•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
•Nonprofit translation. All copyrights reserved by the original author. English edition via lightnovelheaven.
*本译文会在探路客和blogger同时发布。
在橡樹下

“你肯定知、知道的不止这些……你都知道要怎么……跟我做……”
“那你呢?”利夫坦疑惑地挑了挑眉。
麦希咬着嘴唇,犹豫着要不要说出那些平时不会从嘴里说出来的话。
“利夫坦……在、在我嫁给你之前,我真的不知道……夫、夫妻如何对待彼此的身体的。但利夫坦就、就知道。你知道要怎、怎样跟……跟我、跟我做。我、我所知道的一切……都是从你那里学到的……”
麦希结结巴巴的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听起来像是她是在指责利夫坦一定是对她用了从其他女人那里学到的床技,但其实麦希也不知道利夫坦究竟是从哪里学到的这些。她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这么烦躁的问出这个问题。利夫坦似乎比她更困惑,他不明白麦希问话的意图。然后,他张口尴尬地说。
“呃,雇佣兵说的90%的话都是污言秽语。那些男人一开口,就在吹嘘他们在床上取悦女人多么厉害。我十四岁起就在听这些话。我所知道的都是最基本的,就不提他们夸大的那些了。”他一脸不自在的解释着,紧张地看着麦希。他连忙清了清嗓子,试图摆脱这尴尬的话题。“不管怎样,你没受伤就好。会疼么?”
“我的肚子有一点儿疼……还有我会觉得昏昏沉沉……但还可以忍。”
“你脸色很苍白,看起来有点疲倦。”利夫坦抚着她的脸颊,叹了口气,然后转身回到浴盆里。“我自己洗,你躺在床上休息吧。”
麦希默默地服从着,钻进被子下面。她蜷缩在床上忍受着痛经的折磨。许久,麦希听到身后轻轻的水花声。等他身子终于暖和起来后,利夫坦套上一条棉质长裤,躺到她身边。利夫坦钻进被子里,把她拉近,紧紧抱住她,温暖的手掌轻轻地揉着她疼痛的小腹。
麦希舒缓地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她身后炙热的身体慢慢地舒展了她紧绷的肌肉,利夫坦将一只手臂垫在她的头下,用嘴唇摩挲着她的肩膀和脸颊。
“我讨厌你要经历这种痛苦。这种情况多久会来一次?”
“呃…这……没什么规律的。”麦希含糊其辞地回答。
利夫坦的无知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件好事,因为麦希不想让他知道与普通女性相比,她的生理周期是紊乱的。把自己埋在他的怀里,她既释然又愧疚,麦希呼吸着利夫坦独有的气息,甜蜜地颤抖着。利夫坦也把脸埋在她的发间,像是要完全占有她似的深吸一口气,接着嘴里发出一声低沉的叹息。
“希望它快点结束。”
麦希能感觉到利夫坦是真的很憎恨她在受苦的时刻,而不是因为她不能在肉体上满足他。利夫坦一只手继续在她紧绷的小腹上抚慰的揉着,一只手抚摸着她苍白的脸颊,仿佛她是一朵娇嫩的花蕾,稍一用力就会枯萎。麦希把头靠在他的前臂上,抚摸着他凸起的肌腱,在他身边慢慢地睡着了。
***
细雨连绵数日。柔细的雨滴落下滋润着绿叶。时不时从薄薄的雨云背后探出金色的阳光,柔和地照亮了湿漉漉的花园。麦希坐在窗边,研究着鲁斯留给她的魔法公式,大自然的宁静之美温暖了她的心。
痛经消退后,她打算去采些药材,还要到鲁斯的塔里研究如何配制药材。为了以备不时之需,麦希拼命地学习着鲁斯为她留下的一切资料。尽管此刻的阿纳图尔一切都平静祥和,但不能保证这种平静会持续下去。然而,自学绝非易事,麦希瞪大双眼努力辨认着羊皮纸上密密麻麻的字母。在没有鲁斯指导的情况下,独自学习魔法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
阿纳图尔是一片每天都在经历动荡变化的土地。在忙碌的生活中,大大小小的新问题时有会发生。麦希在阿纳图尔待了将近半年的时间里的经历要比她二十二年里所经历的还要多。通过这些经历,她意识到有备无患、防患于未然是多么的重要。她不能浪费时间在这里悠哉地闲逛。
麦希早上尽可能的早起去研习魔法或药材。闲暇之余,她会像鲁斯一样去医务室治疗伤员。起初,士兵们对病房里城堡女主人的存在而感到不自在和厌烦,但现在他们已经习以为常,仿佛她本来就该待这儿。
麦希总是抽出时间去医务室,每次至少给五到十名伤员施展治愈魔法。其次,她也会用各种草药来治疗感冒、头痛和失眠等这类常见疾病。麦希在这份工作上投入了诸多的时间和精力,利夫坦不可能会没有察觉。
那天,麦希照例在医务室停驻来给护卫和士兵治疗一些轻伤,忽然她感到身后一股不祥的寒意席卷而来。她缓缓转过身,看到了利夫坦高大威严的身躯完全挡住了狭窄的医务室入口,他正默默地盯着麦希。
看到他脸上冰冷而严峻的表情,麦希紧张地咽了口唾沫。希伯伦站在利夫坦身后摇着头,像是知道将要发生什么,而伽贝尔仿佛因为愧疚感而闭上了嘴,无力地垂下肩膀。
利夫坦像一只捕食的老虎慢慢地接近她。
“你介意解释一下你在这里做什么吗?”
“……一名士兵受、受伤了。我来、来给他疗伤的……”
