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3/9 新加坡選拔第二場小記

比賽完後要放鬆一下
回到家裡連打網誌的力氣都沒了
今天動手前 看看昨天的網誌 天啊~字真不是普通的多
辛苦大家了  
對第一天的油層做個回顧 45呎的油 因為滑的深遠
所以選對球讓可以來得及做反應 在路線上的誤差會比較好控制
這是長油對曲球的優勢  
可是要面臨的問題有:
選 對 球:讓球來得及反應。(可能是表面摩擦係數較大或轉速較強或球速較慢)
選擇路線:讓球在油層中找到可容許誤差,甚至閃過球道的狀況。(我敗在後者)  
這當然是大方向 看似簡單 可是有幾點是遇到才會知道的困難
球速:球速太快的球會來不及反應,球速優於轉速的選手可能會幾乎不反應。
選球:要讓球體來得及作動,減少打滑的時間,甚至在油區上就開始翻花的球,有助於行徑路線的穩定。
     (可能選用PARTICLE的球或霧面球較為有利)
側旋:因為乾區相對被壓縮,所以球體反應的時間會延遲,較大的側旋較有利於增加進瓶角度。
      (5度角概念,角度不夠將會留下大量的殘瓶)        
如果以上都可以做到,個人覺得球道難度還好,只要閃過溝邊(這是場地問題吧?不然會更好打),
具有球尾及準度的選手應該是可以輕鬆起飛。  
第一天前六名的就有三位曲球:超哥、威爾斯兄、泰榮兄。  
第二天的油層為35呎 比先前的34呎長了一呎 溝邊的坡度比先前比賽的來的緩和
也就是在路線上可以打點小外送 經過箭頭從一箭半往右都會有可容許誤差的效果
比起以往五塊板的坡度 多了兩塊板的誤差 看來是比較好打(從油圖看來是如此)
曲球因為本身球體的旋轉與行徑路線上的特性,打有點外送會比較有可容許誤差,
所以當球道允許時,可以打出高轉速的選手,在選對路線時,有可能把球丟到右半邊某塊區域內,
都可以進到一三點,正是因為曲球的行徑特性是先收斂再發散,而非其他球路是發散了。
(同理,當轉速達到某水準上時,內送更會放大自己出手的誤差,是一雙面刃)  
短油不像45呎那樣少見,就不用特別分析,就來聊些其他的好了。  
這次短油的油量感覺相當的足夠,對比以往的油圖,重疊的區域少,應該油量不太厚,
可是這次的油量卻令人激賞,前段的油層相當夠,後段也很乾淨,
在用某些比較敏感的球時,球在油區上滑的很快,一出油區迅速反應轉向,彷彿撞到牆,就向左轉。  
還是提醒個觀念,「薄的長油像短油,厚的短油像長油。」光從『長度』來看是說不準的,
這次的油量有別於之前偏乾的狀況。
同道的廷哥說,這次油圖騙人,分明是兩天都長油,要不是我的球出去就咬死,他很難相信是短油。
就如同一月底的選拔,兩天的油量都偏乾,我覺得長油像短油,短油根本就沒油一樣的感覺。  
實際打起來,我的球依舊出乾區就轉彎,要打進一三的難度之高,唉~我依舊短油苦手,
練了雖有進步一點點,但我想實戰的作用不大。
帶了五顆主攻,沒一顆滑的出去的。好在威哥提供我火力的支援,給了我第一個驚喜。  
第一個驚喜當然就是把讓我驚豔不已的VBP綠鬼借我,上次使用覺得異常神奇,
居然可以滑的那麼深遠,最後還有足夠的能量彎的回來,
在選拔這樣的乾澀度難道還滑的出去嗎?在我每一顆球都砰顆星的彈回來之際,綠鬼上場了!  
用一樣的手感把綠鬼丟出去,希望能夠摸到一三點別在過頭,
想不到綠鬼的滑行能力是我作夢都想不到,
什麼!『放風箏』!
也就是我一樣的出手手感,球還彎不回來,只打中了三號瓶的右半邊,
頓時心花怒放,要把球打不彎比較難,要讓不彎的球彎更多我就比較有心得了,
改變戰術,可以帶轉速了,球依舊很會滑,但彎回來的力道卻相當大,
這種感覺已經不像是會滑了,簡直就像在打43呎的感覺,不小心會彎不回來的長油,
如果可以把短油變長油,這種難度就像是吃了多拉A夢的「翻譯年糕」一樣,
要我說英文,那有什麼問題!?  
