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生活] 回顧99,展望100

剛跨過民國100年,真是個偉大的日子,
身處在自由的國度裡,我們是何其幸運,
能買自己喜歡的東西,想打球就打球、想上網就上網,
為了無謂的小事爭吵,這些都是前人辛苦而留下來的偉大遺產。
很榮幸在歷經數千年帝制之後走向民主的第一個一百年,
雖然未達大同世界,但卻也是個偉大的里程碑。
今天同時也是我入伍的99天,這三個多月來發生了好多好多的事,
欠國家的債,預計也在今年要還完,雖然才三個月,就充滿了辛酸血淚,
而我欠我自己的網誌,也要還一還,
就讓我的指尖,陪我跨過這逝去的99年吧。
回顧了今年的網誌...挖賽...產量太差了,同時又缺乏主題,
大概是這幾年寫的較差的一年吧。
隨著FB的興起,無名的使用者也減低了很多,
寫網誌的朋友(球友)也都包起來了(包網誌而非球),想想實在是可惜。
不過我個人還是比較喜歡網誌的形式,而不喜歡FB近乎強迫推銷的形式
每年到了年終,我總會回顧一年發生的總總,檢視一下自己是否馬齒徒長,
就來細數一下去年的故事吧......
這三年的聖誕節都有保齡球的賽事,前兩年我都有打入緯來的電視決賽。
老實說去年真的準備得很好了,可是會那樣認真準備,正因為我『非常』重視,
所以我的得失心也異常的大,以致於有萬全的準備時,上電視依然是失常。
我並沒有把我練習的成果發揮出來,其實去年的這個時候...我很失望...
我把保齡球的勝負暫且放下來了...
一年過去,才發現原來把手放開,才能得到全世界,
越不在乎輸贏時,反而越能打出自己的球,這個道理居然是要放棄後才懂!?
就如同『第一神拳』的慕之內一樣,要能夠快速揮拳抓到樹葉,
就必須要先把拳頭放鬆。
今年我其實是非常想要保持連續三年出賽的紀錄。
不過礙於現實,我的環境不允許我出賽...
老實說是非常失望的,因為我連挑戰的資格都沒有...
看到大魯閣網站有網友在召喚我,我很開心,謝謝,原來還有人記得我這號人物,
我還是很想跳出來打球。
不過如果我再回到這個舞台,我一定不會再患得患失了,不以勝負為目標,
就是打好一場球!
這樣的心情,就是我這一年打球的心得。
於是在客觀的環境不允許下,那就釋懷吧!江山代有才人出,成功不必在我,
『不想贏,就不會輸。』這句話的體會,到今年才真的通了。
回顧去年此時,我跟我三個最好的朋友一起到汐止跨年,看那如同冰棒一般大小的101,
煙火是不精彩的,但朋友是可貴的,『雖無刎頸交,但有忘機友。』
我還蠻喜歡這種把酒話桑麻的氣氛,不一定要風風雨雨。
雖然去年口裡喝的是豆漿、話的不是桑麻,依舊是保齡球,
但我深深的愛著這樣的保齡球人生。
對比今年,因為軍人深夜不能冶遊,我拒絕了弟弟要我帶他去跨年的要求。
去年那三個摯友,其中之一已經鬧翻了,雖然我盡力的想去彌補些什麼,
不過情分不在,說什麼都是多餘的...
可惜至極,難過至極...
去年在球場失意之後,我想去找個工作來轉換心情,於是投入了『補教人生』。
那半年我擔任了某補習班的國三導師,也接了另一個補習班的下學期的國文課。
這種後母班是不好帶的,尤其是補習班這種環境,
需要同時兼顧『市場』、『票房』及『績效』;
也就是學生要喜歡你、成績又要有進步、家長才願意掏錢讓小孩來補習,
尤其是國文這種看起來不是很重要的科目。
壓力異常的大,可是收穫也是出乎意料的多,
在努力朝『市場』、『票房』、『績效』三個目標的過程中,我的口才進步了許多,
雖不能把死的講成活的,但把保齡球講成彎的,應該不成問題。
在我離開補教業後,高國華啦舌事件才正式在媒體上曝光,
我才明白原來『補教人生』該是這麼演的,我完全搞錯了方向,難怪不會紅。
但再次回到教育場上,我的教學拼圖已經累積了「國小」、「國中」、「專科」跟「補習班」了,
也算是絕佳的經歷。
離開補習班是因為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也就是我欠最久的一張畢業證書啦~
又花了我好幾個月嘔心瀝血才將這幾年的成果從我的腦袋以及筆記輸出。
為了這張紙,真的花了我好多錢、好多時間、好多好心情,
可是值得嗎?挖靠~異常的值得呀!
如果告訴我要付出這麼多代價才能夠換得這張紙,我想我一定不幹的,
但得到這麼多,卻又是人生中甜美的收穫。
我想我們的人生,不應該只是單純的對價關係,您說是吧?
還完了欠自己的學位後,緊接著就是還欠咱們中華民國的,
這個再還完後,我就回到了自由球員的身份啦,無債一身輕,
可是還債的辛酸,則是不足為外人道矣~
100年,是還債的年,也會是還完的年,現在的苦,又是為了下一株甜美的果實,
我想是值得我去期待的。
大事先說到這...細部小故事,待下回分解...(阿兵哥累了,明天起床再來說故事)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