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加入愛追客,Be an X-Tracker。

X-Tracker,我歸屬的球隊。  
我把她稱作『愛追客』。
愛追客不是正式的中文名稱,純粹是我個人對她的暱稱。
當然也有隊友把她稱作史踹客,中文名稱尚未確定,
不過在那之前,先聊個球隊的源起吧。  
我沒有印象我參加過多少個球隊,
好像有加入某某體育會、某某聯盟,
某球館的球隊等等,這些自主性的「加入」總是會思考「權利」與「義務」的關係。
球隊的權利當然重要,加入之後打球可以省多少錢、可以打怎樣的比賽、
可以拿到怎樣的球衣...等等,都是加入的考量。
至於義務的話無非就是「繳錢」或者怎樣配合球隊的活動以維護隊員資格。
加入球隊如同一宗買賣,你情我願,銀貨兩訖,繳了錢、拿好處也是天經地義的,
好處拿完了還有什麼道義跟情分嗎?大部分是沒有吧!?  
當然也是有很多相處愉快的球隊,例如大學時代的球隊,還有中北部一些我沒有加入的球隊,
有時候跟著別的球隊一起練球,雖然沒有正式加入,可是他們都很熱情的幫我爭取優惠,
讓我這個流浪全台的球友也有如在自家打球般的自在,
感謝這些愛球同好們的照顧,以球會友一直是我打球以來最大的收穫。  
隨著工作,我在南部加入過兩個球隊,常常需要替球隊爭取些什麼,
當然也要為球館作些什麼;球友總是希望付出的金錢最少,受到最高的禮遇,
球館的立場當然希望球友們可以支持該館的比賽及活動,
而我就在這兩端試圖為彼此尋得最大利益。  
或許我作的不好吧,球隊並沒有帶出向心力,多數的人付出了隊費的「義務」,
就想獲得最惠國禮遇。球隊與球館彼此相挺的默契,僅在少數人間流傳,
而我也是無償的擔任這個角色,我用熱愛保齡球的心投入這個吃力不討好的職位,
勸換得「做到流汗、嫌到流涎」的下場,所以每當有人質疑我球隊帶不好的時候,
冷靜如我,亦會氣的全身發抖。拿出美國總統的名言:
「別問球隊為你作了什麼?你為球隊作了什麼?」  
其實是我把球隊的格調走差了,才會落得這番田地,
我以為把加入球隊的門檻拉低,把球隊的福利提高,就可以讓球隊壯大。(你以為...你以為...)
把進入障礙降低,反而讓素質走向低落,這或許可以用經濟學分析,
或許可以說是人性的劣根性,也有一點奢侈品的意味吧。
在此我不想分析經濟學的這一塊(老實說我腦子裡已經想好了四段以上的內容),
總之我們球隊幽靈人口眾多,以比例來說,出席率就低了,向心力自然也蕩然無存。  
每個人都是花錢加入的,我也沒有權利批評些什麼,只是難道沒有改進的方式嗎?
或許有吧......  
在高雄的這幾年,的的確確也發生了很多故事,人情冷暖、點滴在心頭,
以球會友,讓我也開拓了新的生活圈,很多幫我的朋友、支持我的朋友,
讓我知道我不孤獨,我們彼此也不孤單。
慢慢的大家匯集了起來,在同聚的這段時光,充滿歡樂,
我們一起聚餐、一起出遊、一起玩牌、一起歌唱、一起出去比賽、一起吃宵夜。
因為球,把我們聚集起來,如果把球拿開,我們會不會不再是朋友!?
