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單純 是愛人也是愛自己最好的距離

人的心靈應是乾淨而澄澈的
但人世間的喧囂卻讓人看不清自己的本心  
往往在歷經一些事件後 人才會想走回自己...  
大年初一的夜晚 我們高一的同學有個小聚會
時間允許的狀況下 我是很願意去看看老同學的
這次聚會有一點不一樣 因為有一個以前蠻好的朋友自從畢業後就沒有再看過了
距今也已經快六年了 能再見到他 心裡也是充滿了期待  
到了他家門口 他不是說要下來接我嗎 怎麼只看到胖胖的一個人
走近一看 挖塞 從前的瘦皮猴居然胖的像一隻豬
毒舌派的我當然不會輕易的放過他
寒暄幾句後 原來大一的他出過一次重度的車禍 有一次瀕死的經驗
在那之後 經過了兩年的復健 現在可以走路 但再也不能跑了
言語之間 從前那個老愛吹牛澎風玩世不恭的小李不見
反而看到一個內斂而對人生有所體悟的青年
我也不是這樣嗎?  
記得小學剛轉學的時候沒有朋友
願意跟我說話作朋友的都是一些像小混混的孩子
他們滿口髒話 愛打架鬧事 最糟的是他們還有偷竊的習慣
但他們是唯一願意接納我的朋友
我本來什麼都不敢 漸漸的 我什麼都敢了
即使老爸依舊是管我很嚴 我在家還是乖寶寶 出外應該就是令人頭痛的傢伙  
不知什麼時候 我習慣了避重就輕 滿口謊言 也喜歡跟朋友出去順手牽羊
那種不勞而獲的快感 竟成了我童年的回憶
直到有一次我們失風了
在家附近的百貨公司我被抓到了 而我的朋友跑掉了
我孤單的被帶進了辦公室 無論如何我就是不願意說出我爸爸是誰
我寧願被抓去警察局 也不想讓爸爸知道(那時候好像是小五 真是什麼都不懂)
因為我覺得爸爸一定會很失望 會把我打死吧
百貨公司的人一直恐嚇我 到後來 我願意說真話的時候 再也沒有人想聽了
那種不被人信賴的感覺好可怕 我好無助
我是一個能說話的啞吧 他們都聽不見我的聲音
後來我的爸爸還是被找來了
爸爸不斷的賠禮 我用怨恨的眼神瞪著百貨公司的人
大概嘴裡還喊著為什麼要這樣害我...
我好害怕 爸爸生起氣來打人 是很可怕的
我一直覺得爸爸可能會把我打死 不要我  
後來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也記不起來了
依稀記得爸爸帶我去吃飯 開車帶我回家時很安靜
只對我說 下次不要這樣了 這是我們的秘密
我不會跟你媽說 下次不要這樣了  
這次爸爸沒有罵我也沒有打我 但爸爸自責的眼神更是讓我傷心
我從極度害怕變成了懊悔 這時候我心裡出現了一個聲音
我想作個好人 我不要讓爸爸再失望 我不要再說謊騙人
後來我慢慢的再也不騙人了 也都真誠的面對別人與自己  
後來認識我的朋友常常會稱讚我說 我是個非常誠實而正直的人
但他們不曉得這個故事
這也是我人格瀕死的一次經驗  
這也是因禍得福吧 家中長輩總是以一句「將心比心」當作我們的處事格言
(雖然我覺得他們都沒有做到)
不過我開始懂得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道理
慢慢的也理解了孟子說的人性本善 學習到了從心來探究天理
人的本心不就本是如此單純而澄澈嗎?
那些虛假狡詐都是為了適應環境而生
適應了環境 卻無法面對自己的良知 而陷入了矛盾與痛苦
汲汲營營的人阿 何時才能回過頭來看看自己呢  
大道廢 有仁義 意思是說仁義被彰顯的年代 是因為天道已經被忽略了
如果能用心來感受天道人倫 那麼仁義是存乎於每個人的心中
那也是一種單純  
------  
上述所言雖然很有道理 不過我卻對自己很失望
本來要寫比較感性的話題 怎麼又這樣結尾呢?  
現在只好硬是要轉  
------  
我想愛也是單純的
愛的不單純也是因為環境而來
什麼劈腿阿 騎驢找馬等 都是一再被炒作 而被視作理所當然
換個立場問問自己 這樣應該嗎 不該好好的珍惜身旁的人嗎?  
人是那麼的諷刺的
我問過好幾個正在劈腿的人
問說:「你妹男朋友如果劈腿你會怎麼辦呢?」
大概不外乎打死他之類的話語 但他自己正在做這樣的事
也會把自己的錯誤合理化 說這是為了將來找到更適合的人
在這之前 他應該被他的女朋友哥哥打死才是  
人跟人的情是自然發生的
古書有一段說父子之間自能見慈
以前我一定不懂 也不願意懂
因為自從爸爸再婚後 我已經不願意去依賴爸爸了
因為他不單是我爸 更是弟弟的爸爸 弟弟們更需要爸爸的關愛
我希望我失去的 別人能得到   
爸爸有他的家庭 不願意撫養我 要我在經濟上自己獨立
我雖不願意 但也接受
有一次跟爸爸聊我在外面唸書工作的事情
累起來的時候 又要去國中教書 自己又要上課 每天晚上又去球館上班
睡的時間都沒有 又不能讓學生的受教權損失 我一定繼續努力
工作讓我接洽的時候 一定會妥善的完成......
正當我說的慷慨激昂的時候
我看到鐵漢爸爸的眼眶泛紅...(他幾乎不曾哭過)
我停止了言語 所謂的父子見慈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我雖年輕也努力 但我再也不敢讓爸爸知道我有多累
也會為我愛而愛我的人珍惜自己
這其實也都只是明心見性 沒有什麼特別的 只是因為大道廢罷了  
單身很久了 這次過年看到很多朋友的女朋友
包括陳擎宇那個浪子 也有願意停留下來的表情
很為他們慶幸 畢竟他們都是走過風風雨雨的人物阿
這一年我也拒絕了一些人
不是清高 只是我知道什麼是我想要的
也知道自己不是感情的好手
貿然的投入 最後我一定又會受傷  
我也想單純的好好愛一個人 也想簡簡單單的被愛
決定了去愛 就要有幸福的打算
而愛也是人與人之間自然發生的
如果有機會 我想我已經懂得珍惜了
就等值得幸福的人來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