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保齡] 選手生涯劃下句點

我在網誌上,盡量避免髒字了。
那總錯綜複雜的心情,已經沒有字可以形容了,
只有一個萬用字可以形容的了...  
幹  
打短油的那天,跟三個年輕的曲球選手打,
左右兩道的一棒選手更是全倒連連...
他們的全倒率真的很高,球的威力產生了很多的海豚,
相形之下,我這位老哥哥,就彷彿公園的阿伯,
沒有華麗的球路,但外線的準度跟心情的穩定性比較好吧。
這也是結論我的分數不比他們低的原因吧。  
我SPARE比較穩,發生狀況時,我比較不會打出LOW GAME。
而且當天我戰戰兢兢的打,試圖拿出自己最好的一面。  
我也覺得我做得很好,隔天要面對最後一場的比賽,
我想我還是可以做得很好。  
面對已經會打的油圖,我認為曲球選手是該有信心的!
如果會打了,還要在那邊虛偽、客套說一切只是運氣好,
那我覺得只是設起一道防線在保護自己...怕被笑嗎?
一樣的油層再給我打一次,1800才及格,1900大約是80分。  
撐過了最難熬的短油,總算能面對可以發揮的長油,
這真的不是文字能夠表達出我的期待,
我只求好好的打一場球,輸贏不重要,
就算我打了1900,還是沒選到,我一點都不後悔,
我只求讓我的準備、努力得以發揮,
讓我可以誠實的面對我的球、我的手、我的人生。  
連日的征戰,你說我不累嗎?
我累的很。我的手臂很疲勞,可是這些都是我能夠負荷的,
都是我過去的努力讓我得以撐到最後一場,
我認為我可以再打場好球,光榮的逆轉選上。  
開車的途中,我盤算了所有可能會面對到的心理壓力,
只為了一場好球。
一切的一切,在開賽半個小時後,完全崩解!  
首先、昨天才在這裡打球,今天的助走道全然不同了!(我打最後一匹)
雖然第一場也是如此,很澀,可是第二場以後,
慢慢的在改善,何以到了最後一場會如此天差地別!?
難道為了最後一場的比賽,特地在球道上加工!?
為了讓比賽結果不產生變化?要我如何不這麼聯想?  
OK~反正我有換底鞋。我可以適應。
但我不認為應該會有這種況狀產生。
實際開始打球後,球尾很怪,我打上週的路線,要彎不彎的,
我還在想說是不是我自己熱身不足,打不出來...
用同一顆球打一樣的油層,為什麼我的球打進1.3還會退開!?
我的球真的這麼弱!?我真的很納悶...  
第一局中段我拿了上週可以打外送的藍馬打溝邊一箭直送試試看球道,
上週這樣打會打到1.2點,這球出去,到轉折點沒有動我就知道死了,
只夠摸到3號瓶的右邊,溝邊根本彎不回來。
幹!
跟第一個禮拜一樣!  
澀住的住走道、打不彎的水溝邊、打滑的球尾...
打了六格我就不想打了,要我怎麼相信沒有鬼!
幹!
才剛繳500,而且後面發爐還是有機會選上,
要耐住性子打...  
第一局狀況連連,打滑的球尾也容易開花,想顧都顧不住,
打了130,就要換球道換到3.4道了。
因為上週一樣的油層打了2000分,就有教練問我是不是又HIGH GAME啦?
我就回他百三,他就說兩百三喔?我說,不,是一百三。
他問我是怎麼回事,我據實以答,
他惋惜了一聲說道,這洗道機、打油機老舊、常常出狀況,只能叫我加油啦。  
到了3.4道時,上去試走,又變成超級溜冰場,
不變的是溝邊一樣打不彎,打二箭直送會彎小小,
打二箭以外就會放風箏,這...真的跟我上週打的是一樣的球道嗎?
反正打了兩球就知道這種球道沒搞頭了,
要怎麼補的回來?  
去看了一下其他打曲球的,大部分也都是東倒西歪,
跟我同道的福哥應該是打最好的,打二箭半當轉折,
球速放慢慢的...  
沒錯!球道一定是可以打的,
看怎麼打,打小小曲、放慢球速、還是打直球、飛碟都是可以打,
可是跟我說這個是一樣的球道,我就不能接受,
我也不想打了,我今天是來挑戰選上的,不是來練球的,
更不是來修養身心,背負曲球的原罪,
既然不能給我一樣的條件比賽,我想這也不值得我用多好的精神來面對...
我很不爽!
我告訴我自己,那我就來打個最低分吧。
一樣的球道上週打2001,這週打1285,
這是選手不穩定還是怎樣?  
反正,別人覺得我怎樣我都不在意了!  
我球打到這就好,我不選了!  
選手要適應球道是吧!  
那我不要當選手就好了,以後我不會再當自己是選手。
保齡球依然是我的最愛,可是我不要再跟這些道貌岸然的人打交道了,
別再跟我說教了,到此為止,
enough!!!
任何人都不要再跟我扯一些似是而非的道理。  
我打球是為了快樂,我打曲球更是因為有趣,
可是當個曲球選手卻是非常非常非常的苦,
除了自身的壓力外,還又承受太多的閒言閒語。
打的好也有話講、打不好也有話講,
打的好都是球道在幫忙,打不好都是自己功夫不好。  
若我不當選手,我也不用跟這些人客套,
應該說,打的好是我厲害,打不好是球道害的,
這樣說,我才爽,講你們愛聽的,我不爽!  
後來幾局,我還是有在試球道,總共只有打到一道比較像上週的,
其餘陰陽道的情形都很嚴重,後面有幾道溝邊比較會彎,
但是不太穩定。  
據說第一週的球道被抱怨洗不乾,從第二週後開始改善。
第二週起的連續三場乾澀度都不錯,唯有最後一場,
打滑度又恢復了第一週的水準,難道我不能合理懷疑清潔劑比例又換回來了。  
我真的很懶得解釋這些東西,
沒錯,保齡球規則只有規定要有油,沒有規定要洗的乾。  
所以也不能算是被弄掉的,因為這個是合於法,
但對我來說,不合情理。  
如果想想今年是在台中打,也據說沒有經費磨球道,
所以讓曲球代表參賽,應該也只是增加整隊的阻力吧?
除了我,機會比我更大的阿志兄,我覺得他更可惜,
從他的眼神,我看到跟我一樣的無奈。  
以球道的難度來說,與其說6取4,
對曲球我倒覺得是6取3,一定得背一場虛的,
不因為什麼,就因為打曲球比較衰。  
最後一場,我看到有的曲球選手打大內送,
努力的遵循所謂的「運動家精神」在完成賽事,
在比賽的過程中,曲球選手紛紛拿出POLY在打比賽。  
事到如今,我沒有要怪誰...  
我只是看著這些選手感到很心酸而已,
我們只是想要打好球,要來這裡實現我們的夢想,
面對從未遇過的油層與狀況,
能做的,竟只剩下保持運動家精神與風度。  
誰給過我們環境練習?  
去哪可以練到32呎?
誰又知道比賽當時真正的油圖,
只有公布長度32、42。
這樣的規格,又豈能要求曲球選手有多好的水準?  
曲球選手真的好委屈...  
當天,我難過到當晚睡不著...  
台北市代表隊...曾經擦身而過的夢,已經放棄的夢。  
別再跟我提「選手」了,曾經...我打過一場好球...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