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8

分享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八十四章

第一百八十四章
韩文原版第一季第120章
原作名:상수리나무 아래 Under The Oak Tree
原作者:김수지 Suji Kim
英中译者:辣辣
* 原作分级为R19,未满18岁请勿阅览 *
•原作为韩文轻小说,本译作由英文版再译为中文。
•用爱发电,单纯分享无盈利。
•请勿任意盗用、转载或用作商业用途。
•译者并非专业翻译,若有不足之处请多多包含。
•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
•Nonprofit translation. All copyrights reserved by the original author. English edition via lightnovelheaven.
在橡樹下

利夫坦让她脸朝下趴在毯子上,黑着脸从他的包里掏出一块干净的布和一壶水。在利夫坦浸湿了毛巾,开始擦她腿上的汗水时,麦希尴尬地看向下面。冰冷的毛巾缓缓地冷却了她灼热的肌肤。利夫坦仔细地擦洗了她的大腿、小腿,甚至她的脚。然后,他拿起那小瓶油,咬住软木塞拔出。滑溜溜的液体顺着她的皮肤滴落,麦希的脚趾蜷缩了起来。利夫坦用拇指按在她的脚心,然后慢慢向上移动着双手来按摩她绷紧的小腿。麦希痛苦地呻吟着。
“疼……好疼……”
“不放松肌肉的话,到了早上你就动都动不了了。”
利夫坦无情地按压着她紧绷的肌肉。麦希唯一所能做就是压抑住她的呻吟声,把脸埋在厚毯子里。剧烈的疼痛让麦希已经顾不上为眼前的状况而感到羞耻了。
利夫坦不顾她的疼痛,充分按摩着她的小腿,并在她的大腿上涂抹了大量的薄荷精油。在他粗糙的手掌扫过她私处附近灼热的皮肤时,麦希尴尬地扭动着身体试图避开。
“我…我现在真的没事了。利夫坦,你肯定也累了吧……”还没等她说完,利夫坦就深深的叹了口气,将她的内裤拉到膝盖处。“利、利夫坦!!”
“别动,这药一定要涂上,要不然你明天就骑不了马了。”
“我来、涂!我自己可以来所以……!”
“你害羞什么啊?”利夫坦冷哼一声,轻轻地压坐在她的大腿上,让她不要动。“别再浪费体力了,老实地躺着。我不会做任何奇怪的事。”
利夫坦决心完成他的任务。他将大量的精油倒在手掌上,用手打着圈按摩着她裸露的臀部。麦希紧紧抓着毯子,耳朵发烫。在清醒的状态下,利夫坦触摸着她赤裸的身体让麦希感到很难为情,特别是在向所有人大喊出她将在远征期间成为他们的治疗师之后。然而现在她竟然成了正在接受治疗的人。真悲哀啊。
尽管如此,利夫坦还是无视了她内心的矛盾,默默地将薄荷油涂抹在她瘀伤的身体上,等紧绷的肌肉得到适当的放松后,他又帮麦希穿上了内衣。
“……我去看看饭有没有做好。我会给你端过来,你躺下休息吧。”利夫坦揉了揉后颈,声音嘶哑地嘟嚷着。他的脸有点红,大概是因为在狭窄的帐篷里坐姿不舒服的原因。麦希干脆的点了点头,拉起了裤子。
他重重地叹了口气,膝盖弯得太久,他微微跛着脚走出帐篷,而麦希则倒在毯子上,感觉就像一堆软塌塌的面条,筋疲力尽,疲惫不堪。在利夫坦的按摩过程中,麦希感到羞耻和疼痛在内心里碰撞,但肌肉疼痛已经明显减轻了。她揉了揉自己身体上被他按摩过的部位,然后双手交叉躺下,闭上了眼睛。直到橙色的夕阳变成了蓝黑的夜色,利夫坦才回到帐篷里。
“我带了点在篝火上烤过的熏火腿。可以配着面包一起吃。”
他把木托盘放在她身边:有一片厚厚的烤的滋滋冒油的火腿、三个拳头大小的面包、一块奶酪和一壶酒。利夫坦掏出一把匕首,为麦希把食物切成小块,麦希迅速拿起食物塞进她的嘴里。与城堡里的食物相比,这里的食物肯定要寡淡得多,但她实在是太饿了,所以觉得吃起来比平时味道好很多。
“要我再给你拿点儿么?”
利夫坦见她狼吞虎咽地样子,直白地问道。麦希摇了摇头,但她几乎吃光了托盘里所有的东西。在她填饱肚子后,麦希感到的身体疲倦的像千磅重,她感到昏昏欲睡。麦希转眼就睡着了,完全忘记了他们在充满怪物的阿纳图尔山脉间露营的事实。
第二天,骑士们在太阳升起之前就开始收拾行李准备出发。麦希也匆匆准备好,爬上了她的马鞍。她连洗脸的时间都没有,更别提梳头了。幸运的是,由于利夫坦的按摩,她的屁股没有像她担心的那样疼。不过,跟上骑士的步伐还是太勉为其难了。
尤里森帮助她在黑暗的山路上穿行,骑士们一直处于高度戒备状态,他们移动得更快,一刻也没有放慢脚步。到了山脚下,他们放慢了速度,麦希忍不住的问道。
“为什么他们看起来这么紧、紧张……我…根本没有看到任何怪物。”
跟在她身边的盖洛摇了摇头。“栖息在阿纳图尔的怪物,大部分都是拥有一定智力的亚种怪物。在庞大的军队经过时,它们聪明到可以隐藏起来得以求生。他们往往会躲在某个地方观察着。昨晚,我从一些骑士那里听说有几个森林地精偷偷溜进来偷我们的食物。”
“昨、昨晚?”
尤里森看到麦希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赶紧补充道。“别担心,当班的骑士们立刻就注意到了,并处理掉了它们。”
