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分享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九十八章

第一百九十八章
韩文原版第134章
原作名:상수리나무 아래 Under The Oak Tree
原作者:김수지 Suji Kim
英中译者:辣辣
* 原作分级为R19,未满18岁请勿阅览 *
•原作为韩文轻小说,本译作由英文版再译为中文。
•用爱发电,单纯分享无盈利。
谢绝一切形式的盗用、转载或用作商业用途。
•译者并非专业翻译,若有不足之处请多多包含。
•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
•Nonprofit translation. All copyrights reserved by the original author. English edition via lightnovelheaven.
在橡樹下

表演结束后,倚在栏杆上的骑士们纷纷鼓掌。麦希紧随其后也赶紧拍手称赞水手。
“真是一场精、精彩的表演。但与我在祭典上听到的歌曲相比…我觉得有点不一样。”
“阿德里安的诗歌在不同地区版本略有不同。这是这首歌的第二节,起源于罗燕的都城吉莉安。这首歌词不合夫人的意吗?”
麦希连忙摇头。“这是一首非常…动听的歌。”
“我很高兴夫人喜欢它。”
水手的嘴巴大张,露出灿烂的笑容。他将一只胳膊放在自己的腰腹前,礼貌地鞠了一躬。利夫坦在麦希身边默默喝着汤,他从口袋里翻了翻,朝水手扔了一个迪纳尔。
“这是让我妻子开心的奖励。有空的时候,给她演奏她想听的歌曲”
“这是我的荣幸。”
水手的嘴裂成了半月形,为一枚金币丰厚奖励而感到高兴。利夫坦把他的空碗放在一边,然后催促麦希也快点把汤喝完。麦希喝完剩下的肉汤,黎明的微光渐渐接近。她看着银白色的晨曦照在深蓝色的海面上,利夫坦护送她回到他们的房间。他站在门口,轻轻抚摸着麦希的脸颊。
“再睡一会儿,中午我们就会离开危险的水域。”
“利夫坦…你不累吗?”
看着麦希担忧的表情,利夫坦嘴角浮现出淡淡的笑意:“这没什么,别担心我,放心吧。”
然后,他低下头,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然后关上了门。麦希苦涩的笑了笑了,利夫坦似乎没有意识到,她怎么可能做得到像他说的那样,怎么可以做得到不关心他,还让自己的心情舒畅。麦希艰难地走到舷窗前,凝视着汹涌的大海。船在波涛中奋力前行,许久,在令人窒息的寂静中只能听到波涛汹涌的海浪声。很快,在海对岸隐约可见的岩壁也消失在视线内了。
在他们完全驶出塞壬的领地后,疲惫的水手们从甲板上下来好好地吃饭睡觉。骑士们也脱下盔甲准备休息。只有利夫坦爬上了舰桥,与船长讨论着并保持着警惕。等他终于回到房间脱下盔甲,好好吃上一顿饭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
“船长说,最迟明天早上,我们就可以到达克里萨姆特河岸边。然后,我们将在河中航行半天后到达莱文。”
麦希的眼睛睁大了,她的心脏在剧烈跳动的同时又沉了下去。利夫坦喝了口啤酒,继续用生硬直白的语气说。
“那边通常是一个嘈杂而繁华的城市,但现在情况可能并不那么乐观,因为这些天可能会有一群巨魔潜伏在他们的头上。如果人们看起来有点警惕,请不要介意。”
“有没有可能…在首都…发、发生危险的事情?”
“那绝不可能发生。”他一口气吃完了桌上的饭菜,一边嚼着苹果,一边冷冷的断言。“魔物不会再往南迁徙了。我们会夺回他们占领的城堡,营救出我们前面的远征队。你只要在修道院呆上几个月。”
他把苹果核扔出船外,舔了添手指上的果汁。尽管他看上去像一只躺在岩石上放松的老虎,但他的眼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我会在风季到来之前结束这场战争,带你回阿纳图尔,你只要再等一等。”
麦希感觉到她的心脏在胸膛上砰砰直跳,喉咙发紧。防火季才刚刚开始,就连一向自信的利夫坦也预计到了这场战斗至少会持续几个月。她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然后利夫坦将她拉到膝上抱住了她。她不敢相信明天就要和利夫坦分别,就像一个刚从噩梦中醒来的孩子,深深地钻进他的怀里。
麦希搂住他的脖子,紧紧地抱他,他们的呼吸变得有些窒息。利夫坦深呼吸了一口气,把脸埋在她的发丝间。夜间的空气让她的颈背很凉,而因利夫坦灼热的呼吸而热了起来。麦希靠在他的肩膀上,用颤抖的声音嘟嚷着。
“你一定…要快、快点回来接我。”
“…我会的。”
利夫坦的身子也在微颤,将她抱在怀里,放在床上。麦希抬头看着他,眼神颤抖着,感觉自己的血液在加速流动着。利夫坦在她的太阳穴和颈背上落下无数羽毛般的吻,抚摸着她薄薄长袍下的小丘。他湿润的双唇在她锁骨处游移着,然后移到她绵软之间的山谷。他抬起头,用他的吻捉住了她的唇,麦希闭上了眼睛,沉浸在让她浑身都融化的热气中。
***
第二天,麦希在海鸟的叫声中醒来。她从床上起来,走近舷窗,向外望去,看到鸟儿在微光的水面上翱翔,拍打着翅膀。她目不转睛地看着它们,这时利夫坦也醒了过来,从床上起来,在她身后抱住了她。
