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二百零二章

第二百零二章
韩文原版第138章
原作名:상수리나무 아래 Under The Oak Tree
原作者:김수지 Suji Kim
英中译者:辣辣
* 原作分级为R19,未满18岁请勿阅览 *
•原作为韩文轻小说,本译作由英文版再译为中文。
•用爱发电,单纯分享无盈利。
谢绝一切形式的盗用、转载或用作商业用途。
•译者并非专业翻译,若有不足之处请多多包含。
•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
•Nonprofit translation. All copyrights reserved by the original author. English edition via lightnovelheaven.
在橡樹下

麦希连忙屈膝还礼。意识到眼前的青年是圣骑士团的团长,她紧张地心都揪了起来。
她握紧了口袋里的信。不管她怎么想,让圣骑士团长代办送信之类的差事她都觉得不妥。夸赫尔的凝视让麦希感到不自在,她向后退了一步
“我很抱歉…打、打断了你们。”
“没什么,如果夫人有什么想问的,请尽管开口问。”
大公友好地微笑着说道。犹豫了片刻,放下了焦虑的思绪,麦希终于开口说话了。
“如果不算太、太无理的话…我想给我丈夫送一封、一封信…”
“一封信?”
大公一脸好奇地看着她。麦希在原地扭捏着,从口袋里掏出那封信。她花了很多的精力才写好的那封信,在短短一个小时之内就皱成了一团,她的脸颊通红,试着把皱褶弄平。
“您能不能把这个送给我丈夫?里面没什么…重、重要的内容。我只是想让他知道我过得怎么样。”
“你是要我把这封信交给他吗?”
圣骑士用干巴巴的语气问道。他冷漠的目光让麦希压力很大,让她有些语无伦次。
“如果不会给阁下带来太多麻烦的话…在您到了路易贝尔见到我的、我的丈夫时…如果…如果您能把它给他的话那…”
面对那张如同带着面具般毫无表情的脸时,麦希的声音开始哽咽。她已经满头大汗了,甚至想厚着脸皮去求情,但大公却突然插了一嘴,带着一脸不安的表情。
“卡吕普斯夫人,圣骑士将从路易贝尔的东部边界进驻。屠龙骑士团驻扎在西部边界,所以他们不会立刻就碰面。”
“我、我明白了。我之前不知道…”
她把信揉成一团,失望地垂下视线。一直盯着她看的圣骑士突然开了口。
“等我们发动进攻时,肯定会遇到的。”(英译没有这句,韩文原版有)
接着,圣骑士从她手中拿过信,他的笑容略显僵硬,尽管表情坚忍,但他看起来十分平静。
“可能不会立即送到他手中…不过一见面我就交给他。我欠他的个人情。”
一阵短暂的兴奋掠过,夸赫尔奇怪的语气让她有点担心。麦希困惑地看着他。
“那么…拜、拜托了。”
听到麦希恳求般的回答,男人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然后,他将信塞进袍子里,轻声说道。
“我肯定会交到他手里。放心。”
“那么,看来万事俱备,我们该启程了。”
在阿伦大公的催促下,夸赫尔·里昂爵在她面前鞠了一躬,迈着优雅步子走下楼梯。麦希茫然地看着年轻人穿过队伍。圣骑士的旗帜在夏日的风中狂舞,仿佛在宣告着一场激战的开始。
“请见谅,夫人。”
“啊…抱歉,耽、耽误了您的时间。”
大公对她笑了笑,表示一切无妨,便下楼跟在圣骑士后面。麦希看着他们准备离开,然后她回到修道院。
她的心跳得飞快,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闭上了眼睛。现在她能为他们做的就是祈祷一切顺利。