赫然發現,球是無法從我們之中抽離的,球是我們彼此的核心,因為這個核心我們聚集,
也因為這個核心,我們發散,我們共同擁有保齡魂在身上竄,
共同流著愛球的血液,每個隊友聊到球,眼睛為之一亮。
或許在過去的日子,有些人放棄過保齡球,有些人從前不曾接觸過保齡球,
不過這一刻,我們共同關心著保齡球的未來,也知道保齡魂的覺醒,
帶來的是這一生再也不會放下保齡球,那又沈又硬的球,成為了我們精神的紋章。  
這些人當然跟為了省幾十元加入球隊的人不同,當初的球隊是開放的球隊,
任何人只要願意繳交隊費,都可以獲得球衣、參與練球。
如果有一支球隊加入的條件是要擁有「保齡魂」,那麼這支球隊的氣質與向心力,
想必會非常的與眾不同,我們期待他的誕生。  
在彼此意見交流後,小子我與麥格華、大怪獸、景安等四人決定發起,創立一新球隊,
該隊不求大、不求人多,我們不特地宣傳招收隊員,有志一同者,歡迎主動加入。
加入者,以愛保齡球者為限。我們不歡迎「玩球心態」或者「把球當工具」者加入,
我們不希望穿著同一件球衣的隊友,把球當作賺錢或把妹的工具,
也不希望有會摔球、砸球道、惡意破壞保齡球禮儀的隊友,
在一起的隊友是把保齡球當作生命的一部份,彼此共同追求保齡球境界裡的更高境地。  
我把這個境地稱作「完美一擊」或「神乎其技」,恰到好處的調和自己,球與球道融合。
說的意境多麼的高雅,可是顯現出來的,還是一支Strike。
是一支人球一體、不倚賴運氣的完美一擊,我們就在追求重複演出這最高境界。
這境界遠比能看見的分數更來的感動。  
也因為這個理念,我把自己的英文名字命名為Max。
Max有極限的意思,不單追求分數的極限,也追求技術的極限;
再者,達到完美一擊也可以簡單的用英文表示 Make a X (X代表全倒),
取前面各一個字母也是Max,連讀音也類似Max,就算沒有數量詞,Make X 也很美。
因為我姓氏的關係,紀音讀若G,所以又把部落格定名為GMAX,
前幾年比雅久出了台又炫又漂亮的機車我很喜歡,那台車亦名為GMAX,
所以我一心就是要買那台,哪管實用不實用,方不方便帶球。
那台亦是小怪獸口裡的變形金剛。  
(時間順序:英文名 > 買機車 > 申請部落格;其實部落格用GMAX還有第三層意涵,太複雜了,略)  
把這個理念討論過後,原本也有想把球隊命名為Max,不過那樣與我個人形象太近,
不像大家集思廣益的故作罷。也想過用Striker,打全倒者,意思也挺不錯的,
不過這樣的命名太俗,好像大家都想的到,所以我們決定要變換一下字體,把S改為X,
Xtriker,這個點子是我想的,大家也很喜歡,可是提出來後,反而看不出來是什麼意思,
最後反對的人也是我,縱使把S改為全倒符號X,大家也說SONY跟NIKE也沒意思,
但總覺得還是美中不足。
大怪獸最近愛上了Track也想把球隊命名為Track,中文名為踹客,很會踹的客人,
意思也挺不賴的,可是礙於Track為保齡球品牌,若牽扯到個人嗜好,或許又不好了。
Striker,中文名也有異曲同工之妙,史踹客,可是中國人就不喜歡死的音阿。
景安推薦中文名追球,意思也不錯,可是廣播起來就變成追球球隊,不太好念。
我則推薦月牙,我覺得細細月牙光,彷彿曲球路徑,還有現成主題曲「月牙彎」,大家也很喜歡。
不過這些討論都在我說完MAX的典故之後,被否定了,不是點子不好,
而是大家都喜歡MAX背後的意涵。  
幾天之後,景安想到Tracker,意思為「追蹤者、追捕者」也有「跟蹤雷達」的意思。
太棒了,我一看就喜歡,一來結合了我們喜愛的品牌Track,(比原意軌道還棒!)
二來,我們正是全倒的追捕者,一點也沒錯。如果全倒可以像雷達一樣鎖定,
那更是重複哲學的美麗境界。果然我們線上會議毫無疑問的通過,也結合了我們之前的點子,
在TRACKER前加上X,成為X-Tracker,意味全倒追捕者,X在英文裡,更有著神秘的意涵。  
至於中文名稱,就想不出來了,隨便叫,大怪獸依舊管他叫史踹客,
甚至叫他駛拖拉庫(日本管Track叫拖拉庫)。
我想了好幾天,最終想叫他「愛追客」。
這個「追」是景安追球的追,至於愛則是X母音的諧音,可以把隊名看做「愛追」,
也可以看做是「愛」與「追」,不論是分開還是結合,都是簡單的字有著深邃的意境,
我非常喜歡這樣的詞,同時也有著我們感情與夢想的縮影。  
我們隊徽也設計完畢,由小子的小人像作為象徵,(此小人非彼小人)
背後大X代表著我們背負著全倒的信念,從A出發(最基本的第一步,這是我自己亂講的),
在球上還有小小玄機。
隊徽為江教練、景安、小子與大怪獸共同設計,
事實上呢,除了大怪獸是真功夫外,我們都出張嘴。(哈,辛苦了!)  
X-tracker我提議走聯合國模式,由四個開朝元老擁有否決權,
以防將來被「民主」而扭曲了創隊之精神。
(投票亦是一種多數人的暴力,並非真民主)
我們對球隊的認同,就如同家族裡的紋章,這個臂章的背後,是整個家族的精神。
違背者,請不要別上我們的臂章。
別上臂章後,請別輕易的說要離開,就如同親情般的難以斬斷。  
沒有人是完美的,沒有人不會犯錯,希望在這個家族裡,大家可以互相包容,互相扶持,
別把離開的念頭放在心上,放在嘴邊,
你認同我們,我們也認同你,沒有什麼不能放下,
就像家人之間,沒有什麼好計較,準備好了,X-Tracker永遠是我們的歸屬。  
----  
球衣正要製作,想加入要快喔~  
----  
X-Tracker 已開一本相簿,歡迎提供照片給我。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