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4176

第176节,艾拉姑妈,爱永远是一种保护
1965年8月9日,晚上9点,周一,按计划
(8月5日 晚上,周四,珍和我向尹斯博士邮寄了一份,1965年8月4日,第175节课的复印件,请他检验一下心灵感应。邮寄信件之后,还没有收到回信。
(珍继续体验超视力。有些比其他更加完整,并可以在白天任何时间进行。有些出现在清醒活动期间,另一些出现在昏昏欲睡的状态。最近出现的非常频繁,以至于足够的单独进行记录。请见第173节课开始的笔记。
(请见我最近,1965年7月9日,星期五,以及8月6日,星期五,的两次肉体的扩展经历。就在课程开始之前,我对珍说希望赛斯今晚提到它们。
(在8月8日,星期天下午,珍和我参加了我的姑妈,艾拉巴克,在纽约附近的一个小城,沃尔斯堡镇的葬礼。艾拉是我父亲的姐姐,死于8月8日。我的父亲、母亲,弟弟洛伦和他的妻子和儿子,都在那里。我这些年来很少见到姑妈,珍曾见过她两次,这是尽我们所能回忆起来的。我想问一问赛斯艾拉的事情,这可能是有趣的,所以在上课前我也说到了这个主题。
(这是一次安静的课程,在我们后面的小屋举行。珍坐下来、闭上眼睛开始说话,速度很快。她偶尔停顿,声音平静。但应该指出,一开始有些深沉,音量不大。这个表现让我想起来第172节的深沉效果。在这节课程中,赛斯说,这会成为珍自然的说话方式。)
晚上好。
(“晚上好,赛斯”。)
我本来打算进一步讨论梦境实相。不过我很高兴讨论你的艾拉姑妈,她存有的名字是道仁艾拉[Dorinella]。
(珍对道仁艾拉的发音犹豫了一下,我不得不让赛斯拼写出来。)
她有四次先前生命。她这一生的心灵存在是非常愉快的一次。然而这个人格从来没有完全地集中在肉体实相之中,并且能够、通过保持相对的远离而应对它。
她的这一生与你父亲的哥哥有关。他的名字是杰伊。她作为挚爱的妻子,跟他前两次生命有连接。
当我们有一段合适的时间,约瑟,让我们讨论一下你当前家族成员与过去生存有关的经历,是很有好处的。
[智障的]*儿子主要代表着两个条件的结果。简单地说,这个女人并没有使自己形成一个完整的结构。她并没有让自己把能量引导向,生下一个正常的孩子。她反抗暴力,并且过度敏感。
*译者注:原文就在中括号之内。
她感觉,生孩子是她的责任,所以她做了。同时,因为孩子的缺陷,她设法生了一个相对摆脱了她的反抗压力的孩子。换句话说,她生了一个白痴,生了一个,以他[his]自己崇高、无懈可击的方式实现灾祸的白痴,生了一个在精神上不会长大成人的孩子,并且以相对永恒、无忧无虑地保持童年的孩子。
(这里珍的声音开始有点深沉,并且声音变大。珍几乎不知道我的家族史。赛斯所说的,我父亲的哥哥,我死了的伯夫杰伊,这一生与艾拉有连接是正确的;他非常爱护她,并且在他去世的八年之后,他的妻子一直在照顾着艾拉。
(对于艾拉也叫作杰伊*的智障儿子,我只有一点童年记忆。很多年以来他一直被成为惯例,并且我也不相信艾拉和她的丈夫威尔伯,在他们死亡之前的若干年,亲眼看过他。) 
*译者注:注意这个儿子的名字,和艾拉的哥哥,杰伊,的名字是相同的。
她对此并不感到罪责。从根本上来说,她认为,她确实生出来了一个人类,一个可以待在免于受到深层伤害、并且徒劳后悔的,一个夏季花园里的人。
