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元宇宙进入“婴儿期”,对未来发展审慎乐观

元宇宙进入“婴儿期”,产业化任重道远
简单说,元宇宙是运用技术手段,如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等数字技术,面向人类需求提供的现实世界以外一个新的数字平行空间。
朱克力介绍说:“这个‘新世界’不以现实的物理形态存在,也不能简单说是物理世界的投射或拟态,而更多的是基于数字化、智能化的技术基础,为人类未来生活、生产提供更具想象空间的新支撑。”
为什么元宇宙现在如此炙手可热?朱克力认为,这是因为目前人类对物质需求的满足已经到了一个阶段性的顶点,需要探索更高层次的需求。元宇宙是成为这个突破点的有机载体,也是未来非常有想象力的价值源泉。
“工业革命以来,人类财富积累到了一定的阶段,物质世界的消耗趋近于一个临界点,再去基于当前认知的世界建立更多的商业模式已经越来越难,人类的资源和需求遇到了瓶颈,但精神世界还有无限的空间可以挖掘。而突破这个瓶颈有两种出路,一个是继续探索我们更广阔的物理空间,也就是走向星际太空,比如火星等,寻找一个新疆域;另一个出路,则是借助虚拟现实技术,推进物理世界的平行镜像化,同时也借此对现实世界进行增强和赋能。”他解释说。
朱克力认为,元宇宙是未来人类满足自我需求、升级认知和价值实现的一种新载体,也是值得人们想象和憧憬的未来。
目前,元宇宙的发展还处于概念阶段,要真正形成可落地场景、成熟的产业以及融合现实需求的生态,还需要比较长的时间。“现在是刚刚进入‘婴儿期’,元宇宙产业化过程5年起步,至少需要15–20年。而要达到人们想象的‘现实+元宇宙’的双重世界无缝无界的融合状态,更是任重道远。”朱克力说。
元宇宙带来的问题和挑战不容忽视
元宇宙带来的颠覆性想象,社会各界已经有了很多展望。这一方面说明,元宇宙是一个由想象力和技术力共同驱动的新空间,一个可欲、可求同样也具备可行性开采的新疆域。
但另一方面也意味着,元宇宙从概念到落地、从想象到商业,中间的过程不会太短。朱克力强调,对此应当尽可能保持必要的理性、审慎、乐观的态度,同时也不能忽视元宇宙可能带来的问题和挑战。
朱克力举例说:“比如说,元宇宙世界给人们带来新空间的沉浸感和精神享受,会不会引发更多的心理问题?会不会影响正常的社交?对于用户来说,如何实现对元宇宙世界从认知到认同的跨越,分清虚拟身份与现实身份之间的界线,也需要一个过程。”
不可否认,现实中也存在一些利用新概念、新技术、新模式“带节奏”的现象。比如,把元宇宙纯粹游戏化,忽视元宇宙作为数字平行空间对于现实世界的增强和赋能。
同时也要警惕对元宇宙的刻意曲解,比如将人们身躯和精神分割开来,其中身躯留给现实世界,精神与灵魂注入元宇宙,这会使元宇宙成为“精神鸦片”。还有一些热衷于炒币的人,趁着元宇宙的爆火,试图将元宇宙当作新一轮炒币的载体,企图再上演一波“割韭菜”。
朱克力认为,上述情况一旦出现,都足以带偏数字技术和数字经济发展的大方向。不仅使元宇宙世界难以健康有序地构建起来,也会加速现实物理世界的混乱甚至崩坏。这并非杞人忧天。
此外,在朱克力看来,未来可能随之而来的伦理冲突、隐私泄露、经济诈骗、极端主义等一系列问题,也都是需要防范和应对的。但他相信,从历史来看,人类的智慧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解决发展中的问题。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Metaverse(元宇宙) 和BlockChain(区块链) 和到底有什么关系?
  • 下一篇
  • 专家警告称Facebook的元宇宙可能存在风险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