***
圣骑士参战的十天后,重新夺回路易贝尔的消息传遍了首都。全城都爆发出欢呼声和庆祝声;直到死在战场上的士兵和骑士的尸体接二连三地运回城中。一长队装满尸体的马车排满了神殿的庭院,人们聚过来查看他们的家人是否在其中。
麦希也和黎巴顿的妇人们一起赶来了,她既焦急又紧张,不知道他们中间有没有她认识的人。尸体的状态和麦希想象的完全不同,虽然为葬礼做准备,尸体都清洁过了,也穿好了衣服,但假肢无法掩盖那些人死亡时的惨状。四肢完好的尸体很少,有的因为在战争中被斩首,他们尸体的面部都蒙上了黑布。
麦希脸色惨白,看着牧师们小心翼翼地将尸体放入各自的棺柩里,几位贵妇当场就晕倒了,她也快要昏厥了,但她压抑着恶心的感觉。她需要确定是,无论是利夫坦还是屠龙骑士团的骑士们都不在其中。
麦希在一排排的尸体中徘徊,吞下了呕吐的冲动,她挣扎着去看和去辨认每一张面孔。一阵难以忍受的眩晕后,她迅速离开,蹲在神殿泥潭角落的一棵树下。其中一位女士担心她的状况,跟在了她身后。
“你还好吗?”
麦希带着颤抖的眼神抬起头来。是不久前自我介绍的那位少女,伊德西拉·卡里玛。年轻女子棕褐色的眼睛担忧地注视着她。
“你脸色不太好,要不要请牧师过来?”
“哦,不、不用。我只是有、有点…头晕。你呢,卡里玛小姐,你还好吗?”
“我没事,我是骑士世家的小姐,这点倒是无所谓。”少女勇敢的抬起头,但脸色却和她一样惨白。伊德西拉转过去环顾一排排的棺材,仿佛在掩饰自己的软弱。“还好我哥哥不在他们当中。我问过运送尸体的士兵,他们说被困在路易贝尔的大部分人都是安全的。”
“真、真的吗?”
麦希想起鲁斯和其他的屠龙骑士团的骑士们,一股希望的浪潮在她心中涌动;然而,在她回忆起伊德西拉提到“大多数”人是安全的时,这中感觉很快就消失了。麦希再次看了看那了几十具尸体,很快就让颤抖的心平静了下来,重新站起来走到正在收尸的牧师中间。
院子里的人们看到了牧师在为尸体附上身份证明时,她们感到宽慰和悲痛在交织。到处都可以听到如释重负的叹息和悲痛欲绝的哀号声。直到最后一具尸体的名字被确认后,麦希才放松下来。她浑身冷汗,踉跄跄跄地走下楼梯。
她整个人都在颤抖,心中如释重负,但与此同时,她感到一股寒意在她的骨子里蔓延。她紧紧握住了自己冰冷、汗湿的手。伊德西拉见她虚弱的样子,连忙走到她身边。
“夫人,我们先回修道院吧,我陪你。”
“谢、谢谢你。”
麦希蹒跚地爬上楼梯,左右摇晃地靠在比她稍高的小姑娘身上。顿时,羞耻感笼罩了她。伊德西拉只有十八岁,尴尬的是一个比她小四岁的女孩,都能比她承受多得多。在她颤颤巍巍的腿迈进大教堂时,她努力地挺直了身子。
“我现、现在好多了。我可以自己…走了。”
“没关系。夫人要是昏倒了,有我在身边扶着你,我还能安心点儿。”
麦希对她坦率的话皱起了眉头。“…我不会昏倒的。”
女孩仔细打量着她的脸,缓缓点头。“我知道了。说实话,我很惊讶。我还以为卡吕普斯夫人会是第一个晕倒的人。”
“你…是在嘲笑我、我吗?”
女孩脸红了,叹了口气。“我不是故意冒犯你的,如过让您感到了不快,我道歉。我的表姐艾丽莎经常跟我说,我会因为我的直率而惹上麻烦。”
“…我觉得她说、说得对。”
女孩对着麦希讽刺生硬的语气微微一笑。“夫人看起来心很软,但实际上,我想你没那么心软吧?”
“别、别开玩笑了。这…并不好笑。”
“我是认真的。艾丽莎无法冷静的面对那些尸体,所以她几乎立刻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顿时,她的脸色暗了下来,伊德西拉说。“但这不是她的错。艾丽莎胆子很小。而且她非常的爱厄尔巴(Elba)。她害怕的根本不敢去看。她不想看到厄尔巴出现在那些被打败的男人中。”
