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再論鬥地主

從看隊友玩Touch開始學 到出國學鬥四家
就已經覺得鬥地主變換無窮 除了記牌這種技巧外
尚牽扯到對局勢的分析跟判斷 曾經玩四家我手上五炸玩到輸
我當時認為 玩三人的變化較少 也較有牌理
四人的比較難以估計 可是前一陣子 遇到了玩牌高手 才真正上了一課  
這位玩牌高手不是別人 正是小弟的姨丈
(通常提到親戚 就感覺不是很厲害)
我中學時期玩大老二算是同學中的翹楚 除了觀念外
我記牌的功力也不賴 所以當時跟一般無腦的同學打
很少會輸 當然對打牌不記牌的人 根本是不能理解的
以為玩牌就是運氣跟牌理 抱歉 只靠這樣 金山銀山都不夠輸  
曾經有一次 媽媽的牌友帶了一位新的牌友來 當時尚未開局
這位新牌友講話非常的臭屁 說他一個月打大老二至少贏個五萬
而帶他來的這位就聽不下去 就回說 這麼會玩 那來打看看才見真章
他們邀我媽玩 我媽不太會玩 知道我大老二打得不錯 就叫我下去打
當時我姨丈也在現場 聽到打牌 也就躍躍欲試 於是乎我們就開局了  
當時我心想 好好表現一下 讓媽媽知道兒子的腦袋不錯
可是一打下去 就發覺不是那麼輕鬆了
我們打牌的方式 出掉的會蓋起來 所以除了打牌外 記牌也十分重要
我能夠記的牌 是由10~2
也就是2 A K Q J 10 等較大的牌
媽媽的牌友可以記到Q 也就是2 A K Q記的清楚 以下的就靠印象了
然後那位月入五萬者(光靠打大老二)我估計大概可以記到7
對於牌的估算也是相當的準@@
無怪可以當作職業級的 至於我姨丈 那更是神經病 由以下的例子來說好了  
那位能夠記到Q者 想當然是一路輸 而且最慘的是他以為只有他會記牌
別人都是靠邏輯牌理 所以一直以為是自己牌不好
我則是一開盤沒多久 就發覺情勢不對 所以可攻則攻 沒把握則守
以少輸為贏作為作戰方針 所幸那天牌不錯 還有小贏一點  
至於那兩位高手則是出沒幾張後 就開始推算彼此牌型 由對方的出牌邏輯
推算彼此間的持牌 再去推算那位按牌理出牌者
我則是盡量的擾亂 並且隱藏自己的牌型 盡可能不被看破
(以四人鬥地主來說 我的打法類似擦皮鞋 保持牌的完整性 一次進攻)
那位記到Q者 則是像攻擊手 那兩位高人 則像是地主  
因為他們重點是要打牌 所以當麻將第四腳到時 大老二也差不多要結束了
尾盤時 那位月入五萬的出清牌後 很得意的賣弄 就說航仔手上還有個678910 跟兩單
另外一角則是一葫蘆一小單一大單
沒錯 真被他完全命中了 都被他看透了 可是既然他賣弄了 姨丈也就開口了
說我那兩單 是一支4 跟一支9 (此時為了故事效果 數字隨便編的)
第一輪煉丹時 在航仔出牌之前已經過5 所以卡一支4以下的沒出
然後他推算出另外一家既然拿葫蘆 可能的牌型只剩下哪幾種 又卡了阿航手上的一順
所以他的葫蘆是J3葫 不可能有其他PAIR 沒三了 所以航仔手上必四
如果是四在航仔手上 那他必定沒6 如果有六的話 這個牌型可以轉順 不會先出五......
