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8

分享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七十八章+第二季部分剧透

第一百七十八章+第二季部分剧透
韩文原版第一季第114章
原作名:상수리나무 아래 Under The Oak Tree
原作者:김수지 Sooji Kim
英中译者:辣辣
* 原作分级为R19,未满18岁请勿阅览 *
•原作为韩文轻小说,本译作由英文版再译为中文。
•用爱发电,单纯分享无盈利。
•请勿任意盗用、转载或用作商业用途。
•译者并非专业翻译,若有不足之处请多多包含。
•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
•Nonprofit translation. All copyrights reserved by the original author. English edition via lightnovelheaven.
*本译文会在探路客和blogger同时发布。
在橡樹下

骑士们利用空闲时间经常讨论怪物的动向。城堡周围充斥着无数猜测。从巴尔特和黎巴顿为什么到现在才注意到巨魔在高地组建了如此庞大规模的军队,到巨魔部队的背后可能存在邪恶的幕后黑手在操纵的阴谋论。
麦希带着恐惧和焦虑的心情听着他们的讨论。在她去医务室成为了家常便饭后,一开始在她周围谈话持谨慎态度的骑士们也渐渐放松下来,开始公然地在她面前讨论起来。根据最近的消息,欧希利亚和威登很有可能会派出增援。
“在讨伐赤龙远征期间,黎巴顿曾派兵相助,如果威登不报答这个恩情,无论黎巴顿以后发生什么,那其他六国也不会效仿。”
“但是……威登已经派、派出了够多的援军了啊。”
“如果够了,那现在情况应该已经好转了。可是黎巴顿无辜的市民们却还在继续受苦受难,胆战心惊。这是需要我们展示骑士精神的时刻!您不觉得其他六国应该更积极地应对当前的局势吗?”
麦希立即意识到骑士们想离开阿纳图尔加入黎巴顿激烈的战斗。年轻的骑士们似乎热切地想要陷入危险的战斗中。她无法同意或反驳他们的观点,只是尴尬地笑了笑。
麦希想,也许利夫坦也像他们一样渴望离开,但一想到利夫坦要离开她,她就觉得脚下的大地都在消逝。
麦希从练兵场医务室的窗户向外望去:夕阳西下,周围染上了朦胧的红色,四周巨大的防护墙投下了黑影。一群黑色的鸟儿腾空而起,悲鸣着。而太阳下山前都在接受严格训练的骑士们,脸上却带着别样的悲情。
麦希抬头仰望天空,想着那些飞翔的鸟当中是否有信使。自从援军出发远征以来,使者就再也没有带来过好消息。或者这次会带来关于局势扭转的好消息呢?光是看着鸟儿拍打着翅膀,麦希的心里就涌动着期待与不安。
“夫人,请回大殿。领主要是知道您在这里待到晚上,他不会高兴的。”
梅德里克一边说,一边将一锅煮沸的软药膏倒入一个小罐子里。坐在她身边的两名年轻骑士连忙在受伤的手臂上涂抹了药膏,然后迅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请允许我们护送您。”
“没、没必要的,没关系。”
“不管对访客的安检有多严密,偶尔也会有小偷或强盗混入进来。除非我们亲自护送夫人安全回房,否则我们是无法放心得下的。”
麦希情不自禁的对他们热诚的态度笑了笑。骑士们不再把她当作总有一天要离开的客人了。甚至有些人会积极主动地表达对她的好感。看到这个变化,她心里暖暖的。她觉得自己好像终于被接纳了,进入了利夫坦与骑士们的紧紧捆绑在一起的纽带中。麦希羞涩地接受了他们的提议。
“那么……拜、拜托了。”
他们带着灿烂笑容,用胳膊夹着麦希沉重的书离开了。在离开医务室之前,麦希提醒梅德里克不要工作到很晚。由于膝盖老化,他每天爬上陡峭的楼梯都很困难,老魔法师就搬到了位于医务室旁边的卧室。不久之后,他在自己的房间里放了一个结实的柜子和一个巨大的书架。麦希想让这位新成员能很好地适应城堡的生活。到了大殿,她立刻吩咐女仆给梅德里克的房间送去一顿营养丰富的晚餐,并托话嘱咐他不要睡得太晚。梅德里克虽然是一位有抱负、勤奋的仆人,但他的健康状况不佳,所以麦希担心他有一天会因工作过于辛苦而倒下。
“那个魔法师有好好在工作么?”