短油第一局就幾乎球球一三了,沒有進一三的都是自己出手的力道不好,
兩次都是因為出手的球速過慢,跑到過頭。(畢竟短油真的敏感而非真的用了多拉A夢的道具)
第二局11次出手10次一三,從來沒有短油可以打的這麼好控過,也拿下了紅盤,
但分數卻不高,因為這兩局間,我已經漏掉了3次的非受迫性失誤漏解,相當致命。
一來今天的體能比昨天差的多,昨晚睡的不好(誰叫我白癡寫完網誌才睡,寫完都幾點了)
今天的腰跟膝蓋都不太舒服,有點軟腳。(我真的昨晚沒做什麼喔...)
二來我用威爾斯的綠鬼打,雖然是沒有問題,可是再用自己的球解球,發覺差異太大了,
我的球我抓不住。(傳說中的『防盜球』,具有超大掌距與超大退分)
在兩種手感中混亂,反而習慣了主攻球,自己的反而不習慣。
(光指套就差一號,打自己的彷入無人之境)  
本日謙哥也加入曲球的行列,他說先前在聯合打運動會時用曲球打超好打的,
聯合曲球太好打了,尤其是短油。(如果真的是這樣我真該找個地洞鑽)
他說短油對初學者來說,真的是很好打,某方面來說,不可否認他說的沒錯。
第一局他就用曲球開球,用飛碟解球,
那曲球的手勢跟球的跑法,簡直跟廷雲兄如出一轍,果然有洗芭樂的影子,
一號瓶都摸的到,解球也沒問題,基本分顧的到,也證明了他說的沒錯。  
可是好玩就好玩在這,第三局球道就有問題了,兩邊的球道有一邊會打滑,老實還真不好打,
最後會打滑的那道我是用自己的球打(也就是原本都過頭的球)才打進一三,
我把這些資訊都記錄在我的計分單裡。
而謙哥這時跟廷哥在討論,他說有一道怪怪的,他明明這幾球都下一樣點,為什麼都沒彎回來,
然後看到我計分單裡寫著「滑」字,似乎若有所思。  
無獨有偶,第四局在11、12道又有一道會打滑,他又懷疑可能是球道真的有問題,又去看我的計分單,
我上面註記「12道不彎」他才恍然大悟,跟我聊天,他說球道怎麼會這樣,
是因為Carry Down嗎?還是昨天曲球打太高,有人故意處理的?
哈~聽他這麼講真是感到好笑也納悶,為什麼他也會聯想到是有人處理呢?(我以為飛碟選手不會這樣想)
我回答是可能是場地的差異性吧~
我心裡也不認為是被特意處理,因為如果特意處理才打滑這麼一點點,那也未免太遜,
我打的這兩場選拔在球道的處理上,可以說是可圈可點了,至少在「一致性」上都不錯,
不像去年有打到一道超油,一道超乾的誇張情形。而場地差異性,
看看昨天的計分單,這兩匹馬似乎真的不太穩定。  
謙哥本來認為這種球道很好打,(至少在前兩局我也是這麼認為)
連打了兩道陰陽道後,他說這樣曲球不就超難打的。(因為詭異的那道不好抓,轉速好點的比較好克服)
當下我真欣賞謙哥,有話直說,他對於喀拉道的迷思在兩局內就化解了,我們之間產生了同理心。
謙哥知道球道的差異性後,他一道打小內送,一道打小外送,也是可以顧到一號瓶,
但就不像前兩局那樣容易克服了。  
真正的夢魘才要開始,第13、14道,14道特別乾,感覺油好像短了一點,
球滑不到後面,放轉速的打法又很危險。
謙哥也是很快的反應,他說14道有問題。呵呵,真是高手,這種身經百戰的選手,
縱使不是曲球專長,可是對於自己的基本動作跟手勢,都有水準以上的穩定性,
兩次出手就判斷出球道的問題。這局當然也只能顧著打了,14道不出狀況就好了。  
此時偷瞄一下超哥打11、12的狀況,果然還是有被陰陽道影響,總共開了3隻花,
不過三隻花解了2隻,後面的格子又全倒把分數補回到20X,
三隻花都可以兩百,無怪無論男女老少,都對他尊敬萬分;甚至球館的阿伯,也要叫他一聲超哥!
