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學生盃之台中行

現在想起 我們居然沒照相...到底在搞什麼  
先說一下角色關係吧
我跟阿寬認識大約五年 跟漢堡認識大約四年
也大約四年前 我認識了王本龍 同時也向他學球  
當初的阿寬是一個打飛碟的高三生 很有打球天分的小子
他從開始學曲球 到拔掉鐵手 都跟我密切相關
說實在他的天分是讓我感到最大威脅者 一直以來都是  
漢堡 那時候是個打勾球的壯漢 沒有弧度 但很喜歡打球
我還記得他的自我介紹 "我很愛耍寶 也愛打保齡球 所以就叫我「阿保」"
後來忘了為什麼知道他的名字之後 我們就叫他「皇上」
至於「漢堡」 我就不知道了 前年在師父加烤肉時 才聽到有人叫他漢堡  
這兩位師弟在認識師父前 都跟我聊了很多
包括初學者最常問的兩個問題「要怎麼打球才會轉」「要怎麼打才會有轉速」
我就盡我所能的 先從原理開始講
兩個人的反應差很多
阿寬是反過來問我更多問題 我...沒辦法回答他 (那時候也只懂一點點)
阿保應該覺得我很囉唆 不講重點 一直講原理 不告訴他怎麼打才會轉 (現在應該換他告訴我了)
事實上 觀念真的才是打曲球的基石 相信現在這兩位 也已經有了很深的體認  
還記得第一次去王本龍家 被他念我根本不懂保齡球 打那麼多年球 都是亂玩
要我回去想清楚到底要不要好好打 再來鑽球 再來學球
第二次去找王本龍 好 我確定要學 他就要先給我觀念
講了兩個多小時 球還是沒鑽 要我先回家想想 第三次找他 我才有球打  
12/9的早上 樹德保齡球館 當初我們各自修行的三人又再度聚首了
我覺得很驕傲 我們都堅持了那麼多年 那真的是對保齡球的熱情 化做堅持 也化做驕傲
我們三個人就從同一個球道開始出發
第九道 1 紀兆航
       2 孫念寬
       3 林英銘 ...
這樣的順位是我們報名的順位 同時也是我們真正認真學曲球的順位
後來英銘回到了咖啡的指導 我覺得那是無所謂的 只要對打球有堅持 我就是很景仰他  
這次打球的意義 是為了要「走出家門」
我不能只會打冠源跟三多 我想去驗收一下自己的成果 同時培養自己對陌生球道的適應力
有趣的是 剛好這場比賽我是最後一次符合資格的(再來就超齡了)
也剛好是選拔國家青年儲訓隊的比賽 我也想多打一些協會辦的比賽
為明年作準備  
好吧 來說說比賽內容好了
打油機是一台類似KEGLE但是是銀色的機器 一樣洗跟打油是同一台
看起來是幾乎一樣 品牌也一樣是B牌的
球道是玻璃纖維的
助走道非常的滑
我下去練球的幾球 幾乎都打不轉(我正常的手勢跟打法)
但是阿寬跟漢堡的球尾都很強
後來我發覺大約七塊版以右的尾段很乾 也很穩定
以內的話油就很長 也會打滑 據眾人判斷 應是梯型油
所以他們兩位圈數強的 把轉折點放在二箭 我把轉折點放在一箭
就這麼打了 前三局我們三個都是平穩的表現 沒HIGH GAME 也沒摔死
可是後三局 阿寬跟漢堡都找到路線 開始轟了 而且借到的A SO BI很漂亮
不小心往外滑 那邊很乾 還是都巴的回去 留下我一個人悶
後三局漢堡699 阿寬也大約670 我大約570吧
成績出來漢堡第一1299 阿寬第二1255 我第十二 1122
這場比賽正取六名 前八名也有紀念品 偏偏我打到12名 離的還很遠
況且這場是我想打的 剛好他們聽到 也就說也來打一下好了 結果他們在轟 我在摔  
下午雙人組的賽事 總不能讓我拖累阿寬吧
這組的球層其實是個謎 理事長東輝兄說是亞運的比賽油呎
早上的油跟下午的油 我跟漢堡 覺得跟早上一樣 阿寬覺得不一樣
因為同一天洗兩次 第二場尾段的乾澀度會比較好
所以也很難判讀 究竟是洗兩次的關係 還是油呎根本不同  
比賽開始 師父就出現在我們後面
而阿寬的SPARE就漏掉了
呵呵 以前我也是這樣ㄟ 師父在 SPARE都很會漏
第一局 我還是一樣一直打九隻 可是SPARE已經回穩了 幾乎都解的到了
(早上的SPARE很差 對新環境適應不良 下午就很穩了)
阿寬還是狂貼 SPARE漏 還是補的回來
我兩隻全倒 開個花 其他都解到183
師父說 這一局 漢堡是250以上的分數了
結果打完的時候 是貼到底290的分數
前三局大約就是這種氣氛度過 漢堡又打了二五多 二四多 前三局790
我平均還是190 阿寬平均約210我們剛好補過
不過雙人組目前有三組多分 我們排在第四
可是我第三局的時候換點了 我把轉折點改到一箭半 圈數打強一點的情況下
球瓶關係好很多 也因為如此 第三局的全倒率高了一點  
第四局開始 我就是換打這個點 很幸運的 球道是一樣的
這局我打278 阿寬打235 一局就把分數衝上去了 雙人組總算有打進去
這也是我今天的第二次紅台!
