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場夢的警示

昨天的夢裡 我在三多選拔
前三局打14X 12X 14X
大約就欠了兩百分
瓜哥要我加油 我也想要振作 於是又連續打了兩局9X分
第六局又是九十幾分 九十幾分三連發
在夢裡 我直呼不可能 也不知道還要不要打下去
瓜哥告訴我要有運動家精神 不能跳車
我知道我選不上了 不如明天去學校上課
下午還是繼續九十幾分連發
怒阿~不想再打了 我走進辦公室裡思考
我想到 今年不是沒選拔了嗎?
那我一定搞錯 三多也不可能辦選拔
我走出辦公室 選拔的人群已經不見蹤影
又回復了平靜的三多  
昨晚我早早就睡了 希望可以早點起床
沒想到還是睡了十個小時
夢裡我去公司的關係企業吃飯 結果備受刁難
(事實上公司沒有可以吃飯的關係企業)
終於遇到我熟識的人 請他幫忙 他答應了 (大冷氣)
之後 又不見蹤影 我再次陷入孤立無援的狀態  
無憂無慮的我 原來潛意識裡有那麼多的壓力
上個禮拜的比賽行程
週一 冠源
週四 三多
週六 快樂
週日 黃金 三多
週一 冠源  
週一打了13XX 週四將近1200 是故意不打上去的
週六10XX 不到1050 這是捧場性質 早知道不好打了
週日下午10XX 標了一會235 其他 都大約150左右
這場還蠻認真的 可是就是無法掌握球道
油量偏乾 我根本難以送到 無法克服
週日晚上 同事生病 人手不足 就沒有打了 充當計分小弟
週一 油量不足 油又長 尾段又不乾 球打出去 要轉不轉都不知道
往溝邊打 一路打滑 轉折點放內一點 就要超級大曲球
打了兩局我就生悶氣了 可是還是不想發作影響其他參賽者
主辦單位還問我 今天球道是不是比較難打(旁邊有個飛碟的 故意問給他聽的)
我也不想抱怨球道 我回說「我人的功夫差」
不過依我研判 球道是未經保養 可能是昨天上的油層 今日打剩下的殘油吧
我 心裡感到很無奈 很可悲
這就是我們保齡球的環境  
我無法裝作從容大度穩穩的顧分數 再穩穩的把球解好
我本想丟最後一名以表達我的抗議 抗議之餘 我也是練我的球
後來我就用POLY打12點 練習1 2 4 10殘瓶的點
簡單的殘瓶 就練收10號或7號 打完90X分 心想應該最後一名了吧  
結果失算 在我後面還一堆人
成績結算時 有位也是曲球的選手跟我說今天他打第三名 (這位上週冠軍)
我就回答他說這麼厲害 再看他一眼 滿臉通紅 顯然是喝了酒
再看一下成績 原來他打得是丙三
在我第一局打完時 我本來就要買酒喝了 只是後來忍住 買了舒跑
在這過程的每一局 我除了期待中B標之外
真不知道為什麼還要打下去
好失望~ 好失望~  
在台灣 作為一位曲球選手
像是個逆來順受的媳婦 被大環境欺壓
花了錢 買了局 報了名 參了賽
能不能打 你家的事
我什麼時候有洗 有保養 請自行評斷
請自己事先練球 我有保養 你會不會打 你家的事
選手要去適應球道!
那場地主有沒有做出值得適應的球道!
誰才沒受過專業訓練!?  
我不敢說我自己做的多好 不過我在有限的資源盡量掌握
之前打油機出狀況時 我比誰都還愧疚
盡可能的把事情作好 把事情弄得完備
真的要更有規模 更有品質 那麼可能還需要一台備用的洗球道機
一台備用的打油機 機器有可能故障 那麼在故障來臨時
可以把傷害降到最小  
不過這些成本 誰花的下去? 花下去了 是不是打球的費用就要提高
是不是有這樣的設備就萬無一失?不,還要有品管人員
有發現問題能力的人 解決問題能力的人
正所謂「一日之所需,百工斯為備。」
要能夠在球館打出暢快的一球 背後所需要付出的 絕對不是只有幾十塊的價值  
今天下午看了商週網站內 寫著「台灣第一家鹽酥雞」的故事
目前全台連鎖了將近3000家 零售規模直逼7-11的四千家
姑且不論他們能夠創造出多少營收
不過他們一台抽油煙機就需要150萬 使用兩組油槽 高溫炸肉 中溫炸蔬菜
掌管油炸的大廚月薪超越六萬
為的就是能在食物的品質上 能夠有最好的品質與品管
講究每個小細節 火喉與時間 食材與調味
「七里香」的處理更是整個流程自己掌握 以保最高品質
新鮮度 衛生 調味 甚至串的位置 都會影響最後消費者拿到的品質
一樣是鹽酥雞 不一樣的鹽酥雞
一樣是保齡球館 不一樣的保齡球館  
台灣第一家鹽酥雞厲害的是那個大廚嗎?
我想採用這個觀念的人更為厲害
重點還是在人 在整個團隊
保齡球界內有多少人有這個「觀念」?有怎麼樣的團隊?
說到這裡 不禁令我擔憂  
台灣曲球界的同好們,咱們撐下去吧!!!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