(呵呵,這是同道的廷哥跟我說的梗,真的很妙。)  
第六局15、16道,總算沒有陰陽道,打了個紅台。
此時我跟謙哥就好好當觀眾,看三大曲球高手怎麼破解13、14道。
超哥前兩次在14道都多跑一步幾向正中,開了兩花,都沒得解。
咬金哥第一次在14道出手,也是跑向正中開花。
至於佑偉哥反而14道打全倒,13道不夠彎,真可謂與眾不同。
看著兩大高手栽在14道,心裡覺得挺好玩的,哈哈~(但不是幸災樂禍喔)  
一來因為超哥的分數可以說是篤定當選,提供這種小情報給他,不就等於看不起他嗎?
二來可以看這些具有經驗的選手何時發現,怎麼調整,
超哥單數格打14,13道我就沒看了,1、3格開花,第四格81,第五格回到14道,
他路線完全改變,把轉折點移向約一箭半的位置(本來走溝邊),球打進一三,
效果不好,留了單隻殘瓶,這局難得看超哥貧打,在全倒少的情況下,摔了一局一百五。  
佑偉哥也是摔的挺慘的,把昨天第四名多100支的分數全部花掉,再多欠個20分。
至於咬金哥的球似乎多推一下就輕鬆克服14道(跟球性有差,後續分析),
早上的分數多了一百多支,早上排名第一。  
昨天早上6局紅台的才七個,7、8、9名都跟我同道,
把他們的名次相加,大概是我的排名。(我以一檔三)
今天短油早上6局,紅台有11個,看來昨天的長油,對飛碟來說有相當的難度,
從跟我同道的三個高手來看,他們必須點很準才會倒,偏薄球的貫穿力就很差,
而我的老室友蕭朋友早上四局就多大約150支,看來真的是保齡球界的神童了。  
下午的比賽把綠鬼還給威爾斯,他球也滑不到,我則拿出SS,我的慢道專用球,
該死的鬼擋牆又來了,球完全打不到右半邊,厚~是誰當初告訴我SS很會滑,
簡直是一派胡言!留下許多組合球,也因為鬼擋牆收不乾淨,第七格才78分,
又沒有幸運分數,我幹嘛打這麼低阿,就在心灰意冷之際,威爾斯對我使了個眼色。
他說我可以用他新鑽的秘密武器,這就是本日第二驚奇!
在比賽的前一天,他要了我手孔的資料菜單,改成他的掌距,要打看看我的角度,
他開了一顆TRACK 13磅的Rule delta 1,這顆是快道球,相當漂亮的水藍色,也是PARTICLE材質。
(華君曾經擁有的球)  
不過因為13磅,所以是簡易球心,他說反正我打沒有,不如用13磅比較輕鬆,
說的一點也沒錯,反正第七格78分,也沒什麼好怕的了。
我心裡想說這顆比較彎,走多一點油區再送溝邊好了,
想不到一出手,因為球輕、速度快,居然滑的超深都來不及轉彎,
眼看就要打到6、9、10(BJ補3支標準解法)
居然瞬間轉彎打進一三,而且還海豚不斷!!!  
莫非這顆暱稱「水」的球可以呼喚海豚,看到球的表現讓我瞠目結舌。
如果只是一球,那根本不具戲劇性,從這球開始,打了個六車,這局的分數補到168。
(其中一車被裁判沒收,被沒收的第二隻全倒)
下一局12球進11球一三,漏一隻十號也有紅台,想不到這麼兇的球也可以用來打短油。  
只不過那是因為本來打15磅降到13磅讓球速變的更快,打了兩局後,手就適應了13磅的重量,
球也不是那麼快了,但也讓我開始思考有沒有辦法打進一三,
例如食指的開合度、用無名指的力量拉球、看點的距離放遠、手的擺動加高,
反正此戰已經不是以選上為目的了,倒不如把握機會,好好練習。
其實用自身的技巧是可以讓球擊中一三的,可是相對的敏感度就相當高,
一不小心就會有大失誤的出現。相形之下,若用綠鬼,是根本改善工具的效果。  
威爾斯也放棄了綠鬼,我就在跟他借綠鬼。
綠鬼在手,真的輕鬆自在,本來彷彿騎腳踏車,有了綠鬼就像坐在捷運上,輕鬆自在,
不費力還可以看個妹。騎腳踏車就危險了,一閃神被車撞,人包鐵可是很危險滴!