“有人受、受伤了吗?”
“当然没有!森林地精还想伤到屠龙骑士团?!”
尤里森愤愤不平地扬起下巴,仿佛受到了侮辱。尽管如此,麦希还是很担心地看着前面的骑士们。大家都没有一丝疲倦的迹象,从容地骑着马。她向前望去,试图找到埋在高大骑士中间的利夫坦,但她很快放弃了,专心骑着她的马穿过崎岖的山路。
直到太阳高高升起,他们才终于走出了阿纳图尔山脉。他们在一条小溪旁的草地稍作休息。轮值的骑士牵着马到河边喝水,而其他人则打开食物袋,分发着一份迟到的早餐。
雷姆在小溪边喝水时,麦希迅速洗了把脸。她打湿了脖子,拿出梳子梳理乱发。麦希勉强梳开像灌木丛一样缠在一起的头发,然后把头发编成辫子,走回草地。
尤里森递给她一个苹果和一片面包。
“您一定饿了吧?先吃这个吧。晚上我们会准备更像样点儿的饭菜。白天我们不能浪费时间在烧火做饭上,因为我们需要尽快行军。”
“一…一点儿也不饿……这样就够了。”
麦希连忙接过食物,突然尤里森注意到了她伸出的手掌上。
“您的手都红了!伤到自己了吗?”
“是因为……缰绳。”
她若无其事的笑了笑,没有意识到尤里森是多么认真地看着她手掌上明显的红痕。
“看起来很痛,要不要治疗一下?”
“不…这没什么…”
“看起来可不是没什么啊!肿的这么厉害…”
正在喂马的盖洛听到朋友担心的声音,连忙跑过去。他把头伸到在两人之间,也皱眉看着麦希的手掌。
“尤里森说的对。整趟远征下来如果您一直忍着的话会变得更糟。用治愈魔法会不会好一些?”
“我、我没事。我不能对自己的身体施魔法……这就像、像用自己的血来止渴一样。除非是致命伤,要不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它自愈…还有…我想尽可能地保存亲和力。”
“但是,您还是很疼啊…”
麦希对他们的大惊小怪的样子叹了口气,坐在草地上的斗篷上。
“真的,我、我没事的。就算我用了治愈魔法…只要骑马,我的手还会变成这样。我不能每次都给自己治疗吧。就算再疼,还是让身体适应一下吧…”
她自信地向他们展示了双手。
“再这样下去,过几天就会长出茧子了。等我的手掌变得粗糙了……不管骑、骑多远都不会再疼了。”
尤里森看着她的手,表情复杂,想着解决办法。然后,他急忙走到绑在马鞍上的包前,翻了个遍。
“现在,请戴上这个。”
麦希看着他递到她面前的皮手套。“你不是……不是给自己准备的么,尤、尤里森?”
“我只是以防万一。我不需要,所以请您安心的戴着。”
麦希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接过了手套。说实话,她的手心有些酸痛。她把手伸进柔软的棕褐色手套,小小的手掌戴上了大大的手套,里面留出的空间足够再容纳下一只手。
“尤里森……你的手比看起来要大。”
麦希注意到尤里森的手指与她的手指相比有多么的修长,她有些惊讶。尽管这个小见习骑士长着一张精致的脸庞和修长的身材,但他依旧是个男人。尤里森脸红了,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然后从包里掏出皮绳。
“我把它系在您的手腕上。如果骑马的时候手套掉下来了那就更麻烦了。”
麦希无言地举起双手,尤里森笨拙地将绳子分别缠在手套上并系在她的手腕上。
“是不是太紧了?”
“……正正好好。”
她挥了几下手来证明,满意的笑了笑。
“谢、谢谢。我会……好好戴着它们的。”
“没什么。”
麦希戴着手套的吃完了她的食物。她看着远处的利夫坦,他正在看地图和其他骑士讨论路线。下令后,他将地图重新折叠起来,塞进包里。麦希坐在那里,等着他过来跟她说话;然而,他只是微微敛眉,把马鞍放在泰伦身上准备出发。麦希的眼睛因他不满的态度而垂下。
在利夫坦昨天照顾她之后,麦希以为他们之间会恢复正常。难道利夫坦还在因为她不听他的话,誓死要参加远征的事情而生气么?麦希本想先打破僵局跟他说话,但还没等她想完,利夫坦就已经骑上了马,冷声喊道。
“别闲坐着了,我们现在就要动身了,从这里开始,我们进入了半龙的领地,一刻也不要放松警惕!”
骑士们骑上马列队,麦希也赶紧把马鞍放在马背上,迅速跳到雷姆身上。领头的利夫坦转头查看着她的情况,然后以极快的速度骑着他的马穿过平原。
他们像一阵风一样穿过郁郁葱葱的绿色田野。麦希感觉到凉风舒爽的佛过着她的脸庞,不禁笑了起来。她知道现在不是享受骑马乐趣的时候,但这是她第一次在开阔的平原上如此自由地策马奔跑。与之前那可怕的山路相比,她此刻的心是那样的充实。
她明亮的眼睛环顾四周。天空晴朗万里无云,深蓝色的溪水流过野地,晶莹剔透,在初夏明媚的阳光下,连野花都绽放出灿烂的生机。周围的景色是如此的平静,让她难以相信凶恶的怪物大军就在朝着他们靠近中。
#在橡樹下 
分類:藝文

暂时还挺闲。

評論
上一篇
  •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八十三章
  • 下一篇
  •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八十五章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