下一局 就沒那麼幸運了 球道不太一樣 比較乾一點
我的前六格都是13進點 分別站了 6 7 8 9 10 的單隻球瓶
被戲稱拿了個順
我想是因為球的能量耗完 才會如此
想換點 一換點 就開花 開了兩個花 以175收場 好在阿寬沒有摔
最後一局又是跟我第四局一樣的球道 這次我掌握的比第四局還要好(第四局兩球LUCKY的)
一到五格都是全倒
這一局有個小插曲 我打第一個全倒的時候 同道的球友就說這局我要打三百了
我就回說 沒有人拿一支紅中 就說要胡大三元的
結果第二球又是全倒 他們就說拿到紅中對
第三隻全倒 就碰到紅中了
第四隻 又把白皮抓起來
第六格 沒有貼下去 就說拿了一支七索
我也回說 拿大三元 不用每一支都是字
第七格又全倒 第八格又開花 最後貼三車 244收場
想不到一句玩笑話 我真的打了九個全倒(大三元)
若我說要打大四喜 不知道是不是就可以打出三百分了
這局阿寬最後也貼車 打了一九幾收尾 他說他的體力差不多了
漢堡的賽事也打完了 他說最後一局的球道 跟他前五局不一樣 好在最後貼車打217
總算顧到了1500 阿寬硬是要說 漢堡沒有突破1500分  
之後去阿寬親戚開的餐廳吃飯 我們三個師兄弟還有師父師母都到齊了
還有一個手骨折的師弟碰低一起來吃飯跟他閃光 還有我不太熟的師弟宥霆
雖說泡泡家族應該更龐大 不過這一刻的聚會 還是令人感到很棒
我們以師父驕傲 他應該也以我們驕傲  
賽後的成績
個人 金牌 英銘
     銀牌 阿寬
雙人 金牌 英銘 王泰翔
     銀牌 阿寬 我
全項 金牌 英銘
     銀牌 阿寬  
至於我呢? 最後衝到了第四 雖說有打進儲訓隊資格 可是前三名還又送一顆保齡球
超可惜的阿 還是差了臨門一腳 (沒差幾分阿)  
晚上跟阿寬 碰D 還有學妹 聊了一晚
又去吃了雞肉飯(早餐吃湯包)
這都是令我懷念的餐點  
有人說 我被漢堡電的很慘
我不會這樣覺得阿?
我覺得漢堡發揮的很好 1500 我掌握得再好 也難以取勝
至少我有檔到槍就不錯了  
阿寬說 其實他不指望自己打好 他只希望我們三個人當中 有人可以發揮
讓曲球能打就好了 他也創下自己12局的新高  
我呢?我覺得自己打的還不錯 下午的表現可圈可點
Spare還不錯 球道有抓到就轟上去
可是早上的spare太爛了
下午的TIMING也沒有抓的很準(因為為了打比平常更強的圈數)
SPARE還是要再練 希望將來 我們都可以並肩去殺外國人
而不是自相殘殺  
據說漢堡現在是BRUNSWICK的球員
阿寬也可能會被STORM簽
這真是令人高興的消息
我們不為成就驕傲
但是...我覺得我們一路的堅持 就是最值得驕傲的地方
我以我兩個師弟為榮
以師父為榮
以自己為榮
以泡泡家族為榮  
看來 明年的中秋節 是不能再沒有計畫了...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