这个孩子以他自己的方式极为温和,并且他会以自己的方式仍然是一个温和的孩子。在这里我们公平的讲,所以我会说,她自己更喜欢生活在她自己的一个梦幻般的状态里。她从来就没有成为她的世纪或她的时代的一部分,并且她根据自己的局限性,试图通过照顾、保护她的后代,以便他会比她自己成为更确定的逃脱。
(珍面带微笑,她的声音有一点深沉。)
此外,你一定要认识到,成为她儿子的这个存有,也为了他自己的目的,选择、并预先就知道这种情况。这里还有许多特定的方面需要考虑。因为如果每一个人格是一个能量完形的话,那么每一个家庭组合也是一个能量完形。这些行为和相互作用,形成了它的特点和本质。
那么,艾拉对抗所面对的压迫暴力,一直就是这个家庭结构的一部分,因为这个家庭结构就是由这样的各种人格所组成的。她强烈地反抗着这个压迫暴力。而她所嫁的这个男人几乎没有攻击性。
他们的方式在许多方面是不同的,并且他们始终善待对方。他们分享对大自然的热爱。他们双方在某种程度上都相互隐藏着他们喜爱的事情。他们像松鼠一样挖着坑、隐藏着。
她在某种程度上很像母亲。然而,她的虚荣心不是一个女人特有的虚荣心。她的虚荣心也许是她与家族其他成员共享的一个特性。她感觉被分离了,并且因为她无法容忍暴力行为,她确实被分离出去了。暴力让她深感恐惧。
她不承认害怕,并且将恐惧变成了骄傲,她对自己说,世界是邪恶的,因此,她无能为力。所以她什么也不做。她不是一个愚蠢的女人。她最深切的爱着她的丈夫。她和他分享着大自然和动物相当神秘的爱恋。他们不伤害任何人。
我在这里确实有很多要说的,因为我已经开始了。然而,你可能需要休息。
(9:24。珍相当好地解离,她说。她仍然闭着眼睛,声音相当深沉,嗓音不大。
(我可以说,就我的记忆而言,赛斯已为艾拉姑妈布置了一副惊人准确的气质景象,等等。这里的描述与我童年对艾拉姑妈的印象非常接近,我那时经常看见她。
(如前所述,珍见过艾拉两次,很多年前,两次短暂的遭遇,潜意识当中对这样的访问印象不深。对艾拉的丈夫威尔伯,珍见过一次;他在几年前去世了。我记得威尔伯是一个小绅士,是一个小裁缝,抽着刺激的雪茄。他有白色的胡子、沙哑的声音。我记得家里人指责他酗酒、不照顾艾拉,虽然我并不记得客观证据。我一直很喜欢威尔伯。他去世后,艾拉被转移到一家养老院。
(关于我父母家庭的其他资料,除此之外,请参见以下课程:17,18,21,27,53,93,94,172。
(珍以同样深沉的声音继续,节奏良好,闭着眼睛,9:30。)
她温柔,并显示出了傲慢的特点,因为她感觉这个世界很污秽,所以,她尽可能尽量少地接触它。
你父亲也有这种感觉。但他对此强烈反对,想要让它尽其所能而不用管他。她也并不在乎。她深深地爱慕着另一个哥哥。她收藏纽扣、收藏项链、收藏纸张,甚至收藏奇特的东西。她似乎对大多数的纽扣都有感觉,每当她独自一人,她就会把她的纽扣盒子拿出来,把一些扣子放在手中,回想它们所属的衣服以及把它们穿在她身上的时刻、那时的天气;回想她深感脸红的过去在当前生活的样子。
(上面关于纽扣的资讯让我深感惊讶。我已经忘了艾拉收藏东西的爱好,并且就我所知没有向珍说到过。珍对于我这样的说法没有有意识的记忆。在赛斯提到纽扣盒子时,我立即想到艾拉姑妈拿着老式的红锡盒子,里面放着许多纽扣的情景。作为一个男孩,我很为此着迷。)
她的丈夫很反感这一点,当她这样坐着时,他会注视着她,但他不会对此说一个字。她也收藏他的衣服纽扣,她会说,“你还记得你穿这套衣服的样子吗,我们那时在什么地方、那时在做什么事情吗?”