“看什么呢这么入迷?”
“我听到了鸟、鸟儿的声音。一直没有见到过海、海鸟。”
“通常只有在靠近陆地的时候才能看到鸟类。它们很少飞去海中央。”利夫坦将鼻梁抵在麦希的颈背上,用黑色的眼睛凝视着大海。他的嘴唇间发出微弱的叹息。“看来我们会比原计划提前到达目的地。我们必须要做下船的准备了。”
然后他慢慢地将自己的身体从她身上抽离。麦希用尽了她所有的自制力,不让自己粘在他身上。他们用仆人带来的干净水默默地清洗了他们的身体,换上了整洁的衣服。利夫坦像往常一样自己穿好盔甲走出了房间,麦希紧随其后也上了楼来到甲板上。正如利夫坦所说,内陆正在向地平线的尽头缓缓浮现在眼前。
“全体水手,就位,准备划桨!”
在船长的命令下,水手们冲下楼梯去划桨。很快,这艘船小心翼翼地避开礁石靠近陆地。沿着岩壁环绕的内陆航行了一段时间后,一条宽阔的三角形河口映入眼帘,接连着克里萨姆特河的翡翠水域和西海。水手们拉起船帆,拉紧绳索,然后奋力向河上游划去。身着全副盔甲的骑士们下到马厩,给马匹放上马鞍,装上行李。尤里森和盖洛接过麦希的行李,给雷姆安上了马鞍。
麦希专注地看着沿河岸排成一排稀稀拉拉的小木屋和其他渡轮,船在河里航行,船身在剧烈的摇摆和晃动。水鸟一头扎进宽阔的河里去抓鱼,然后又飞回了天空。她还看到装满了丰富货物的小商船经过。随着他们向上游航行,船只和木船的数量越来越多,很快就出现了一个排满巨轮的码头。利夫坦将手放在栏杆上,开口说道。
“那是黎巴顿的都城莱文。”
麦希惊讶地望着巨大的港口。整座城市中,数十艘巨轮和高大的白色建筑整齐地堆叠在一起。黎巴顿散发着一种无法被视为邻国的异国风情。莱文的所有建筑都呈方形或拱形,完全背离了古罗燕屋顶呈尖顶状的传统建筑风格。莱文的墙壁和城墙都呈现出奇妙的白色。
“那边是你要待的修道院。”
利夫坦指了指坐落在山边的巨大神殿。麦希用好奇的目光看着象牙柱环绕的白色建筑,这与她的预期完全不同。仅仅是外观就不同于她所知道的那些荒凉、封闭的修道院。
“这、这不像修道院…它看起来更像一座古、古老的神殿……”
“正如你所看到的,这里所有的建筑都遵循前罗燕时代的风格。这是因为黎巴顿保留了古时的建筑设计和生活方式。除了北部地区外,该国大部分地区都遵循新教教义。”想到他在黎巴顿当雇佣兵时间的长短,利夫坦了解这么多黎巴顿的历史也并不意外。
麦希稍微松了口气,她从小就接受一个遵循旧教会教义牧师的严厉教育,这位牧师对天主教会的教义非常坚持,所以她曾暗自担心留在一个生活方式很严苛的修道院里。
在他们的船靠近港口时,水手们在甲板上忙碌地跑来跑去,抛下粗绳,放下锚,将船紧紧地系在码头上。看到威登的旗帜在风中飘扬,一群好奇的人聚集在他们的船附近。水手们迅速放下跳板,将坚固的木板牢牢固定在地上,然后骑士们将马排成一列。
黎巴顿的人们很快意识到,世界上最强大的骑士是来将黎巴顿从危机中解救出来的,他们开始齐声高呼。
“伟大的维格鲁化身卡吕普斯!”
极其热烈的欢迎让麦希警惕和担心的顾虑一扫而光。她骑上雷姆,跟着骑士穿过拥挤的人群。利夫坦带领骑士走在最前面,散发出强大的气场。坐在黑马之上俯视着前方,他那阳刚的脸庞,散发出比任何贵族都要威严的气息。宽阔的肩膀和肌肉修长的双腿完美地驾驭着他巨大的战马,散发出一种克制的力量。
黎巴顿的人们聚集在港口周围,看着击败巨龙的骑士,似乎对他的容貌彻底地着了迷。屠龙骑士团所到之处,都会向他们洒上五颜六色的鲜花,热情地挥舞着白手帕。
“感谢您百折不挠的一路走来,威登最强的骑士,利夫坦·卡吕普斯爵。谢谢您来帮助黎巴顿。”
穿过大路向大殿行进的屠龙骑士团面前,拿着黎巴顿皇族旗帜的骑士们忽然走了出来。麦希从后面探出头来,看到大约三十名身穿银灰色盔甲的骑士站在林荫大道中央。而最前面,一名中年男子骑着一匹红褐色的战马迎接他们。利夫坦朝他走去,直言道。
“…好久不见,德鲁克·阿伦大公(Grand Duke Druick Aren)。”
被称为大公的人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客套的语气顿时一变,仿佛在和老熟人聊天。
“很荣幸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已经六年了。不,又一年过去了…所以你打败我的弟弟已经七年了。”
听到贵族的话,麦希汗如雨下。难不成这个贵族对利夫坦怀有敌意?然而,出乎她的意料,男人干脆牵着马走到利夫坦身边,友好地笑着朝利夫坦伸了出手。
“我听说你已经成为比当时更优秀的骑士了,居然变得这么有男子气概了。要是赛如尔(Sejour)发现你的体格比他还壮硕,他肯定会暴跳如雷的。”

如果没记错的话 打败大公的弟弟 是在剑术比赛的时候的事情
分别离我们越来越近了…因为很抗拒这段剧情导致翻译的越来越慢了
#在橡樹下 
分類:藝文

暂时还挺闲。

評論
上一篇
  •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九十七章
  • 下一篇
  •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九十九章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