利夫坦像往常一样还是回来的很晚,一回到卧室边问边脱掉了铠甲。麦希接过他的外套挂在架子上,因为他的问题麦希而瞪大了眼睛。
“当、当然。他工作很努力……你不必担、担心。”
“那你为什么在医务室待的时间比以前还多呢?我问罗德里戈了,他说你从早到晚都在那里……”
“因为……我从梅德里克那里学到了很多关于草药和魔法的知识。他做了大部分工作。在医学和治疗技术方面,没有什么是……梅德里克不知道的。”
利夫坦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他的身体怎么样?他适合远行吗?”
“远、远行?”
麦希看起来很困惑。利夫坦打算把他送回罗伯恩伯爵那里吗?一想到这位热情的老人在工作中倾注心血,她的心就沉重起来。据她所知,罗伯恩伯爵不是一个很好的主人;他送了一位老者来到阿纳图尔,这一路上危险重重,他显然已经精疲力尽了。麦希很快摇了摇头,试图保持镇定。
“他……膝盖不好。他很难爬上爬下楼梯。但他真的工作很努力!尽管梅德里克年事已高……但他很有学识……你、你不能把他送回去。”
“冷静点。我不想送走那个魔法师。我只是问问他做的怎么样。”
利夫坦叹了口气,挥了挥手,麦希好奇地打量着他那张黝黑的脸,好像他在考虑什么。
“有……什么令你担心的事情么?”
“这与你无关。”
他冷冰的话语让麦希闭上了嘴,立刻沉默了下来。她知道这是利夫坦画的一条界线,她永远不应该越过这条线。她感到心里有点痛也有点苦,怒气冲冲地离开了。利夫坦看着她,挑起眉毛,他正在用湿毛巾擦着他汗湿的身体。
“我家夫人为什么又生闷气了?”
“我没有……生、生闷气。”
“你撅嘴了。”
利夫坦调皮地笑了笑,然后把手抚在她的脸颊上,开玩笑地揉了揉她撅起的嘴唇。麦希满脸通红地瞪着他,利夫坦的吻从她的耳垂一直蔓延到她的脖颈,双臂把她搂在怀里,温柔地爱抚着她。她因不安而沉重的心自发地融化了。令她惊讶地是,利夫坦竟然可以如此轻易地控制着她地情绪。
“穿、穿好衣服,你会……感冒的。”
利夫坦皱着眉头,一边用手把她的脸拉近,一边低语地说:“我没穿衣服,那你也不应该穿。”
利夫坦修长的手指灵活地解开了系着她裙子的带子。他的手从下摆的开口滑进去,捏住了她敏感的胸部。他不想再浪费时间,迅速地脱下麦希的衣服,把她放在床上。他铜色的躯体完全遮住了她赤裸的身体。麦希感觉到压在她的身体上的利夫坦,血液在快速的流动着,她的呼吸急促起来。利夫坦挑逗地抚摸着她的大腿内侧,用低沉沙哑的声音喃喃道。
“这一天啊就没有好事发生。最起码让我在愉快和香韵中结束这一天吧。”
他的眼睛被黑影笼罩着。麦希不知道传来了什么坏消息,她的胸口突然变得紧绷。她想知道利夫坦在想什么,但她又不能责备利夫坦没有向她袒露一切。即便是她自己,也做不到告诉利夫坦关于自己的一切和真实的情感。
“不要想其他的。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
利夫坦不满的声音像针一样刺穿了她纠结的思绪中。他低头盯着麦希,像一头饿死的野兽一样用眼睛吞噬着她的身体,然后俯冲下来,把唇叠在一起品味着彼此。他们湿热的呼吸混杂在一起,所有的思绪就像风中的沙子一样消散了。麦希兴奋地叹了口气,抱紧他厚实如大理石般的肩膀。
***
一周后的下午,麦希终于知道是什么引起了利夫坦的担忧。在一个异常炎热的日子里,三个男人,一个信使,两个护卫骑士,他们来到了城堡。麦希正在医务室里磨药草,听到外面传来窃窃私语的声音,她出去看看是什么引起了骚动,其中一名信使坐在他的巨大战马上,手里拿着一面带有皇室纹章的法令,大声喊道。
“我以鲁本国王的名义,为阿纳图尔的领主利夫坦·卡吕普斯带来了皇家法令!”