經過一輪推理後 除了出清一家與他手頭上的牌 我們兩家的牌 全部被他命中了  
那次之後 我覺得我不太會打大老二了 如果遇上這種等級 再多錢也不夠輸  
姨丈長年在泰國大陸間工作 其實也不太熟 不過對於他的牌技 是一直讓我印象深刻的
這次家人同遊日本 姨丈說要教我們 鬥地主 我本來就會 而且覺得還不算太弱
可是他教了我很多前所未有的鬥地主相關知識 又讓我覺得自己的渺小了
例如大陸的某些特殊發牌方式 既可維持公平性 也大幅提昇拿好牌的機會 有點類似故意洗不乾淨啦
還有有牌時只能出三加一張 不能加一對 也不能出三條
可是尾手時 可以出三條
這樣的規矩很有意思 因為在很自由的鬥地主中增加邏輯性 同時也訂了一些特別的規矩 造成打牌的障礙
(會類似玩牌7第一張不能蓋A 如果第一張蓋A 需要加倍扣點的意思)
以一般的鬥地主來說 火箭是最大的 宇宙霹靂無敵大 可是姨丈解釋 如果是這樣的話 就缺乏變化了
所以規則改變 姊妹炸又比火箭大 何謂姊妹炸?
所謂炸彈 就是我們俗稱的鐵支 四支一樣即可 可以壓任何的牌型 除火箭之外
而火箭則是兩支鬼牌 可以壓任何的牌型 包括炸彈
而修訂規則 姊妹炸 則是連續兩號的炸彈 例如33334444則又比火箭大
而55556666又比33334444大 就算出現KKKKAAAA 亦可能被333344445555給壓過
這種牌型來說 就會出現難以估算的冤家牌機率 就沒有所謂「獨大」的牌型  
天阿~這真是太聰明了 沒聽過這種規則 真不知道可以有這樣的制衡方式
而在比牌的過程中 姨丈堅持要玩有倍率的 所謂有倍率 就是每出現一次炸彈 賭金就要加倍
所以假設一盤賭50元 出現了兩次炸彈一次火箭 就是2的三次方8倍 一把400元
而我就真的拿到了火箭 被姊妹炸幹掉過 所以本來穩操勝券的就要加倍賠給人家  
在喊牌的規則上也更精緻了 喊牌PASS過的人不得喊雙倍 沒過的人則可以對地主喊雙倍
這個措施防止拿爛牌的人故意當地主想要少輸為贏 不讓牌好的人當地主
而PASS過不能喊雙倍者 也可以在另外一家農民喊雙倍後跟進
有了這樣的喊牌規則 則就像是橋牌般喊牌的精緻藝術
如果拿好牌故意不喊 也贏不到較高的積分
也會因為喊牌的技巧 平衡掉拿牌的運氣成分 而成了全盤的牌技競技  
有了這些的規則修正 有可能玩了一個晚上 都沒什麼輸贏 一把 就會有大輸贏
這就跟現實的人生很像
人們往往潛伏著 就等一個機會 一飛沖天 抓到機會 要就是飛黃騰達
要就是被殺的一敗塗地 對於局勢的估算 真的要特別的小心謹慎
當你手中的牌 出現了三組鐵支 不見得是好事 因為手頭的牌這麼集中
別人家亦可能也都是鐵支 我們不能只看自己的牌 又要估算外面的情勢
可是這時候 究竟該衝不該衝呢?就看人的智慧跟現實的運氣了
無怪姨丈總哼著大陸的順口溜:「命苦不能怪政府,點子背不能怪社會」
似乎從小小的遊戲 窺視到些什麼道理...  
如果地主讓農民一手都不出的話 我們台灣叫做「滿貫」
姨丈說大陸叫這做「春天」
呵呵 真美的名字阿~讓我想到周星馳...
可是他又說了一種 若地主出了第一手後 農民就出清 地主無法再出牌
這種情形叫做「反春」
這兩種也都是雙倍
地主之所以會是地主 就是因為牌好 但還是會被反春 這超有人生哲理
真稱的上是撲克牌人生阿  
最後獻上姨丈拿的一副神牌 真不愧是地主中的地主 左手的牌是起手牌  
再附上小弟參拜的照片 就知道在日本 地主是多麼的被重視的  
要發揚國粹阿 ~ 國粹不是只有麻將 ~ 鬥地主還真是中國人的驕傲  
--
我記得我以前有寫過一篇關於鬥地主的阿~找不到了ㄟ??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