一开始,她收藏这些纽扣用来帮助他的生意。他的家庭又大又分散。他在工作中很为此痛苦,也很为此害怕;并且这个世界很让他困惑,他像一只松鼠,喋喋不休。但他们以自己的方式深感释放,然而你父亲的家人从来没有原谅他们的这种自由。
你父亲想要,但又不想付出代价。你的母亲认为这是奴隶制而根本没有自由,所以,对于他们,没有一个是她喜欢的。她永远无法理解,要期待着摆脱是你父亲的本性以及你们所有人本性的一部分是世俗关怀的自由。那是因为你的父亲不愿意付出被你母亲吸引的代价,尽管这里包括了其他因素。
由于下定决心获得世俗的成功是他的一部分,但是,他总是置身于需求自由而不会为此付出代价,或者,想取得世俗的成功也不想为此付出代价之间。所以,他想要取得成功的这一部分吸引到了也想作同样事情的你母亲,并且他只用他自己的这一部分对她说话。所以,从一开始她就不知道他的其他方面。
他没有告诉她,是因为他知道她一直会拥有的不是他的一部分。所以,当她发现他的另一部分时,她感觉被出卖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因为她一直忠诚于他。然后,当她发现他不愿意、或不能够以任何方式走任何道路、或付出代价时,她被震怒并开始怨恨了,并认为他不是一个男人。于是,她讨厌他的这个姐姐,并认为:他想要这样,要这么卑鄙干什么?她看见杰伊很是羡慕,又恨他是那种她想要、而没有得到的人。
在早先的日子里,你的父亲是一个大大的伪君子;一个吹牛的花花公子,他隐藏了自己冷漠、敏感、并且想要自由的这部分。所以他一事无成,并且不知道他是谁。
这个姐姐以她的方式知道这所有的一切。并且在你的父母访问她的时候,你的母亲和父亲,在一开始,扮演了一个高贵的夫人和居高临下的绅士的角色,因为你的父亲认为裁缝是下九流。
你的母亲仍然记得她早期的婚姻日子,她那时认为她和你的父亲最终会毫无疑问的获得财富和成功。她认为自己是美丽的贵妇人。她把你父亲当做了她的随身侍卫,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她所嫁的这个男人并没有告诉她,他的内在自己的真相,这个逃脱世俗牵累、获得自由的真相。
她也不具有那种敏感性,但她比他更诚实。
我建议休息。
(9:54。珍解离如常。她的速度已经相当快,一直闭着眼睛。她对听到的艾拉姑妈收藏纽扣的爱好,没有有意识的记忆,虽然他从母亲那里听到了很多,比如说。
(珍以轻轻的声音结束了传讯。她用同样的声音继续,坐下来、闭着眼睛,10:02。)
我们将探讨你在其他时间所具有的疑问。
我不喜欢面对一个孤立的事情。因为各种原因,一大块儿地处理资讯更为方便。为了回答一个孤立的问题,需要混杂很多资料。在我全神贯注于这特定的主题期间,我会继续着这个问题。以这样的方法,你最终会获得更好、更详细的信息,因为特定的关联会唤醒相对的资料。
(我早就觉知到,提问会放慢资讯的速度,并且从早先的课程开始就一直克制着许多提问。
(赛斯上面所指的混杂的资料,可能是与时间和电场有关的资料。这些资料请见以下课程:122,123,125,126,128,131,135。根据这些资料,赛斯一定会归类于电性强度,以便提取一点个性信息。)
脱离于世俗牵累的期待,是你父亲这一方家庭的特点。他除了你自己的这个情况外,没有获得任何创造性的满足,因为他们一直想要的是摆脱自由的方式,而不是为了自由的方式。他们做的任何事情,除了逃跑之外和他们想要的自由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你的一个弟弟从事了 [模式]火车,另一个弟弟打了高尔夫球。这样的出路对于他们是必要的。
这里有一点小事情。我的意思是想说一个亲戚,爱丽丝,是一个强大的男性人格;但是,整合的非常好,因为具有统一的内心驱动力。在其他情况下,比如说,如果她有个孩子,就会带来巨大的不幸。
(爱丽丝是我家的一个表亲,虽然我们勉强认识她。我相信艾拉非常依恋于她,两个女人在同一个养老院度过了一段时间。爱丽丝在韩国做传教士许多年。她在艾拉死前一年,离开了艾拉居住的地方。在周日的葬礼上,我们听说了爱丽丝,80岁多一点,仍然健在,此刻正在出售产业,以便周游全国。)
还有一点我想说。你的父亲告诉他自己说,你的母亲作为一个年轻的女子,非常美丽、敏感和聪明。你可以重新阅读,关于你们家庭过去生命的资料,你会发现更多的牵连。
(罗的父母,曾经是父女。见第21节。译者)
你的艾拉姑妈不像通常人设想的那么恐惧死亡。她热爱生活,如果不是这个世界,她并不相信死亡是最终的结局。她曾经感觉到她会在附近。因为她多年前已经开始退出了这次存在,就像她已经做的那样,变得更加快乐。
