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二季 第十一章

第二季 第十一章
英译版 第269章
原作名:상수리나무 아래 Under The Oak Tree
原作者:김수지 Suji Kim
英中译者:辣辣
* 原作分级为R19,未满18岁请勿阅览 *
•原作为韩文轻小说,本译作由英文版再译为中文。
•用爱发电,单纯分享无盈利。
谢绝一切形式的盗用、转载或用作商业用途。
•译者并非专业翻译,若有不足之处请多多包含。
•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
•Nonprofit translation. All copyrights reserved by the original author. English edition via lightnovelheaven.
在橡樹下

麦希双手接过它,这是用火系魔法师制成的小型暖手器。阿莱克一边害羞地说话,一边揉着鼻梁。
“你不会再回来了,对吧?这是送别的礼物。”
“谢谢你,阿莱克。”
麦希尴尬地表示着谢意。这一刻,她才意识到她必须要和在这里结交的朋友们告别了。 他们抬头看着她,麦希站在那里发着呆,双胞胎依次拍了拍她的肩膀。
“保重,注意身体。如果有机会的话,记得给我们写信。”
“我一定会跟你们保持联系的。大家多多…保重,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所做的一切。”
“如果你心存感激的话,那就够了。”
双胞胎傲慢地吐出了这句话,接着去唠叨自己的姐姐。与此同时,麦希也向其他前来送行的学员们告别。过了一会儿,马车开始一辆接一辆地移动。麦希从窗户探出头来,凝视着修剪整齐的花园,广阔的庭院里摆满了奇怪的装置,在朦胧的薄雾中耸立着巨大的塔楼。原本以为离开会释然,没想到却意外地感到孤单,心里有一个角落里空荡荡的。因为对利夫坦的愧疚之情,她强迫自己不要对这座岛产生任何感情,但最终,她无可否认地喜欢上了自己在这里的生活。
麦希看着随着距离越来越远而逐渐退去的塔楼,她苦涩地喃喃道。“…这段时间谢谢你们的照顾。”
***
他们的海上旅程很顺利。虽然第一天海浪猛烈地拍打着他们的船让她晕了船,但到了晚上,海面平静了下来。麦希走到甲板上,看着云雾缭绕的天空和布满白色泡沫的漆黑大海,然后她在船舱里看着魔法书。这是她来到世界塔后第一次感到很悠闲,但她既不自在也不满足。在他们的船向前航行时,她感到内心的焦虑越积累越多。是的,她会不惜一切代价与利夫坦重聚,但随着那一刻的临近,逃跑的冲动萦绕在她的心头。
麦希回忆起离开阿纳图尔前一天与利夫坦的谈话。没多久麦希就明白了,利夫坦为了留住她,向她袒露了一个他一直紧紧埋藏在心底的弱点。然而,她所做的却是离开了房间背弃了他,利夫坦在她离开的那天也没有来送行。每当想起那一天,麦希就觉得心都要碎了。利夫坦的表情,他眼神中的光芒,他的声音,一切都像昨天一样栩栩如生在她眼前浮现。每每想起利夫坦永远不会原谅她,恐惧就深深地扎进她的骨髓里,但另一方面,她也怨恨利夫坦不理解她不得不离开。
“天气越来越阴沉了。”
安妮特阴郁的话语打断了陷入沉思的麦希。少女脸色铁青地坐在床上,搅了搅碗里的粥,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透过圆形舷窗望向大海。
“我想马上就要下雪了,这个休息季真是很奇怪。我们在南海的中部,现在还不是温度下降的时候,但已经有雨夹雪了…”
“海浪会变得更大么?”麦希看着外面灰蒙蒙的天空问道。
安妮特皱着眉头,仿佛一想到这一点就已经让她不寒而栗。“我真不希望那样。如果这艘该死的船像第一天那样晃得厉害,我宁愿跳进海里游过去。
她把剩了一半的粥放在床头,扑通一声倒在床上。也许是因为他们的祖先主要生活在山脉挖掘的隧道中,安妮特和阿尔敏几乎无法适应在船上的生活。不幸的是,安妮特绝望的祈祷并没有被听到。从那天晚上开始,海浪越来越大,船开始剧烈地摇晃。安妮特躺在床上一边呕吐一边呻吟着,焦虑的猫躲在床底下,很久都没有出来。恶劣的天气持续了好几天。海面平静了片刻就又变得汹涌起来。风也一天比一天强。就连已经习惯了在船上的麦希也感到有些晕船。随着头晕越来越严重,她放下了书,蜷缩在床上,祈祷海面平静下来。幸运的是,汹涌的大海似乎为航行带来了点好处。第二天一大早,一个水手敲了敲她们的门,用欢快的声音喊道。
“我们预计中午左右到达阿纳图尔港口。准备提前下船。”
“已、已经到了?”