麦希的心沉了下去。这时候带来的消息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在她站着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代表利夫坦监督骑士训练的奥巴隆(Obaron)爵上前回应着信使。。
“领主在城外执行任务。请允许我,多米尼克·奥巴隆(Dominique Obaron),代表我们的领主领旨。”
使者眯起眼睛,仔细打量了奥巴隆爵,然后取出了藏在袍子里的一张卷轴。
“黎巴顿之战,联盟军骑士溃败。”
一片令人毛骨悚然的寂静顿时笼罩在了往常喧嚣的练兵场上。奥巴隆爵一脸严肃而刚毅的问道。“他们全军覆没了?”
使者摇了摇头:“他们一半被分开继续与魔怪战斗;另一半被困在路易贝尔城堡(Louiebell Castle)。我们不确定当前的情况,因为魔物们已经包围了城堡的围墙,但如果不尽快救出部队,他们就会被全部屠杀。”
“您知道从阿纳图尔派去的屠龙骑士团怎么样了吗?”
“屠龙骑士团被派去了最前线,估计都被困在了路易贝尔城堡内。”
麦希浑身无力,踉踉跄跄地往后退,要不是梅德里克扶住了她的肩膀,她早就瘫倒在地上了。鲁斯、艾略特·卡隆爵、隆巴多、乌斯林·利卡多,以及其他骑士和士兵的面孔都在她眼前一闪而过。如果她对这个消息感到如此震惊,她甚至无法想象其他骑士该是什么样的感受。麦希环顾四周,看到骑士们的表情变得冷峻。尽管气氛沉重。使者继续面色凝重地传达着国王的命令。
“根据《七国和平条约》,各国请求额外支援。作为威登第一骑士,利夫坦·卡吕普斯领主,将服从国王的命令,带领他的骑士前往黎巴顿!”
“去把领主喊回来!”奥巴隆爵命令着周围的人,带着骑士般的威严看着信使。“我们需要知道关于局势的更多细节,请随我们进城堡吧。”
使者和护卫下马,快步向骑士宿舍的会议室走去。麦希像个迷路的孩子一样走来走去,她也想知道细节,但显然她无权干涉。麦希在医务室漫无目的地踱步,最终在梅德里克的坚持下,她放弃了回到了房间。
过了一会儿,利夫坦回到了城堡,立即和其他骑士一起进入了会议室。对所发生的事情毫不知情,这让麦希心里很痛苦。麦希咬着唇向自己发誓,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会从利夫坦那里得到详细的答案。
其他人可能不知道,但鲁斯对她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鲁斯是她的老师,也是她的第一个朋友。在麦希想起告别时,鲁斯生她的气说这是一种不详的预兆,她的眼眶就泛起了泪水。派去远征的骑士们危急的处境让麦希感到了一种神经紧张的焦虑,但最重要的是,一想到利夫坦要去这么危险的地方,她的心就碎了。
这一次,我们还要多久见不到彼此呢?几个月还是半年?还有可能再也见不到对方了。
当前的局势并没有给出明朗的结果,就连他们派去增援的骑士也没有预见到这次的严重性。这意味着在如此危险的情况下,即使是利夫坦他自己也无法保证安全。麦希绝望地盯着窗外。她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担忧,狂奔离开了大殿。

原来the great hall 我一直翻译成的“大厅”现在译为“大殿”了
这一章依然令人心碎啊 一想到鲁斯被困 利夫坦要上战场 我的心也揪起来了
这一章里我们也能侧面体会到鲁斯对于麦希来说也是不可或缺的一个人
