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保齡] 球孔的手感

自從上週當了歡樂幸運星後,週六的樂活祭我就有感覺出手的手感怪怪的。
週一的殺腳盃更是打了六局,都沒有辦法自我感覺良好。
(『自我感覺良好』這個流行詞源自於大陸太空人登上月球時所言。)
我就有在懷疑是不是手感喪失了...
就計畫這兩天找個機會去熟悉的大魯閣丟丟看。  
實驗的結果...
是的,還是沒有手感。  
通常是我選拔回來後才會有這種現象,
大概是第一次選拔前就這樣了...
或許參加歡樂幸運星給我的壓力是跟選拔一樣的。  
總之,明天再試看看囉~
用腦袋調整看看,可以就可以,不可以就只好拿出...
『運動家精神』!  
今天其實也沒很想打,就是想去試看看;
也約了母獅過去,各打了兩局就散會了。
今天還蠻想看母獅打的,因為我幫他改了球孔,
從他開始給我鑽後,這是改第四次了。  
在那之前,他球孔的掌距超大,
持球的時候手指無法與球孔貼合,
每次都說打個四局就好累、對手的負擔很大...
手指頭也是又腫又變形。  
通常不受傷的前提下,我不愛幫人改球孔。
不過真的打的這麼勉強的話,我才開始幫他設計了第一組球孔。  
當然,拉回比較輕鬆的掌距他的手感會很不一樣,
甚至覺得很怪。
不過母獅的好處是他相信我,他願意去練,
之後適應了球孔後,手的負擔就比較小了...
那一陣子我們還在高手,他常常打超過十局...  
後來,他又發覺中指的負擔很大,局數打多就很不舒服...
漸進式的調了兩次球孔,中指的問題也解決了。
在這幾次的適應球孔中,他總對我說這幾句話:「我知道這個球孔怎麼打了。」
「這個球孔是可以練的。」  
可惜的是,母獅的ENDING一直站不穩,我看了很礙眼...
再加上手指的繭跟有時候的卡手都讓我看出來球孔還有進步的空間。
我猜再修正一次,我就可以讓他這個手勢打的更舒服。
我主動告訴他,我有想法,要不要試看看...
於是鑽了第四組球孔。  
這一次,我決定不要告訴他我的修正方式。
知道越多就越會去猜想,
與其去猜想,倒不如自己用心去體會這組球孔。  
今天看他打,呵呵,我很滿意!
我故意不去提,我相信這組球孔讓他打兩局,
手指幾乎都是均勻吃到力,兩局內的轉速越打越快,
沒什麼失投球,也不會讓手指有負擔,
甚至我一直在念的ENDING也有所改善。
很好,這樣才有意思咩!  
工作是要有成就感的,如果鑽出來的球孔連我自己都無法滿意,
那麼我對我的工作也會失去信心。
也因為母獅是我的好朋友,他也相信我,我們才能夠一而再、再而三的進化球孔。
最近改良了母獅、他口、碰D的球孔,
我想都有朝向我們彼此追求的目標。  
打球、學球,首重觀念,若觀念不對,就算是正確的知識也會想排斥。
打球更不是迷信,誰誰誰說的就是真理,那麼球技也肯定無法突破。  
我不造神,我也不需要別人迷信我...
只希望我周遭打球的朋友可以更進步,
畢竟進步是打下去的原動力。  
人是活的,所以球孔也是活的。
改良後的球孔不見得會可以一直適用下去,
這就是觀念。  
給我鑽過球的朋友,尤其是被我修正過的球友,
打出FU了沒?好與不好都該回報喔,
因為這些訊息就是下一次球孔進步的來源。  
講了那麼多關於球孔的,最後還是要打一下「逆廣告」,
我不以鑽孔為業,所以也別找我鑽球,
找我研究研究、討論討論是OK啦,
要鑽孔還是找TBS吧~(南部也不用我推薦啦~)  
弄球真的是很辛苦,如果從前有人能夠鑽出我要的手感給我,
我想我真的很不想去學鑽球這一遭。
不過大概除了自己會鑽外,誰又敢鑽退8分的球給別人打呢?(笑)  
想想,我真的沒有保齡球打不好的理由,
打籃球時,我的罰球跟三分線都是特準的,控制手的準度應該是我非常拿手的才是。
有一陣子解球在亂,後來發覺問題,
原來是因為解球太過在意、太過專心,而導致身體不協調。
最近我解球還是太緊繃,或許明天換個心態來打,
用投罰球的心態來解,或許狀況會更好。
至於開球的問題,也是一直朝向收放自如而努力,
有進步了,可是路還很遠,打出適合球道的方式,
路自然就大條了,這是我從前都不會的事。  
後來想想,唱歌也是如此,如果放輕鬆點唱歌,
會比賣力唱來的好聽、又好控制。
這樣想就很簡單,可是用力嘶吼才爽阿!!
但打球究竟是要成績還是要爽呢?  
回家的路上買了生烏龍麵,感謝母獅贊助的洋蔥跟高麗菜,
我終於炒出了好吃的炒烏龍了!
這是這三天炒的第三盤,總算找到調味合宜的方式。
前兩盤真的是吃的我很痛苦耶~又不能浪費,但味道又很怪,
也沒有人讓我牽拖,只好默默吃完。  
該有的材料還是要有(球?洋蔥?)
過猶不及都會很難看(力道?醬油跟味醂?)
TIMING要對,最後還要有人懂得欣賞!  
期待等我開窗的人,價值之所以為價值,那全為那懂的人!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