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海陸大餐可以治心悶<1>

如果會覺得心裡不順暢,
我想應該是心胸不夠開闊吧。  
每天躲在水泥屋裡,以一條細小的網路線又怎能拓展視野呢?
我決定要出門走走。  
話說緣起,先前回台北的一個禮拜,我沒將機車座墊關好,
車廂內的小燈足足亮了一個禮拜,我的車也趨近沒電,
電發肯定是無法啟動,唯有不斷的踩,才勉強可以騎,
不過熄火後再發的電力依舊是不夠,看來該騎趟遠的。  
這台GMAX買來的同時,我就在高雄鳳山找到工作,上班成了我生活的一大重心,
除了上下班、去學校外,似乎回想不起來曾跟我的車跑去哪,
甚至連找條筆直的路,試試車的尾速都沒有,
看來真虧待他了。  
我的上一部機車,Yamaha Majasty,考上大學時買的,大學畢業的那個暑假陣亡,
四年的期間,陪我多次往返台北台中,去嘉義比賽、去南投旅遊、去鹿港懷舊、去台中港吃海產,
是我最親近的朋友,陪我度過無數的歡樂時光。
其實我也常想跟GMAX一起出遊,可是一直沒有好的時間點跟衝動,
不過下週一,我決定把車寄回台北了,應該從此他不會再下南部了,想起來感傷,
或許我該把握這幾天的時間,與我的車一起走走。  
五月七號,其實就想殺遠門了,剛好有人來看房子,壓縮了我出門的時間,
我就利用下午的時間去爬柴山。
柴山,去年的寒訓營第一次去,看著滿山的台灣彌猴,還得隨時抓緊著自己的包包,
深怕被美猴王們一借不還。如今一年過去了,登山步道下的標語變多,
不過熟悉的道路,山間步道的味道,似乎讓我忘卻緊繃的情緒,腦子裡隨著一階一階向上,
慢慢更顯清明,我想走到那可以眺望高雄的觀景台,好好欣賞一下獨自佔有的高雄。  
這條山路爬起來真的不輕鬆,我想說自己一個人爬,應該會比較輕鬆,其實不然,還是很累。
一路上也挺多與動物接觸的機會,走到叉路,想走一下沒走過的步道,
可是一往叉路走,就被三隻野狗跟蹤,他們快步跟上我,我停下來,狗也停下來,
我又走,狗也又走,我回頭看著這三隻狗,我們彼此互相打量......
這三隻狗身材精悍,若他們發起狂來,我似乎難以應付,可是若我的表情示弱,或許我會更危險,
狗們也在觀察我,我反身向牠們靠近,帶頭的黑狗不為所動,其餘兩隻狗則往後退,
我保持著沒有敵意的退出步道,讓狗先走,帶頭的狗猶豫了一下,就繼續往步道走去了,
而我,則是選擇平常走、也較多人走的路,畢竟我是來運動,不是來探險的。  
繼續往山上的路,看的一個女人快步往下跑,心中覺得納悶,有這樣在爬山的嗎?
又往上走,看見一個身穿藍衣、戴著眼鏡的中年男子,面露詭異的微笑看著我,
他伸出了手指,指向地面示意要我看,原來是條蛇。
這條蛇不是我想像中綠色的,而是跟身旁的枯葉同一色調,大約30公分,看起來就不太可怕,
可能前幾天在家裡看電視,電視裡正在抓凶猛的「鎖蛇」,現在這條蛇看起來就像幼稚園般的沒有殺傷力,
這位山友向我介紹了一下這條蛇,最後還說道,他剛剛跟一個女生講,那女生就被嚇跑了。  
才在納悶,怎麼今天都沒有遇到台灣彌猴,一有這個念頭,出現了......
我今天上山的時間晚,四點多才往上走,遇到的,幾乎都是下山的遊客,如今約五點半,
我在的高度幾乎沒有什麼人了,不過天還是挺亮的,不需擔心,
但是出現的不是一兩隻彌猴,而是一群算不出幾隻的彌猴,不斷的從山上下來,
這種感覺彷彿台中遇到飆車族,看到頭了,後面還有好大一群一直騎來,都不知道最後在哪?
預估超過二十隻,如果攻擊我的話,我想我會很慘...  
心想,一群猴子,我也屬猴,本是同根生,不會為難我吧?
走在最前頭的五、六隻猴子尤其可愛,因為牠們爬著走,各有一隻小猴子抱在牠們肚子上吸奶,
還有乾脆放雙手,僅用雙腳夾住,用嘴咬住奶頭的頑皮猴子,難道媽媽不會痛嗎?母親節要到了耶~
真想拿出相機來拍,不過猴子不單走在步道上,樹上也是牠們的人,
話說柴山的猴子是出了名的愛拿遊客的東西,不論是眼鏡還是包包等,
所以登山遊客大多手持「打猴棒」上山,而我不是這種人,自是兩袖清風,當然要護好我隨身的包包,
萬一被拿走了,我可要搭11路公車,又得露宿街頭了。  
只好放棄拍攝猴子的念頭,讓出一半的路給猴子走,我與牠們反方向的繼續向山上前進。  
看到一群猴子,本有下山的念頭,不過那不過只是一瞬間的想法,好在沒有下山,
因為過了猴群,觀景台就到了。  
孔子登泰山而小天下,如今整個高雄,盡收眼底,整個忙碌的大都市頓時彷彿不動,
清風陣陣吹過來,真有什麼事是放不開的嗎?如果真有什麼不能釋懷的,
萬一失憶,那痛苦還在嗎?如果說不愉快,我想是因為把自己關在那小水泥方塊的關係吧,
有視野,才有空間,有量才能承載,別高估人的能力,人要離開自然而生活,應該沒這麼偉大。  
自然可以治癒心悶,再往上走,只有換到累,就不多說了。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