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保齡] 怕輸?

今天又犯了緊張的毛病,
明知道大魯閣的積分賽今天再打不好就無法進入決賽了,
這兩天也比較積極的練球,就希望可以表現的好一點。
技巧上的熟練度跟球道的瞭解度是比較高沒錯,
不過打第一局的時候,我的心跳好快、好大力...
這種感覺,在以前打選拔賽的第一局時常發生,
跟電視轉播時還沒抓到球道的感覺一樣...
自己都覺得好笑,怎麼這麼弱,
但不能否認的,心跳就是這麼快。
老實說我覺得球道很難打,要很精準,所以我本來打算準確的完成比賽,
但現在根本就是在完全失常的情況下打球,
所以我想了想,輸贏又怎樣?打沒有就打沒有,
還是要好好享受打球的樂趣。
今天手指的狀況很奇怪,特別的小支,所以特別容易掉球,
後來在指洞內多貼幾層後,也比較能回到比賽的步調。(分散注意力)
由此可知,我不是個好選手。
但新的狀況接踵而來,第三局的助走道一邊滑一邊澀,
滑的那邊我一直站不住,所以也拉不到球,
就變成很搞笑的滑行出手。
這局打完,我的大腿好像快抽筋了,太耗體力了。
前三局只打了五百零幾分,眼看大勢已去,
有人說往往比賽輸了後,輸球的選手常常更能發揮,我大膽的做出新的嘗試,
找到了一條新的路線,
比較會倒,但還是很難打準,
這局貼了四車,聽隔壁的口吻,似乎這局目前是我領先,
我想或許還有機會標到一會...但還是打不準,
關鍵時刻還打到一二去...
剛好幸運的全倒了...
說實在,心裡沒特別的高興或難過,
『這就是我應得的』(有點能體會這句話的意思了)
有一種輸贏度外的感覺,
我跟球道間的比賽,似乎像是情侶吵架,
怎麼好、怎麼吵都是我們的事,與旁人無干...
我似乎比較能懂打保齡是我自己的事了。
第五局開兩花、又亂換點,又是一局LOW GAME,大概註定這場比賽是沒積分的了,
但對於打不進盟主賽的感覺,第一次那麼輕鬆,
因為我跟球道間的對話,就像是兩個意見不合的人,
但他說的也很有道理,我在思索他在跟我傳達的訊息,
原來勝敗真的是兵家常事。
老爸上個月跟我說過一句話:「不怕輸的人,才不怕贏。」
輸的時候難過、贏的時候要謙虛一點不是人之常情嗎?
我以為老爸只是在說句弔詭的話來扯淡,
但今天我好像感受到一點韻味了,就像兩人比武,
誰倒下落敗不是絕對的輸贏,在每招每式的對峙下,
輸贏是在每一招的過程之中,有來有往,
最後的勝負只是綜合所有因素的結果罷了。
今天的球道很難,但卻不是全然無路、不能瞭解,
而是要求很高,我做不到罷了,他並沒有刁難我,
有時候我贏、有時候我輸的很慘,
這個過程老實說很過癮,
就像是一個可敬的對手。
(只要不是被故意婊,都還能夠耐心應戰)
最後一局我打的不錯,隔壁飛碟球選手跟我的尾數差兩分,
看來這局是我們兩個在拼了,他的第十格貼車了,
我第十格也必須貼,不然贏兩分的尾數會變成倒輸八分。
我知道要做到多細膩可以擊倒球瓶,真的不容易,
但第十格的第一球我做到了,出手之後我很有自信的喊了一下,
球瓶果然有倒完,也確定我保有了兩分尾數的優勢了。(我第九格也X)
但我還是希望可以完美的收官(下圍棋呀!?但感覺有點像吧)
常常在第六局的最後一格,會被已經打完的人干擾,
上次跟怪獸拼到最後一格,我貼兩車,
最後一球打八支平手,九支或全倒就贏,
除非打七支以下才會輸,明明已經抓到球道不會輸的,
卻在助走的時候聽到我後面的好朋友在跟別人大聲說話而受到干擾,
因為這樣分心而輸,真的很痛。
所以這次請同道的朋友先讓我打球,我也在不受干擾的情況下打球,
但拉力卻掌握的不好,知道球會進一三,但應該是沒有力量的球。
出手的時候就知道輸了(輸給跟球道的對決),
朋友們還在幫我喊,但我心裡知道他不會倒...
果然...
我的分數贏了,我心裡也很高興,高興的不是因為分數贏,那只是錦上添花,
高興的是對峙的很過癮,我還贏不了他,只能有時候贏個幾球,
但能夠克服的感覺很過癮。(雖然輸的比贏的多)
我贏不了,所以進不了盟主賽那當然也不意外,
這正是老爸說的打一百六贏球沒什麼好高興的,
打兩百三輸球也沒什麼好難過的,簡單的道理,不見得好懂,
尤其是像我這樣鑽牛角尖的人。
原來不怕輸,真的也不會怕贏,
因為輸贏是相對的,不是絕對的。
或許下一場球,我可以打的更好。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保齡] 新衣新鞋挑戰卡丁車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