鲁斯参与了麦希很多人生重要的时刻 他也给麦希提供了很多中肯的建议
鲁斯原本是世界塔里天赋异禀的魔法师
我在第二季里看到 鲁斯其实是世界塔里一个特别有威望的大法师的侄子
至于鲁斯为什么会逃离世界塔现在也没有具体看到 只知道鲁斯很讨厌世界塔里的一切
当公主提议要送麦希去世界塔时 躲在后面的鲁斯第一个跳出来不同意 说要麦希好好想清楚 一旦选择了当魔法师 那么这一辈子你都是魔法师 你不仅要遵守世界塔的各种规定 还要一辈子躲避赏金猎人的追杀……
有同学说想听第二季的剧透我简单写一点点吧
(全都是看的韩文在线翻译如果有错请理解请包含 一切内容以后面英译为主)
第二季开篇就是三年后,利夫坦被邀请去皇宫参加小王子的满月宴,没错,就是罗赛塔嫁给了鲁本国王的儿子,也就是太子殿下。三年以来,利夫坦几乎再也没去过德拉西姆宫,他痛恨这个地方,与此同时,他对公主的敌意也越来越重,感觉就是她抢走了他的麦希,让麦希离开了他。这三年,利夫坦也没闲着,一直在专心搞事业,搞到连鲁本国王都不放在眼里的地步了,并且他与南方各国都结下了强大的联盟。克罗西公爵的势力也不如从前了,再加上被利夫坦吓得健康也每况愈下了。利夫坦在门外看到了罗赛塔一家人幸福的样子,脑海中想起来麦希和自己的那个还未出生就去世的孩子,他想原本我们也应该是这样的一家人……
世界塔那边,三年,麦希已经成长为魔法师中的佼佼者,只要通过最后的考核她就可以顺利出塔回到阿纳图尔了。麦希这三年一直想成为像公主一样那种能操纵火系魔法的大法师,然而她对火的亲和力非常的弱……却对土系魔法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还带了一点点水系亲和力。Btw,还记得小猫罗恩么,在麦希离开阿纳图尔的那一天,罗恩钻进了她的箱子里跟他一起来到了世界塔,在世界塔里一直很调皮捣蛋~世界塔里都不知道麦希是阿纳图尔领主的妻子,这么多年,麦希的同学们也会讨论说阿纳图尔那个领主多金帅气又能干,可惜听说英年早婚。妻子就是当年在黎巴顿战役中作出巨大贡献的红发魔女。之前也说过世界塔是独立于七国的,所以一年只能跟外面通信两次(有待考证啊,以英翻为主),麦希每次都会写信给利夫坦但是他从未回信过。终于来到了考核的前的那一天,世界塔一个头头儿,把麦希叫去了说你的魔法有问题,这种魔法有点偏向于黑暗魔法力量了,不能通过考核,世界塔里不能允许有这种魔法存在,所以你的考核要被延期了。麦希试图辩解但是无果。她那个魔法其实就是为了帮助猎杀魔物来创造的,说白了还是心里惦记着阿纳图尔,惦记着她丈夫那摊子事。麦希很沮丧,想着如果这次不能考核的话,最快也要明年春天才能回到阿纳图尔了。正在郁闷呢,突然又有头头儿找上麦希,说帕梅拉高原那边出了问题,可能存在未知的魔物力量,世界塔要派去魔法师调查考证。作为高级魔法师,麦希也入选了这次远征队。魔法师的远征队要先到阿纳图尔的港口与圣骑士汇合在一同前往帕梅拉高原。所以这里面我们也能看到,阿纳图尔已经成为了威登一个特别重要的港口城市了。