有了綠鬼我就好好練習攻略心得,一試之下發覺一天的練習果然進步很多,
心想這樣短油對我來說已經不再是心中的痛了。  
練了幾球後,威爾斯就找我賭飲料,說要激勵一下。
哈哈,心想剛剛打不好是因為在練RULE DELTA1,有了綠鬼,分明你想請我喝飲料吧,
在一連串的黑台,綠鬼回來後,紅台就來了,威爾斯就有著被騙的感覺,
哈哈,不是我厲害,是你的球好阿!感恩感恩,用你的球還讓你請飲料。  
分數出來的結果5487,
不就意味著"我是白癡"嗎?哈哈~還挺諷刺的,
這次的球道比上次好打的多,我卻打的更爛,不是白癡是啥呢?  
不過這次選拔,獲益良多,
打到油量充足的標準道就真的值回票價了,除了選拔外,
平常真的練不到這樣的油呎,
彷彿剛開始練曲球時,本龍師常叫我們要去選拔見識一下,
這次對球道,無從抱怨,反而有玩得非常過癮的感覺。(故障率倒是偏高了點= =)  
選拔還有個好處,就是會激發自己克服球道的本能,也會考驗自己的心態。
以前被說過沒有運動家精神後,再也不敢輕易的放棄自己的比賽,
不論打好打不好,都要繼續打下去,不管腳痛或如何,都不能停下來,
就像跑步的撞牆期,就是要用意志力挺過去,不輕言放棄。  
打好的時候,如何趁勝追擊,把分數拉高,不能鬆懈。
打不好的時候如何克服逆境,維持分數,控制情緒。
輕言的放棄或是耍沒品,只不過是讓人家看笑話罷了。  
就因為不能放棄的窘境,就會激發出解決問題的本能,
除了行屍走肉外,克服難關也是保齡球好玩的地方。  
我也在這次選拔突破了自己,我又可以打別人的球孔了,
而且才發覺自己打習慣了大掌距,真的讓手失去了彈性,
轉速跟球速都不及以前靈活(改善了出手的失誤率,卻失去了別的優點)
而且我也太過依賴自己的手,我的指套用特別鬆,大拇指也特別大,
以為自己都帶的到球,但打長局數也特別累~
真的該調整一下了。
這次藉由佑偉哥的球,找回了轉速,找回了球速,而且落球點也更低了,
除了找回自己的優點,甚至更進步了,所以就算打了"5487",
也高興的像個白癡。(打那麼爛還那麼高興的,大概就只有我了)  
在觀念上也有進步,平常打週賽用的球通常都是比較中性能的球,
CRUNCH、Heat Blast都是週賽利器,可是選拔時這樣的球長油不夠兇,
短油又太猛,根本帶了也等於白帶,既然目標是選拔,就不能在準備這樣的球應戰,
以後綠鬼一定不離身!在重油道的球也不能再拋那麼亮,
那麼亮打40呎好打,44呎就要多做動作,不太妥當。  
比賽結束時,看見超哥彷彿只帶了4顆球,再看看我的4+2球袋,我又是何苦呢?  
這次也認真觀察了超哥跟咬金哥的球,咬金哥以超大側旋和他的球速配合,
再加上他獨門的拉球方式,向下拉,而不向上提拉,方能在短油當中保有相當優異的滑行力,
也再過了轉折區後,橫向的力量有很大的容許誤差,原來這就是他的優勢。
超哥中油線加上讓球體快速作動(應該是配合開法),配合著優異的動作,
讓球尾相當的穩定而具有力量,這也是那麼多全倒的原因。  
相比之下,自己其實很有機會貼很多車,但都在於自己的動作不夠一致而導致有一球沒一球的,
除了自己的動作跑掉外,球孔跟用球都搭配的不好,
若是對上去年此時的自己,恐怕也是要被電吧。
不過此役過後,我獲得相當多的經驗,
相信下一次的選拔,我就可以表現的更好啦。  
也把「短油恐懼症」從身上拔除,太爽了!~~~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