麦希紧张地转动着眼睛,她发现士兵的腿骨折了,接着迅速对他施了治愈魔法。利夫坦的表情更加凝重,他的眼睛眯起看着麦希。麦希连忙直起身子,对他露出僵硬地笑容。
“现在……这里我能做的都做完了……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
麦希试图偷偷溜走,但利夫坦当然不会轻易放过她。他咆哮着用力抓住麦希的手臂。
“我听说你在这里扮演治疗师的角色已经有段时间了。为什么我现在才知道?”
“你总是那么、那么忙,我……我不想这么点无关紧要的琐事……来打扰你……”
利夫坦的怒火因为她不走心的借口彻底激怒了。“少他妈的瞎掰!你就是故意瞒着我的!”
“我没有隐瞒。我……我只是没有说罢了……”
“这就是你要说的吗?他妈的,我真是不知道我的妻子一天在背着我忙些什么。我感觉自己像个白痴!你怎么能背着我做这些事情?你不知道我有多在乎你多关心你吗?!”
麦希想找些看似合理的理由作为借口,急的满头大汗。她突然皱眉。她凭什么要听他的这种指责?她过去的努力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麦希变得越来越愤怒,用挑衅的眼神抬头看着利夫坦。“我……我做错了什么?
“……什么?”
“我只是治愈了……受伤的骑、骑士。这是一、一件坏事吗?这是……要被责骂的事情吗?”
“妈的,别转移话题!你上次答应过我,不会再过度使用魔法了……!”
“我没有、没有做过头!在过去的两周里,我没有、没有耗尽我的魔法力,我也没有感到眩晕。”麦希争辩道。
她坚持着自己的立场,在利夫坦的脸出现轻微的颤抖时,麦希继续她的反击。“我没有做任何危、危险的事。而且我只是在安、安全的城堡里照顾那些受伤的、人。”
“操!你是领主的妻子,我的妻子!你为什么要扮演治疗师的角色?”
“因为我、我可以!”麦希竟有胆子说出这样的话来着实下了自己一跳。
一直以来,麦希都深陷于这样的想法:她是个一无是处、毫无价值的口吃。乳母不断地提醒她,丈夫的话对妻子来说就是法律。你必须无条件地服从和接受他所做的一切。但是此时此刻,她正在违抗她的丈夫还在与他争辩。她疯了吗?
稍微冷静下来,麦希吞下喉咙里的哽咽,语气轻柔的说。“现在,除了我之外,在这座城堡里没有其他人可以使用治愈魔法。我不会无度的工作的……而且……我现在有了更多的亲和力……所以你不用担心会再次晕倒了。”
听着她温顺的语气,利夫坦也冷静下来,试着安慰麦希说。“我会尽快招个治疗师的。我不喜欢你做这种事情。你为什么总是要执意做这些没必要的事情呢?”
“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努力工作?利夫坦……鲁斯和其他的骑士每天面对各种困难的任务……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不能工作?”
“该死!你和我们不一样,你是公爵的女儿!”
在利夫坦的爆发中,麦希涨红了脸,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了想打人的冲动。
“什、什么意思?艾格尼丝公主……可以做各种危险的事情。公爵的女儿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利夫坦无言以对,嘴角抽动了一下,他找不到言语来反驳她的论点。抱着双臂看向这边的希伯伦小声吹了下口哨。
“团长被逼进死胡同了吗?”
利夫坦瞪了他一眼,然后将注意力转回麦希身上。“公主是一个从小就积累了各种经验的高级魔法师!你怎么和她比?”利夫坦口无遮拦的说完后,重重地喘了口气。
就连笑眯眯地看着这对情侣吵架的希伯伦也顿时扶额,团长鲁莽的话语简直是愚蠢至极。
麦希抬头看着利夫坦,失意地低下头,眼中噙满泪水。她无法反驳,因为她知道这是真的,但利夫坦非要当着众人的面大声宣告她的无能吗?麦希觉得自己的痛苦在逐渐放大。
“该死的……我的意思是……”
麦希拍掉搭在她肩膀上的手。利夫坦因从未见过她这种粗鲁举动而震惊地僵住了。但麦希只是瞪了他一眼,然后砰地一声关上了门走了出去。
“从现在起……我不想再看见你!”

简直太爽了!!!这也是我最喜欢的片段之一!!!
麦希终于敢于表达自己内心真实的感受了!

前面麦希来姨妈那段让我想起了《Normal People》里玛丽安和康奈尔的情节
《NP》也是我去年最最最喜欢的英剧 依旧18禁题材 剧刷了很多遍 小说也看了两遍
讲了两个学霸间的不仅仅是爱情的故事 也是两个人相互扶持成长的故事
强烈推荐 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看一下
我翻译完这一章后我也来了大姨妈 在持续痛经无力中
欠的剧透最近找时间写
祝大家周末愉快~
#在橡樹下 
分類:藝文

暂时还挺闲。

評論
上一篇
  •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七十四章✿
  • 下一篇
  •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七十六章✿+第一季完结剧透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