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分享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九十二章

第一季 第一百九十二章
韩文原版第一季第128章
原作名:상수리나무 아래 Under The Oak Tree
原作者:김수지 Suji Kim
英中译者:辣辣
* 原作分级为R19,未满18岁请勿阅览 *
•原作为韩文轻小说,本译作由英文版再译为中文。
•用爱发电,单纯分享无盈利。
•请勿任意盗用、转载或用作商业用途。
•译者并非专业翻译,若有不足之处请多多包含。
•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
•Nonprofit translation. All copyrights reserved by the original author. English edition via lightnovelheaven.
在橡樹下

确定工人们把装着水的桶和饲料槽放到货车上后,利夫坦终于转头看向麦希。
麦希对他冷峻的表情歪了歪头。他那双锐利的眸子里满是不悦,带着她来到马匹前,轻轻叹了口气。然后,他从绑在马鞍上的包里掏出东西。
“昨天买的。我选了里面最轻的一把,所以就算是觉得麻烦也一定要随身带在身上。”
麦希瞪大了眼睛,看着那把长约三十厘米的匕首。利夫坦小心地在她腰间系上一条结实的腰带,并将刀鞘装着的匕首挂在她的腰臀间。
“我真不想给你这么丑陋的东西,但是…”他皱眉,低头看着她,神色复杂。“在我听说你独自一人手无寸铁的在山里迷了路,我的整个世界都陷入了黑暗的深渊。你最少要有一把匕首。”
“谢、谢谢,我会好好使用它的。”
“我把它给你并不是为了让你用它,这只是以防万一。”他厉声说道,但很快又哼了一声。
“不过,我晚点儿会教你怎么用它。”
麦希点点头,一副感激的样子。尽管利夫坦将她视为这次远征多余的累赘,但利夫坦给了她一件武器,这一事实让她感到很高兴。看着麦希的反应,利夫坦有些心烦意乱,只是摇了摇头,带着她回到了客栈。他们很快吃完简单的早餐,立即离开了村子。
麦希轻松地骑着她的马穿过广阔的平原,骑士在她四周保护着她。与颠簸的山路相比,他们周围一望无际的平原更容易前行。铺着细草的平坦土路,让她有种踏上云端的感觉。麦希抬头看着晴朗无云的蓝天,然后转身看到两辆滚动着的货车,在他们身后摇晃的吱嘎作响。从镇上带来的两匹额外的马拉着货车,尽管运载着装满干草、水桶、食物和木柴的车,但它们的体力还是能跟得上战马的步伐。
“我们真的需要那么多水…和干草吗?”
伽贝尔骑着马离麦希很近,他抬头看着天空回答道。“尽管道路附近有一条小溪,但我们继续前行的话,几乎不可能找到草或水塘。而且从现在来看,至少几天内都不可能下雨。所以实际上我们带的补给还不足以供给这些马匹。”
听到这话,麦希有点担心,雨可是在远征途中不怎么受欢迎的客人:靴子和衣服会淋湿。也会让行动变得很不便捷,更不用说经常被毁掉的草药和食物了。
然而,骑在空旷荒凉的平原上,却没有一棵树来遮挡夏日强烈的阳光,也是另一种的折磨。麦希眯着眼看着烈日,擦去已经开始从鼻梁上滴下来的汗珠。在中午来临时,只会变得更热。
而正如她所担心的那样,当太阳升到他们头顶时,热浪席卷而来,灼烧着他们的皮肤。马匹发出嘶嘶的呼噜声,就连面无表情的骑士们,也变得都汗流浃背。他们穿过了一丝阴凉都没有的空荡的平原,最终在一条小溪旁停下来休息。
马匹贪婪地喝着水,男人们用面包和干肉当作一顿简单的午餐,吃完后又毫不迟疑地再次奔赴一望无际的荒野。麦希从没想过自己会在短短半天的旅行中就开始思念爬山的日子。她想念树荫和山间冰冷的泉水。她叹了口气,望向前方荒芜干涸的平原。头顶的烈日让她头皮发麻,背上的汗水不断滴落。
在他们终于停下来在一个巨石星散的地方扎营时,麦希感觉自己就像是用醋腌过的菠菜。满头大汗的麦希笨拙地从马鞍上下来。前一天刚仔细洗过的澡,一天就泡汤了,她心里很不爽,在远征的期间还是放弃讲卫生的念头吧。
麦希步履沉重地走到骑士们聚集的地方帮忙喂马。尤里森阻止她,但看到每个人都在不知疲倦地工作着,而她一个人格格不入地坐在那里,这让她感到很不舒服。麦希走到货车的补给处,抱起一堆干草,装在桶里,拎到马匹那里。她还在桶里装了水帮忙去给马喂水。
然而,带着几名骑士前去探查周围是否有怪物的利夫坦,回来后看到她时蹙起了眉头。
“别管这些杂事,好好休息。”他抓住麦希的胳膊,将她拉向搭好的帐篷。
麦希一脸不满的看着他,无奈的点了点头,她知道和利夫坦争辩是没有意义的。虽然身体已经适应了旅行和露营,她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疲惫了,但她的体力仍然无法与每天严格训练的骑士们相比。
就像利夫坦说的,最好尽可能多地恢复她的体能。麦希蹲在帐篷入口附近,眺望外面的广阔草地,现已经被落日染成了红色。
利夫坦把食物放在托盘上,然后直接送到帐篷里。她一边看着日落,一边用大麦面包、咸肉和土豆做成的炖菜填饱了肚子。她一干二净的吃光了所有的东西。
“大腿还疼么?”
“没…没那么疼了。我现在已经习惯长时间的骑、骑马了…”
事实上,她的大腿内侧和肩膀还很痛,但麦希想尽量地装的像一点。利夫坦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眼睛在她的身上打量着,似乎是想从她的话中看出什么破绽,然后站了起来。
