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變少了?保齡球文章來了!

今天跟威爾斯大哥、四隻熊先生出去聊天打球
打球的人都像瘋子 聊起球來就是沒完沒了
明明大家都知道只是個圓圓的東西
但其中卻充滿了我們彼此的熱情  
威哥有說到我保齡球的文章變少了
沒錯 文章總量是多了 可是保齡球的內容卻少了
一來 可以說是江郎才盡 小弟對保齡球的知識見解有限
兩年來陸陸續續寫下的內容 在對球的見解與技術方面的長進實在是有限
懂的 該寫的 能寫的 大概都寫的差不多了
老狗變不出新把戲 與其炒冷飯 倒不如改吃點小菜 寫寫其他方面的雜事
如果有怎樣的議題(不論是球或不是球) 我能力所及的
也可以小小論述一下 當然也請大家不吝指教  
二則是比賽記事 在我的觀點 不在過程 而在收穫
六局打完 一定有分數 有全倒 有得獎或沒得獎
若沒有特別的收穫 寫下這些內容不過是例行公事 一樣的戲劇上演
觀眾不膩 寫作也會煩
就像韓劇一定要得個癌症 這樣老掉牙的戲碼 必須要有所突破
觀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遲早拒絕再來  
兩年來的寫作多多少少也有一點點影響 藉由網誌認識了更多的朋友
也從其他球友的網誌看到每個人的打球歷程
有時候也會有身歷其境的感覺 很高興大家持續愛球 持續分享  
也有朋友告訴我 文章太長 難以閱讀
哈~不可諱言 這的確是我的缺點 不懂割愛與剪裁
我試著藉由分段與斷句 盡可能讓我的文章方便閱讀
通常我寫作的過程會反覆的讀誦 寫完之後會再看一下
讓自己的文章是流暢的 用詞是恰當的 可以被閱讀的
當然有時寫作太過疲累 趨近昏迷 寫出來的文章可能就比較難理解  
也有朋友告訴我我寫的內容很難懂 太過文言
如果是真的 那代表我寫作的能力不好 會文白夾雜絕對不是優點
而是不能妥善的掌握文體
我在典故的運用上 比較冷僻的通常都會加上註解
能在搜尋引擎輕鬆找到的 我也不多說 免得浪費篇幅  
雖說寫作內容多為生活瑣事 可是我不寫沒有意義的文章
文章的背後多有我的寓意 或寄託的情感
看著累積百篇的文章 多多少少有點得意 沒有半途而廢的輕易放棄
反而成了生活重要的一環 很高興給我鼓勵與指教的朋友  
這個禮拜 包括今天 總共打了三次球 回台北後密集度最高的一週
週二是跟無尾熊去打的 當天對球道的掌握不錯 打了一次六車
又一局244 對於自己左手比較穩定的打法 確實反映在分數上
可是少了左手的擺動 缺少了借力使力的一個力量 體力的流失也很快
但至少覺得有進步  
週四的比賽 感覺油層好像不太一樣了 球比較會滑 我打不出來是油比較厚 還是比較長
也有可能是一樣= =(真是差的判斷力)
對於這組油層我還沒找到好的進攻路線 走二箭半以右 球道偏乾 打出正常的圈數
怎麼打怎麼過頭 如果穩穩的推出去不要拉 勉勉強強可以打進
這個球道一定是有圖形的 通常越往右邊站 打同一個箭頭 球尾會越往左邊
可是這個球道打二箭的地方卻又相反 要用相反的觀念修正
球會過頭 往左邊站打同一個轉折點要修正 反而更過頭
打到三箭以左 球又滑的出去了 滑的出去又不一定要回來
看看球上的油線很少 油並不長阿 可是卻滑的出去 納悶~真的納悶~  
因為我無法在腦海中判斷出油圖 所以在進攻上 如同瞎子摸象
統計出來大約七成的機會的打進13 全倒率不到四成 開了八次花都漏掉
SPARE幾乎都收到了 分數不到1100 球道難打嗎?