你的父母不理解她,当她对他们说话时,因为他们都害怕理解。她的心智没有任何问题。她简直不会麻烦她自己把她的能量关注到现实事情当中,尤其是在最后的几年,但她在内心上非常敏锐。
她从点滴中学习。她为人热情,并且具有孩子气的幼稚方式,她对于尖刻语言不加关注。她会转向于其他方面。就像人们能够离弃一样,她会离开她的内在自己。
你在处理自己和父母的关系上,一直做得很好。你正在学习不需要走向极端,因为极端行为只会有助于让它们进一步混乱,并且会让你丧失稳定和平静。
这里还有一小点事情,但是比较重要的一点:鲁伯一点也不需要害怕他的母亲,现在,或她死亡之后。
他在某种程度上向她投射了他的理解、还有遗憾的怨恨,然后想象着她的目标在于鲁伯。这个母亲的确对女儿没有大爱。这个母亲的内心充满愤怒。在某种程度上,这引向了鲁伯,但鲁伯的确拥有保护,他拥有自己的爱的保护,拥有一切有生命的东西的爱的保护。
他对他的母亲没有害处,因为这个原因,她对他也没有任何伤害。暴力的愿望和意图不可避免地会带来进一步的暴力。
我们在这里涉及到了根本性的问题,鲁伯几乎不会孤独,有一天这将会占用很多课程。因为喜爱的确会吸引喜爱。如果你怨恨,你就会被怨恨。你会吸引怨恨。
这有确定的理由。人们出来就知道这个理由,人们也早就忘记了这个理由,但非常现实的事实依然如此。如果鲁伯的确要伤害他的母亲,如果机会出现的话,那么他的确会有伤害的危险。他不能够故意地伤害任何人,甚至是他苦涩不喜欢的人。
他自己的恐惧就有点是一个危险。现在比原先好多了,并且你们的关系已经走向了很好的局面。我会在某个时间更多的说。鲁伯对你的爱,总体来说,他爱的能力是他的保护。因此,他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毫不夸张的说,爱,永远是一种保护,爱是在生物和电磁上,是在化学和灵性方式上的一种保护。
我现在就结束今晚的课程,下一次将返回到先前的讨论。我向你们俩衷心的问候晚上好。我会照料你们两个。如果需要的时候,我会帮助鲁伯。
(“晚安,赛斯”。
(10:30结束。珍解离如常。她的节奏有所缓慢;她一直闭着眼睛,并一直坐在那里。
(当赛斯再一次透过来时,我们正在商量一个提问清单,以便如果有机会时我们会询问赛斯。我相信,他透过来,是因为我对他两次没有提起我身体的扩展感知感到失望。请参阅第177节。
(当珍再次开始说话的时候,她正要躺下;她已经在这次定期课之后,放松了一下。现在,她摘了眼镜,用一只手支撑着脑袋,用这样的俯卧姿势开始说话。她在以前曾用过这样的俯卧姿势,是在第129节不定期课,由朱迪.李和赖特见证。现在,她声音平静,闭着眼睛。10:33继续。)
我们今天晚上将不会深入地探讨感知,主要是考虑到你,并不希望占有你更多的时间份额。
当情况允许,有必要多花一点时间;并且那个时间最好不必要是你投入工作的空闲时间。
那种感知是内在感官在灵性基础或阶层上反应出的一种肉体示范,这是你还没有达到或期待的反应。这个自己会进行扩展。比如说在你与父母的关系中,自己的这种精神扩展,会让你吸收你自己有时生活痛苦的觉知,并且你自己不再会感到受到伤害。
(珍用这样俯卧位置说话,一直面对着我,并且我已经注意到,闭着的眼睛出现了裂缝,好像准备睁开。现在,随着她慢慢的说话,的确睁开了。它们非常黑暗,没有亮点。在她说话的大部分时间一直盯着我,虽然,她偶尔吸一口丢在身体旁边烟灰缸里燃烧的香烟。她的声音依然平静。)
因此,你可以在不必自我保护的情况下,帮助他们。现在,你一定很关心,你们都做得很好。
但随着这样一种灵性扩展,你就会明白,没有什么可担心的。除非你明白了你没有什么好害怕的,那么,否则恐惧就是一个、必须这样面对的实相。这个发展不会是容易的,也不能操之过急,自己也不可太期待。
(珍现在一边说话,一边坐在床上。)
当发生这种发展的时候,那么,你就会觉知到整体自己,并且,自我不再需要担心它的存在。然后,这个自己开始能够帮助其他人,并且不会以任何方式受到威胁。
肉体表现首先来到。这不能成为愿望。如果你愿意,我们会在另一个场合说得更多。如果你喜欢,我会继续下去。
(“那么,等以后吧”。)
那么,我们将结束课程。
(“晚安,赛斯”。
(10:45结束。珍眨了几次眼睛,挤了挤紧闭的眼帘,然后走出恍惚状态。直到结束,她一直睁着眼睛。她像往常一样解离。在说话期间,她一直觉知眼睛是睁开的。
(有关珍母亲的一些信息,包括转世资料,请参见第4和第59节课。)
分類:日記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