从隔板床上起身的麦希揉了揉眼睛,感觉自己整个人在瞬间清醒了。水手脸上露出惊讶地表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的表情很好笑,他灿烂地说道。
“多亏了这股狂风,这艘船比预期的提前了一周。这速度可以载入纪录了。似乎是上帝在保佑魔法师们啊。”
躺在床上显得虚弱憔悴的安妮特,像是在反对水手的话似的发出了一声咕哝。麦希苦笑着递给水手一枚小硬币。
“不好意思问一下,你能帮我们把行李搬到甲板上吗?”
“当然。”
男孩爽快地应了一声,拎着堆在房间角落里的行李走了出去。麦希用水壶里的水浸湿了一条干净的毛巾,擦了擦脸。然后,她换上自己最干净的裙子,从包里拿出一瓶精油,在干枯卷曲的头发上薄薄地涂上一层,然后用梳子仔细的梳理着,让头发看起来亮而有光泽。
正在从床上爬起来换衣服的安妮特看到麦希,咂舌。
“你要去什么好地方吗?为什么打扮的花枝招展的?”
“…那是因为我很久没有这么好的心情了。”
麦希羞红了脸,腼腆地吐出这句话,她把头发编成辫子。安妮特腰间系着腰带,腰间挂着各种魔法工具,然后披上两层斗篷。好像这还不够,接着她又戴上了一顶毛线帽、穿上皮靴和戴上手套。麦希穿得比她少,但还是穿上了她最厚的袜子和羊毛大衣。这几天气温骤降,即使是在室内,每次他们说话时都会有哈气;晚上睡觉时,她把猫塞进厚毯子下。麦希在她的外套里挂了一个小皮袋,把罗伊塞进去,这样他就可以紧紧地贴在她的身体上。安妮特正把一袋袋东西挂在腰带上,看到这一幕,她皱起了眉头。
“我不是想多管闲事。但你知道带他去旅行是不现实的哈?”
“当、当然!我可没打算把罗伊带到那么远的地方。你放心,我会在这里找人来照顾他的。”
安妮特知道麦希对罗伊有多在乎,挑了挑眉毛,但没有再问她打算把猫托付给谁。很快,他们爬上了甲板。尽管风从四面八方猛烈地吹着,天空晴朗却没有一丝云。她站在栏杆前,穿梭在忙碌的搬运货物的船员之间。银色的地平线的另一边是一个宏伟壮丽的港口,停泊着数十艘船只。
随着景象变得越来越清晰,麦希眨了眨眼睛。在她离开时,阿纳图尔港口只有几座大型建筑、仓库和巨型码头。那时港口有很多船只,但除了码头以外的道路都没有铺好,而且周围也没有的居民楼。然而,现在展现在他们面前的阿纳图尔港口,却有着跟莱文港口相媲美的规模。麦希怀疑自己的眼睛,她看着地平线的另一面,并拉住了一名路过的水手问道。
“这艘船不是…应该停靠在阿纳图尔港口吗?”
“没错,魔法师女士。那就是阿纳图尔港口。”
水手笑着回答。麦希带着困惑的表情回头看着港口。在船到达码头时,船员们将船牢牢地锚定,并在船底搭了一根长木板。在她和其他魔法师一起下船时,她东张西望着。毫无疑问,她早就知道阿纳图尔有朝一日会成为威登的主要贸易城市之一:这是一个充满潜力的地方,为了复兴这片领土,利夫坦比任何人都更加努力地工作着。然而,这仅仅过了两年零三个季度。
“真是绝了!我听说过阿纳图尔很繁荣,但我没想到它会这么棒。”
走在她身边的安妮特吹了一小声口哨。麦希看着码头边一排排整齐的石砌建筑,一脸茫然。街道两旁挤满了穿着异国风情服装的人,街道两旁摆满了等待装车的马车。去年冬天来了多少商户?麦希看着港口一字排开的船只,完全不知所措。其中大多数似乎都是来自南部大陆的船只,但也有几只船悬挂着黎巴顿、德里斯坦和阿雷克斯的旗帜。他们的货物正装在一艘挂着拉德拉西姆旗帜的船上,来自南方商人和七国各地的货物都汇集到了港口。
商人们围坐在一个场地宽敞的火堆旁,激烈地讨价还价。交易完成后,税吏据此向他们征收税款。看到他们交易着大量的黄金,魔法师们瞪大了双眼。看到这一幕的卡尔托走近商人,询问是否可以购买一辆马车。一个看起来是阿纳图尔商人的男人自愿地借给了他们几个工人和一辆马车,然后他们把带来的所有东西都装上了马车。在向城管出示一枚小勋章,证明他们是来自世界塔的魔法师后,他们才离开了拥挤的码头。

安妮特应该是无法理解为什么麦希那么在乎罗伊
因为罗伊是利夫坦送给她的小猫咪呀(^V^)
希望后面能写到有人能侧面告诉麦希 利夫坦那天真的去送你了……
下一章 麦希的身份就要被揭露了
#在橡樹下 
分類:日記

暂时还挺闲。

評論
上一篇
  •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二季 第十章
  • 下一篇
  •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二季 第十二章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