在我隔壁道的楊大哥、洪大哥(都是曲球前輩)兩度聽牌300分
我連個紅盤都打不到 實在是很氣餒
幾次的練球下來 以為這次可以站上1200卻連邊都摸不到 而且輸給領先集團大約300分
所以才會想要學習如何以簡馭繁
因為領先集團的三人 一個是放圈數 一個是圈數差 一個是超低油線 三個都打溝邊
只有我一個人傻傻的尻三箭一 比較彎又怎樣?又沒有門票收入
這一站真的是輸的慘兮兮  
三個球友相聚聊球 久了就受不了了 我們就前往球館打球
依然是前往聯合(好希望變成我的主場)
由於我跟威哥的掌距跟手指大小都差不多 第一局我們兩個就隨便試球試球道
意外他有顆很神奇的球 VBP的綠鬼
球道跟我之前打的差不多 用我的球打效果大同小異 不是太好
第一局僅有的三支全倒都是綠鬼打的 第二局我就用綠鬼打紅台了
在我帶的三顆主攻球與綠鬼比較 綠鬼的滑行能力是最好的 比ORGE SS還要好
能量的保存也相當的好 過彎之後殺進球瓶的能量都不會減速
相比之下 X-FACTOR滑出去後回來的能量 其實已經損耗很多 撞擊球瓶的能量就不佳
所以球瓶的彈跳關係就不好
鳳凰在油區上就在作動 過彎後能量放完轉直線 雖然打的進一三 笨是無可避免的
ORGE則相對敏感 滑行的轉折點難以控制 撞擊的力道也比較輕
先前一直以為聯合本來就沒有海豚
用了綠鬼後 活潑的球瓶關係讓我又燃起了一絲希望  
先前我也帶了最順手的Crunch 與滑行能力極佳的Heat 可是兩顆都滑不出去
雖然我沒有帶DANGER ZONE V 可是以我對我球的瞭解 也是滑不到
所以才會選用滑的到的鳳凰跟SS當主攻
而這些球的開法都已經做了不同的調適 綠鬼的開法也沒有我SS來的誇張
但是球皮的表現卻遠超於我的理解
綠鬼的滑行能力真的是讓我開了眼界
在我無助的短油道上開了盞燈  
有人說 保齡球的奧妙就在於他難以掌控
(好像:酒的好喝就在於他的難喝)
我想曲球選手選了不適當的球作為主攻 能量難以彰顯時
分數也難以有好表現
不能掌握的球 不能掌握的球道 分數就很好掌握了(不會太高)  
選對球 有好的能量 好的路線 好的球瓶關係
有時候打的不理想 但分數不見得不會理想  
與其說「打」球 我覺得曲球的感覺 更接近「輔助」球
給球「方向」 給球「角度」 給球「旋轉」 讓球順順的在球道上產生物理變化
球就能「盡情」的發揮
硬要「駕馭」球 「控制」球 「壓抑」球 球就會在球道上「反抗」
人與球不合 打出來的球就是死的
人與球合 打出來的球就像有生命
我總覺得身為曲球選手 就像是「召喚師」 把球的靈魂召喚出來 那感覺之美妙
唯有曲球人知道  
關於球的動詞 有時候覺得真的很妙 「打」球?怎麼打? 打啥?
「練球」?球幹嘛練? 要練的是我吧?  
大抵來講 最近球真的打的不好 控制不好 體力也不好
但很大的原因 也是因為判斷不好 沒有辦法破解路徑 自然沒辦法用球理解決
最近看了人家的文章 不可否認 是低潮期
低潮的來臨是因為忽略了瞭解球道的重要性 以為自己的基本準度足以面對球道
忽略了「環境」與「科技」對保齡球行徑的影響  
練了那麼久的球 打全倒應該是自己的優勢與強項(曲球不就練這個??)
反而連進點率 全倒率 都成了缺點 優勢不再 都出於自己的漫不經心
如果把自己的心打開 再去充實科技對保齡球的影響
或許綠鬼只是第一步 能夠掌握短油有更好的武器 我就不必執著於自己有限的技巧  
就像變速腳踏車 把飛輪調成最輕的 踩得再快 也敵不過適合的齒輪比  
明明自己該很懂球
卻也因為態度害了自己 再嘗試看看吧!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