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1224練球近況

最近持續練球 反而成績越來越低
其實也沒什麼可怕的
應該是進入了撞牆期  
之前練四局再去跑步的模式 從平均約可打到220
掉到不到200
當時遇到的問題是轉速變強了 反而可容許誤差變小了
球館的油層應該沒有改變 可是我的球尾卻越來越大  
遇到球道少油就打不好的狀況 還是沒有改變
我決定買鐵手 希望更穩定的手勢可以幫助我在短油上的表現  
有了鐵手後 球體的旋轉跟沒有鐵手還是有所不同
出力的技巧也是有差 雖說都不會覺得不習慣
可是我練了幾天鐵手後 再打回空手才發現
手腕沒力了 球撐不起來 也就是變成鐵手打不好
空手也打不好的窘境  
從觀念上來看 手做不同程度的微調 可以讓球在球道上有著不一樣的反應
在一定範圍內的控制力 倒也落差不大
可是如果改變手勢太多 控制力則遠不及習慣的手勢
與其那樣 我想 我不應該放棄「空手」或「鐵手」
這兩種 都是我的武器   
當我帶著鐵手看大怪的球
覺得他的球滑好遠 尾勁比較靈活
當我戴上鐵手 球的轉速似乎較慢 轉的也比較生硬
球尾是穩定而強勁的
再對比我打空手時的球 球的圈數像是在甩
滑的比較深 過轉折後也比較靈活
(我想原因跟手腕垮掉有關 手指的施力點較鐵手來的高)
我覺得我空手打出來的球 像是靈蛇出洞
弧度較小 尾勁靈活 若咬的到一三 可是招招見血 局局開紅
而鐵手打法則像是猛棍亂舞 球的轉折過彎轉向
毫不拖泥帶水 若能夠打到甜蜜點 可以引起大爆炸
可是如果沒有咬到甜蜜點 則球尾的穿透力與彈跳性
則略遜於空手打法  
本來設定鐵手是用來打短油的 實際戴上鐵手後 在短油根本送不到
相對於原本的打法還反而滑的深
利用鐵手提早轉折的特性 或許用來打長油反而可以更輕鬆  
週日三多的比賽 依舊乾如綠洲(哪裡會有綠洲?)
如果我的手指稍微有點感覺 很抱歉 球一定打到左半邊的球瓶
三指齊放又回不來 相對於幾個擅長打乾道的選手
我的球根本沒有挑戰權
與其如此 我開始練我的基本動作  
沒想到無心戀棧反而全倒連連 我放棄了手指的運用
純粹順勢翻轉手腕 自然圈數下降 側旋變大 球的滑行就好上許多
其實這樣的打法對我來說也不難
我就用這樣的手勢完成了比賽  
教練說過 這些手勢都是我會的 只是我忘記了
人家的功力可能不及我 但是我打不贏他
就因為我做不出適合球道的手勢
這點 我越來越認同  
圈數強 不代表球尾強 一吋長 一吋強 一吋短 一吋險
尺有所短 吋有所長 除了選球是門藝術外
選擇打法更是一門深的學問
如果我可以在一開始就用那樣的手勢打 或許我的分數會很不一樣
(那手勢球速快 轉速低 側旋大 大概是我兩年前的功力而已)  
今天比賽 分數依舊沒有很好的起色 除了一局247被昕宜267幹掉外
其他都沒有聽牌
這是熟悉的40呎油層 轉速進步後 我選擇往左站3塊板
用第二彎的球 球走的板數相當的多
視覺效果漂亮 進點全倒率也高 可是不好控制
(走的板數多 夜路走多會遇到鬼)
反觀強敵張總 嗯 小勾球 走的板數少 靠準度跟球本身的力量去撞球瓶
以爆發力來說 我還用圈數咬球瓶 球瓶的彈跳力比他來的好
可是他光準度 就把我甩的遠遠的
而我們的隊長 魔獸麥格華 走溝邊直送 靠球的力量來撞球瓶
全倒率更是驚人
偉綸的直線特快車 下點的誤差也是比我來的小許多
反觀整場 就我一個人在摳大角度
事後回想起來 我究竟是去表演的還是去比賽的  
在車上冷靜回想 我有那麼好的圈數 走這條路線真的太危險了(我目前圈數的落差也大)
再加上我選用的球是我第二咬板的(Triple X)
走的板數多 油量又不是那麼重 球在油區的反應又讓我的球再次產生變數
如果選用比較不咬板的球 讓球在油區滑行 讓走的板數變小
再用球的自轉去撞瓶子 或許控制力會遠比我走這麼多板來的好  
其實慢道的手勢也是本來就會的 鐵手的打法也是本來就會的
可是我卻一直執著在把最強最習慣的手勢拿出來用
打了滿身傷後 我想也該融會貫通了
慢慢把這幾種打法的感覺也找回來  
下次球道乾 我想我會好一點 我會利用落差大一點的手勢
在路線的選擇上 要找條自己控制力較好的 被影響較少的
我想我應該不是這麼弱才是  
----
至於好友受傷一事
我想我從來沒想過不打球是怎麼回事
之前右手重傷 也只想說要換練左手
就算時間很遠 我還是不放棄
就如同棒球大聯盟中的吾郎
X-Tracker的精神 正是永不放棄的保齡魂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