到了阿纳图尔,麦希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阿纳图尔已经繁华到让她无法想象了。刚到港口,麦希就遇到了一个骑士,活力四射,身高挺拔,没错,就是我们的小奶狗尤里森已经长大成人了,现在已经是正式的骑士了。尤里森看见麦希赶紧飞奔过来,喊她夫人,这时候周围的同伴才知道,阿纳图尔那个传说中的夫人就是麦希,是那个大陆上最勇猛最骁勇善战骑士的妻子。麦希很想见利夫坦,但是从尤里森那里得知,利夫坦接到了国王的命令去远征,大概一个月才能回到阿纳图尔,这次任务回来后利夫坦就要被封为伯爵了。麦希一行人回到卡吕普斯城堡休息,等着接下来的几日与圣骑士汇合。与此同时,尤里森也传递了书信给利夫坦,说夫人回来了但是要马上启程去帕梅拉高原执行任务。麦希回到城堡,回到了属于他们两个的卧室,一切如初,在他们的床头有一个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是她从第一年离开到前几天为止写给利夫坦的信,每一张都好好地保存在盒子里。她不敢相信,以为是鲁迪斯做的,结果在盒子旁边发现了一封皱皱巴巴没有寄出的信,上面是利夫坦的字。(btw,因为跟利夫坦离别时的态度,其实麦希对这段爱情更不自信了,她一边担心会失去利夫坦一边也在努力的要去挽回利夫坦,第二季的感情戏非常好看)
此时在执行任务的利夫坦,其实这个任务用不上一个月的时间,利夫坦当时就在那边磨时间,一接到阿纳图尔的书信,上面写着麦希在阿纳图尔,马上要去帕梅拉高原。利夫坦一看到麦希要去帕梅拉高原那么危险的地方,立刻完成了当地的任务,带着骑士们直奔帕梅拉高原。
世界塔派出的魔法师团队与圣骑士汇合后准备前往帕梅拉高原,但是屠龙骑士团的骑士们都不放心,坚持要带队护送麦希,于是尤里森和希伯伦带着骑士团跟麦希一起上了路。在路上遇到了突发危险,情况非常紧急时,利夫坦杀了出来,保护了麦希。大家是不是以为,利夫坦得开心死了见到他可爱的小夫人,并没有,依旧面如冰山,看见麦希就躲着她,完全忽视她的存在,利夫坦一直在压抑着自己的情感。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屠龙骑士团、圣骑士团和魔法师军团三路汇合一起走上了远征的路。这样过了很久很久,利夫坦对麦希视而不见,而麦希一直找机会在讨好利夫坦,有一天早上俩人还是撞见了,利夫坦实在按耐不住内心的冲动,疯狂的吻了麦希,被路过的鲁斯打断了……路上再次遇险,麦希设置了结界说大家都不要过去,而利夫坦直接过去把怪物给砍了……利夫坦说这个魔物血液有毒,不要麦希过来,麦希不听担心他会受伤骑着马就跑去找利夫坦,利夫坦气的开始怒吼麦希。(其实这里两个都在担心彼此,就是不能好好传递感情,也是让人很着急……)利夫坦说完扭头就往树林里走,麦希就追了上去,并捡起地上掉落的松塔打利夫坦……一边打一边责怪他说为什么你不理我?难道你不想我吗?利夫坦后来爆发了,扛起麦希就往小树林里走,刚要上演野外激情就被怪物打断了……
行了,剧透到这里了,大家从第一季的emo中走出来了没?再次声明这些都是在线翻译看的哈,一切内容都以后面英译为主。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多多包涵。
看了剧透也别忘记看正文呀,今天终于是快乐的辣辣了~
#在橡樹下 
分類:藝文

暂时还挺闲。

評論
上一篇
  •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七十七章
  • 下一篇
  •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七十九章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