“厄尔巴…是谁?”
麦希好奇地问道。她觉得与伊德西拉交谈有助于让她平静下来,并将那些死去的人挥之不去的面孔从她的脑海中抹去。
“厄尔巴是厄尔巴特·卡里玛(Elbarto Calima)的昵称,他是我的二哥。艾丽莎和他在十二岁就订婚了。他被任命为骑士的那一刻,他将自己的骑士效忠宣言献给了艾丽莎。”
“很少有人会把骑士效忠宣言…献给订、订婚的那个人。”
传统上,骑士将他们的效忠宣言献给王室的女士或他们所侍奉领主的妻子或女儿。伊德西拉点点头,表示黎巴顿的骑士文化传统与威登的并没有什么不同。
“那两人的情况真的很特别,艾丽莎知道哥哥还活着一定会很高兴的。现在,我们坐下休息一下吧,我的腿都开始疼了。”
他们在花园里的一个凉亭前停了下来,麦希坐在椅子上,颤抖着呼出一口气。伊德西拉坐在她对面,默默地拉直裙子的褶皱。虽然她跟麦希并不是很亲近,但两个人互相的陪伴对彼此都是一种安慰。如果她按照自己的计划一个人回到房间,那些残肢的尸体画面会一直萦绕在她的心头。
突然,麦希明白了伊德西拉为什么会帮助她。这个年轻的女孩她自己也需要镇定下来。
伊德西拉给了她一个僵硬的微笑,双手手搭在膝盖上。“接下来几天,牧师和修女会忙着办葬礼。”
“但、但是…既然战斗结束了,所有的骑士不都该回来了吗?”
“你没听说吗?”女孩瞪大了双眼问道。“盟军决定向北行进。现在他们成功地夺回了路易贝尔,怪物军队正在撤退到帕梅拉高原,骑士们将继续追击它们。他们还将夺回被怪物占领的其他领土。”
“那、那……”麦希止不住颤抖的双唇结结巴巴的问道。“那…那这一切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这个愚蠢问题没有人知道答案,尤其是和她坐在一起的少女。伊德西拉紧闭双唇,麦希虚弱地将头靠在石柱上。尽管夏天炎热潮湿,但她还是浑身发冷。路易贝尔之战只是一个开始。每隔三四天,士兵就会把装满尸体的马车运回来。正如伊德西拉所说,牧师们一整天都在忙着准备和主持葬礼。安魂曲的歌声在大殿里里回荡。
如果没有恰当的葬礼和净化的仪式,那些失去生命的人可能会成为食尸鬼或巫妖。正因为如此,每天有数百具尸体供奉在神殿里,死者家属挤满了整个神殿。修道院虽然很安静,但大殿中却每天都响起哀号和哭泣的声音。
阴森森的气氛,就连阿伦大公都赶来了,他主动提出要在自己城堡里为麦希准备一个住所。然而麦希拒绝了,因为盟军的消息传来时,神殿能第一时间接到消息。

虽然我真的非常不喜欢他们分别的章节 但是这些章节都非常值得阅读
作者亲妈把亲人和爱人上战场而你不得不在家等候消息的那种场景描写的特别真实
特别是认领尸体那里 害怕熟悉的人出现在那堆人当中但你又不得不去确认 而这种折磨每几天就要经历一次
看完这章我85%可以确认麦希这时候已经怀孕了T^T
本以为放假了会速度快一点 但是这几天一直在复制粘贴保留现存的英文版 今天终于把这件事弄完了 话说我真的觉得好傻 也是叫“老贺”的小伙伴提醒我 我才想到还可以这样存起来!
再加上这两天又迷上了其他的小说 剧情跟橡树的开端情节有些类似 我就要不可自拔的爱上除了利夫坦以外的男人了(呵 果然我这种女人就吃这一套)
#在橡樹下 
分類:藝文

暂时还挺闲。

評論
上一篇
  •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二季 第六章
  • 下一篇
  •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二季 第七章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