“好,睡前我教你怎么用匕首,跟我来。”
“现…现在?”
“对你来说是不是太难了?”
麦希连忙摇头,从座位上起身跟在他身后。利夫坦带着她去了离帐篷远一点儿的地方。
“现在,拔出匕首。”
环顾四周,看到坐在篝火边的骑士们,一边吃着饭,一边好奇地盯着他们看。在他们站在众目睽睽之下时,麦希感到越来越不舒服。
她尴尬地咳嗽了一声,然后伸手去拿系在她腰间鞘里的匕首。为了掩饰尴尬,她想轻而易举地将它取出,但刀刃仍然顽固地卡在皮鞘里。
麦希感到很丢脸,她用手抓住刀鞘,用力一寸一寸地挪动着刀刃,最后将它握在了面前。利夫坦双臂交叉,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你把它拿反了。刀刃的那一面应该朝上。”
他指了指匕首弯曲的部分。麦希迅速地将匕首转了过来,然而,在利夫坦检查她错误的站姿时,利夫坦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匕首是用来刺人的武器,不是像剑那样挥舞的武器。不应该这样拿着,这儿,像这样…”
他握住麦希的手,将刀刃调整成一个接近水平的角度。
“很好,现在用这个来刺我。”
利夫坦后退三步,漫不经心的说道。麦希只是呆呆地看着他,不知道她是否听错了。
“我…我该怎么做?”
“试着用匕首来刺我。”
“万、万一我伤到了你怎么办?”
看到麦希对他的要求吓了一跳,他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天底下还没有什么人能用那个伤到我的。现在不要在意那些没有的事,用那个来攻击我。”
麦希面色泛红。当然,她不可能伤到这个大陆最强骑士的一分一毫。不过,他那傲慢嚣张的气焰,有些过分了。麦希狠狠瞪了一眼,然后闭上眼睛冲了上去。
然而,刚迈出两步,她的脚就被岩石边绊住了,身体向前一转。她失去平衡,胡乱地挥舞双臂,匕首从手中飞出,掠过正在饶有兴趣地观看惊险表演的骑士们的头顶。他们端着盛满炖菜的碗赶紧躲开了。
在她倒地之前,利夫坦飞快的跑上前去接住她,他叹了口气。“你为什么在向我进攻时闭上眼睛?人们进攻时不应该直视对手吗?”
麦希羞的两耳通红。“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尝、尝试,下次…就不一样了。”
利夫坦看着她,挑起疑问的眉头。他接过匕首,又往后退了一步。
利夫坦很快就发现她没有战斗的天赋,她几乎没有协调能力。麦希柔弱的手腕挥舞着匕首,每次碰到他的金属手甲时,匕首都无助地弹飞了出去。
利夫坦耐心地解释了如何正确握住匕首并有效地刺入要害点部位,但即便经过多次尝试,结果也没有任何改善。她只是天生反应迟钝和动作不协调。
麦希转动她酸痛的手腕看着他。麦希越来越担心利夫坦会加深对她的偏见:她是一个细软娇弱的精致贵妇。
“这样不行,我们得更警觉点儿。”希伯伦摇摇头,一边嚼着干肉,一边喃喃自语。
他可能是在自言自语,但他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麦希听到了每一个字,她心灰意冷,挫败地垂下肩膀。利夫坦似乎也同意希伯伦的说法,但他至少没有大声说出来,而是捡起了掉落的匕首,重新插回了她的腰间。
“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你一定累了,去休息吧。”
麦希担心他已经放弃教她了。“明天可能会不一样。你明天…能教我吗?”
“视情况而定。”他模棱两可地回答,带着她走向帐篷。
麦希困惑地看着他。“你呢,利夫坦?你不回帐、帐篷里吗?”
利夫坦抿紧了双唇,给了她一个冷漠的微笑:“我晚点回,你先睡吧。”
或许他是想着回到帐篷外面睡吧。麦希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独自走进了帐篷。在阳光下晒了一整天,现在又做了训练,她真的没有力气了。她按摩手腕上的刺痛感,然后脱下靴子放在一边。
麦希太想洗掉身上干涸的汗水了,但她知道水将成为一种稀缺资源,不能浪费在不必要的事情上。她解开腰带,把它放在一边,钻到毯子下面,把包当成枕头。
太阳已经完全下山了,凉爽的微风代替了炎热,但衣服粘在黏糊糊的身体上的不快,让她仍然辗转难眠。临睡前,麦希真诚地祈祷着他们第二天能找到一条小河或小溪流。

希伯伦的反应简直笑死!
利夫坦给麦希这把匕首内心其实特别矛盾纠结
一方面觉得有他在身边 麦希不可能有危险
另一方面觉得不给担心她没有防身的武器
而给了就代表着将来她可能会遇到危险用上这把匕首
而让麦希遇到危险 这是他最不想经历的事
再次提醒大家:
记得订阅或者收藏我新的博客地址
https://lionlala0731.mystrikingly.com/
现在可以评论留言了
虽然不太方便 但是还是很期待以这种方式来跟大家分享感受~
#在橡樹下 
分類:藝文

暂时还挺闲。

評論
上一篇
  •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九十一章
  • 下一篇
  •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二季 第五章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