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感觸] 個性潔癖

如果個性潔癖是一種病那就好了。  
我倒希望我只是生病,病好了,就好了。  
因為一件很小的事情,讓我睡不著,
就因為這件事情那麼小,小到令我難以啟齒,
才發覺自己有很大的問題。  
弟弟要回英國了,這幾天都沒遇到他,
剛剛收到他要出發的簡訊,頓時,好激動。
很欣慰弟弟出發前,有跟我打聲招呼;
卻又很後悔,沒跟弟弟學他那天表演的魔術。  
就因為這樣,我整個精神就來了,
明明疲憊不堪的身體卻再也闔不上眼,
問題就像接龍一般接踵而來,
我倒希望只是我病了,而不是個性有問題。  
因為此刻的我充滿了不捨與後悔。  
或許是相處的少吧,對弟弟的印象一直停留在他小時候,
即便他早就跟我一樣高,長的也跟小時候截然不同,
但是看著他,我總想到翹翹的嘴巴與一雙大大的眼睛看著我。
多年來的聚少離多。能做的也是多陪弟弟玩耍。
最多的相處時光,或許是賭錢吧。  
跟弟弟打麻將、玩撲克牌是很有意思的,因為他是個聰明、配合度高的孩子。
我不想輸,但其實我也不想贏,
或許這種心態,就得是哥哥或爸爸才會體會的吧。  
自從我南下唸書、自從他出國讀書,真的很少有時間可以一起好好的玩耍。
這次他回來一個月,我們打過麻將、一起教小表弟唸書、鬥了好幾個晚上的地主、
跟他一起下象棋、一起打Wii、五子棋、撞了兩次球、半夜去公園跟人家鬥牛,
回想起來,真的很過癮,這樣的時光,真是令人回味。  
我跟布丁差六歲,布丁跟彬果差六歲,這個月我們一起打籃球,
或許是這一生當中最佳的年紀隊形了,我27、丁21、彬15,
前幾年彬果太小,根本打不贏;再過幾年,我想我應該就跑不動了吧。
我跟布丁都175,彬果183,這樣的陣容,我很滿意。  
布丁變的一手好魔術,現在在魔術圈也是名人了,
那天看他秀了一手,真的相當精采,想說過幾天再跟他學,沒想到這一等,最快也要半年了。
不禁,就很捨不得,因為我一直把機會都擺在下一次見面,
可是卻忽略了下一次,不是我能夠掌控的,
又怎能不後悔......  
大概國中那幾年吧,爸爸訓練我成為一個不後悔的人,
訓練方法當然不是打死不承認,而是養成事前充分計畫,盡力去做,
既然盡人事了,後面的結果就算不成,也沒什麼好後悔的。  
幾年不斷的修正,我總覺得離後悔是越來越遠,畢竟都盡力了,還後悔什麼?
似乎個性越來越剛強。
不過又隔幾年,才發覺人生無數的選擇,往往錯誤的抉擇下,必須承受著自己不想要的答案,
又怎能不後悔?
剛強,失去了彈性,在極度堅硬的情況遇到了挫折,很難彎曲過去,
反倒成了一碰就碎,失去了柔軟度,最脆弱的人。  
不容許自己犯錯,不容許自己違背自己的教條,守護著自己的原則,
於是在個性上,養成了潔癖。
不知道為什麼接受了不貳過的觀念,過份的相信嚴以律己,
似乎不苟言笑、嚴肅就成了我的包裝,難道認真不是純然至善的,
不然為什麼過份認真,反倒成了原罪。  
不貳過的精神我也用到感情上了,回想起剛開始與異性交往的個性,
簡直是個混蛋。
不過這麼多段下來,我進步了嗎?仔細想想,倒也沒有,
倒成了感情上的弱者,不斷的妥協與讓步,最終還是得毀掉一段感情,
換得的不是相敬如賓,往往是用信賴,換取欺騙。
後悔嗎?嗯,是很後悔。  
機會到手了,衝與不衝,似乎都會後悔。
才明白所有的選項,都有他的機會成本,根本沒有真正能夠根除後悔的方式,
充其量只能算是兩權相害取其輕罷了。  
至少,我還算是蠻瞭解自己,能跟自己對話的,也只有自己了。
對自己的要求高,究竟是嚴苛還是病態,
如果真的不欲則剛,或者以道家道法自然的精神活著,會比較輕鬆愉快?
又或許,那只是先人給自我要求不夠的人一個台階下的說法。  
再把事情剖析一次,享受生命應是快樂的。
我給自己的壓力太大,這是事實,應該稍微放鬆發條,
調整一下這十幾年來的價值觀,讓自己更有彈性。
也該少幾條神經,或許就能過的無憂無慮,無災無難到公卿。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