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彬哥] 夢遊記

保咪,是做彬的責任。
(註:咪是我外婆的暱稱,彬是我的表弟,跟外婆一起住,我是哥哥,簡稱彬哥。)
為防洩漏了什麼貓咪來嚇到外婆,本年度許多文章將會小心洩咪,
有點傷眼睛,但應該還是不難懂。
要做好一位彬哥是很困難的,
尤其是手氣不太好的時候。
總之,我登入之後,在需要手部長眼之際,
我的指尖並未幫我找到什麼玄機,
不能摸出哪一支牌可以自摸,
只能確定的是摸到後就不能打掉啦,運氣決定一切。
我有兩次摸牌的機會,據說第一張就自摸的話,
現在日子就過得很好了,吃的好、放假爽,令人羨慕。
可是第一張牌時,我有60%的機會自摸,還是沒摸中,
於是打入了無間地獄,面臨最後一張定生死的關頭。
沒有到這裡摸過牌的人,不能領略原來摸這張牌,比連莊時還緊張,
因為有三分之一會摸到東風,有三分之一的機率會去東部吹冷風,
還有三分之一的機會會摸到『馬』,當象棋麻將拿到車炮時,
在摸到馬就可以自摸了,可是我很不想耶~
當別人自摸時,我都會對他們報以感激,謝謝帝兇。
有兩支好牌,但機率非常的低,比槓上自摸還難,
剩下的則是辛苦的處罰牌。
雖然我沒有摸到馬,可是他們卻叫我去打野炮。
絕對不會覺得這個爽,因為分配跟我去打野砲的,
沒一個不是男人...這就代表了天空飄來一陣烏雲...
甲甲之路嗎?
如果沒有摸到好牌就哀聲嘆氣,那未免也太沒牌品了,
但如果摸到了一隻牌,卻還有附屬屬性,在人家打完牌後,
要留下來打掃、過夜,甚至是隔天早上要唯唯諾諾的坐在椅子上被長輩訓話,
只因為同張桌子打牌的上家打牌太晚、然後又喝酒(跟母獅好像喔),
我跟本也不認識他,但卻被強制封印。
最近時間真的很少,少的可憐,
環境又髒,一直過敏跟生病,當初一起摸牌的牌咖有的已經贏得好日子了,
有些覺得自己輸的,贏不回來了,聽到我的際遇後,都覺得原來沒輸的很慘,
很感謝我打電話安慰他們。
任重而道遠,對我來說,輸這些,我還輸的起啦,比起這些小弟弟,
大哥哥我吹過的風比較多,比較不怕冷,
話說還在長輩即將發脾氣之際,我洞悉了長輩想聽的話,隨口附和了兩句,
所以也成功的安撫了長輩,平息了一場不必要的碎念。
被唸完之後,我大夢初醒,原來我只是在作夢阿,
哇~嚇死我了,夢境裡面未免也太苦太累了吧,好在只是作夢,
只是作夢的時間長、醒來的時間短,我都快分不清孰夢孰真了?
回到人間後,居然看到有最新連載漫畫「滾球太保」,主角被稱為X爺,
實在是太好笑了,我都看不出來作者究竟是要貶還是要捧那位仁兄。
只可惜那位仁兄目前已中夢遊卡,好一陣子不滾球了,
在夢中的他也覺得在夢境中被停權,不能連續出賽來搞個笑實在是可惜。
寫著寫著...感覺就快睡著了...或許下次醒來,又可以再寫一篇彬哥夢遊記。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保齡] 波爾盃大專保齡球挑戰賽live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