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酒的報應

酒的報應  
如果保齡球有神的話
會不會酒也有神呢?  
每個人喝醉的徵狀不同
猶記得和碰D去宜蘭酒廠時看到一些關於酒醉的簡介
十分有趣 有什麼猴醉、羊醉等等
我還記得我第一次喝醉糗事  
當天是我們新生盃排球賽冠亞軍賽比完的那一天
那天我們以些微差距輸給了食科系
最後一球食科系是吊小球 吊中初學排球的小五
也是我們班跟我最好 也跟全班最好的知心小五  
那晚 我們的心情很糟 我尤其糟
高中時 其實發生過一模一樣的戲碼 那時候拿到亞軍
全班同學沒有人想吃飯 大家一起絕食了一個中午
那是我們的117  
這次輸球 我是體幹 我們總是正面迎戰敵人
可是排球場上一隊有六個 我們這隊有四個會打 有兩個新手
其中的舉球員是我高中的同班同學:鍍金
鍍金的哥哥也曾經跟我是同班同學,也叫鍍金(杜金)  
還有一個是187公分的小維 他是排球體保生 也是讓我放棄排球夢的關鍵人物
為什麼讓我放棄排球夢? 因為小維一跳 整個上半身都在網子上
他跳起來後 可以左看右看 看到空隙後再殺球
我只能奮力一跳才有殺球機會 要找空隙?這輩子不可能了吧  
當時奮戰的隊友還有小五 喜餅 勤元...等(忘了)
總之那時輸球很難過 而且是全班的同學一起難過(那種向心力真好)
當時就有女生約我喝酒(我們班最正的)
其實 他們是在灌我酒啦 我自己喝一壺麒麟 他們所有人喝一壺麒麟
(2公升裝 有個龍頭嘴的那種)
喝完之後我就茫茫了 結果球隊的朋友又打電話來說要去鵝肉攤喝
於是我又去了...  
說著說著 我拍了桌子 喊了聲「食科系打鳥球!」
當時在場的十幾個人便跟著我喊「食科系打鳥球」、「鳥球系」等來洩憤
當時他們都認為我醉了 可是那是我的真情流露
我們依舊繼續喝...後來我就沒有印象了  
隔天醒來 同學們看到我都「厚~」 我不明其故
詢問之後 才知道後來大家一起去籃球場打球 (我一點都沒有印象我怎麼去的)
我說我沒有印象我有走去阿 然後同學就嗆說人家扶你去的阿
我說我沒有打籃球阿 他們就說 我投一了球後 就下場休息了
而且躺在女人大腿上!
我超吃驚的!因為我一點印象都沒有,而且我更不想知道我躺在誰大腿上!  
我不想跟那個女生曖昧 第二天就去跟她認錯了 而且趕快認他叫大姊
不然我粉紅色的大學生涯 就要到此為止了  
第二次喝醉 是我們去參觀台中酒廠
那是我們系上的傳統 老師包遊覽車帶我們去參觀
參觀後的最後一小時 就是無限暢飲
老師先叫同學們自己找人喝 等到大家都醉的時候 老師就說「幹部出列」
每個幹部都要跟老師喝
跟長輩喝當然不是一比一 跟高一屆的學長喝 就是兩杯對一杯了 高兩屆的就是三比一了
對老師 則是五比一 五比一ㄟ 一瓶玻璃瓶的倒出來也大概四杯多一點而已
跟老師喝完後 就回座休息了 真是誇張的傳統 我們前面已經喝很多了ㄟ  
可是當所有幹部喝完的時候 老師又喊了聲「球隊出列」
林老師ㄟ 這樣喝下去會死人 想當然又是五比一 全部喝完時 我只想坐下
可是老師又出絕招了「隊長出列!」
新生盃的隊長就是體幹 我又去跟老師喝了五杯 想當然 不省人事  
不過臨走之前 我跟一位我喜歡的女生說 你等一下可不可以讓我扶一下
他說可以 於是我賺到了一個女朋友
那次喝酒是下午 我回宿舍後就一直醉
隔天醒來頭還在痛 又暈了一天 這也是我第一次宿醉  
至於為什麼我是體幹 因為開學的第一天 我上午都找不到上課的教室
下午的體育課 我總算找到上課的地點了
本來已經選好體幹就由體保生小維擔任 可是體保生不用上體育
所以老師就說重選 就在此時 有人喊「那就選那個第一天就蹺課只上體育的那個人好了」
這個口號太具噱頭 當下我就知道我必定當選了
我會當體幹 並不是因為比人家會運動 而是因為我大學的第一堂課就是體育:p  
除了第一次喝醉之外 我們都謹記小維給我們的一句話「開心才喝酒,不開心不喝」
我想這句話很好 酒是用來助興的 而不是用來借酒澆愁
所以我們互相舉杯時 總問「開心嗎?」 再回一句「開心阿~」就是一口乾掉了
那種豪邁的兄弟情誼也為我的青春留下了美麗的經歷  
曾經 我以為我很會喝 直到我認識了我大哥 我才知道我根本不會喝酒
按照大學慣例 我這樣跟對方硬拼 對方早該倒了 結果對方仍是游刃有餘
拿起麥克風還可以唱歌 跳舞 挖勒 大輸特輸阿 我喝了酒之後 唱歌是世界難聽的
也從這年開始 學會喝出威士忌的好壞
在那之前 對我來說 酒就是酒 我是喝不出來等級的 現在 雖然還是菜
不過應該可以喝出哪杯比較貴  
酒就跟吃辣一樣 沒在吃 就不能吃了 一陣子沒喝 我就會回到一杯醉的水準
(我只要喝一杯臉就很紅很紅)有在喝 我可以撐到一瓶醉(阿是有差唷?差150CC:p)
不過夏天的夜晚 我只把啤酒當作清涼的解藥 一瓶剛剛好 一瓶最舒服
如果喝到第二瓶 就會帶給我除了放鬆之外 又多了點暈眩  
我也不是什麼特別愛酒的人 也不喜歡透過酒來交朋友
曾經朋友對我說「是兄弟就喝!」 這種話出來 我不喝豈不是不給對方面子
可是我給對方面子 換得我自己的昏昏沈沈 是兄弟需要這樣搞我嗎?
每次這樣喝完 我回去都會深深的後悔 因為我沒有遵守「快樂喝酒」的原則
帶來的後果還包括隔天的宿醉 作息的混亂 所以我暗暗的告訴自己
那是最後一次了 我不會在這樣破壞自己的原則
兄弟也說要戒酒 那好 過量的酒精絕對是有害無益的  
可是說沒幾天 自己又破戒(不是我喔)從你的部落格上也看到你自己深受其害
我不能再害你 也不能害我自己 所以在我欠自己三篇文章之前
先寫這篇來與你輝映 是兄弟大家要到相挺 互相幫忙
我也真的很看重你的才能 也當你是朋友 所以勸你一句
「君子役物,小人役於物。」(荀子.修身)
究竟是你在享受酒精呢?還是酒精在玩你?  
----  

大學排球系隊合影  

大學籃球班隊合影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Y拍挖寶~?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