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舌下破了個小洞

火氣大了好幾天
不單是心情上的火氣大
身體也透露出火氣大的徵兆
我的舌頭下又破了個小洞  
下大雨也可以火氣大?
這就要推回上個禮拜了
休假回台北一趟 回家看看家人
也跟我的好兄弟一起約去打球  
好久沒有這樣一起開著車遠征去打球
在車上聊天聊球 無比的愉快
我們都感嘆著 感嘆著美好時光的短暫
從前 我們常常這樣殺下桃園 就為了打球
我們會去找美食來吃 打球打到盡興
這真是人生無比的享受
可是隨著時空 相距的時間變少
這樣好的朋友 這樣好的球伴 可不容易找阿
我們都默默著修練自己的技術
上次看到我打球 應該已經超過半年了
如今 我可是經過了很多比賽的洗禮
而你的手傷也終於復原的差不多
總算 我們可以一同站上戰場  
比賽打完1217 第七名 什麼獎都沒有
標到一會公標 6個人中(220分以上公標)一會一百多
還中一會加會B標 也是一百多 我打21X中B標
兩會加起來還不到三百
真是虧大了:p  
(兄弟看懂了我的球 還可以給我建議 你進步了 我真是為你感到高興)   
以上打球 當然是愉快的 碰D前Set還有64X 真不賴 比我還高
可惜因傷無法延續 打完球之後 我們與球界前輩聊球
聊鑽孔 聊手勢 非常愉快 對方是位客氣的前輩 也大概知道我的功力
只提醒我一句
「別讓我們的專業變成廉價」
這點 倒是給我很多啟示   
劉教練不是第一個這樣跟我說的人
在球上 很多技巧 說破了 就沒什麼
可是不明瞭卻要吃上很多的悶虧 或繳了很多的學費才有辦法突破
有些人 惜字如金 要學 就要花錢來學 或者要拜師學藝 或 經過重重考驗
這條學習的路很苦 通常 前輩們也不會直接告訴我們答案
給我們方向 讓我們自己體會
用身體體會 用手體會 用心體會  
前輩們身體力行的教我 不可以讓專業變成廉價
而我 似乎無法傳承......
我教很多人 為了讓很多人可以很快的吃到保齡球的甜頭
我讓我的專業廉價了 我讓很多人不努力而窺視到技法的秘寶
從我手中習得武藝的人一一背叛師門(當然我也不曾要人拜師)
當然我教授的秘寶 也不算什麼
我設計的球孔 也不算什麼
到頭來 別人的技法才是技法 我的技法只是給你們用來參考
別人的球孔才是你們想追求的 我設計球孔的用意 又有誰能窺視  
我討厭因為做生意或其他種種的理由 來拉我教的人
在我鑽的球孔之下 有著我的用意 我的期許
階段到了 我會量身打造更好的武器
讓你們自在的使用 那時才是享受成果的時候
師父說「寶劍配英雄。不是英雄,不拿寶劍。」
太輕易脫手 或刻意卡手的球洞 都不是初學階段該打得球
程度不到就輕易換球孔打 是窒礙自己進步
也是貪圖假象 不紮實練習的行為  
「什麼球孔都能打」這種理論的出現 簡直就是要惹我生氣
這跟「什麼球道都能打」這種話一樣讓我抓狂
這世界也不需要什麼公理了 用說的就都可以說的通了
黑的也可以說成白的 不會打的球道就怪球道
出手有問題就一定怪球洞嗎?
為什麼不問問自己的出手呢 為什麼球打不好 一定都要人家來配合?
都是別的不對 絕對不會是自己不對 真讓我心煩阿  
因為太多人在無病呻吟了!!
所以到真的病了...反而沒有人相信。  
打曲球的人 還打得下去的人 大略可以分成兩種
一類是自以為是的人 一類心境寬大的人
第一類的人 打不好 一定是球道有問題 不然就是冷氣有問題
都沒問題了 旁邊道的人有問題 會搶球道 或者同道打太慢
或同道有人超線 看了不爽影響心情
不然球館有問題 可能要提二樓所以打不好
小姐醜 影響到 停車位不好停 影響到
剛吃飽 蹲不下去 所以打不好 剛睡醒 手腫脹 所以打不好
反正千萬個理由 絕對不會是自己的問題
這種人再進化 就選球道來打 然後給自己一個理由
「我是來運動的」所以打不好也是正常的
可是既然來運動 那幹嘛怪東怪西呢?  
第二類心境寬大的人
認為只要能夠打上一球正點全倒 那麼打不好 都是自己的問題
因為「有路」 就算在小條 還是有 只是自己不夠精密
這樣的選手 通常打得比較好 自我要求也會很高
而且通常不是只有打球這樣 在很多事情上都會自我要求比較高
可以說是有點人格上的潔癖
可是不是沒有缺點的 這種人 一旦讓他覺得球道真的不OK
火氣就會大爆發
顯性的 可能就會破口大罵 把球館主管找來 處理到好為止
隱性的 就會在心裡面幫球館打個X 再也不來打了  
可是這兩類的人 都有個共通點 就是都很願意教人打球
第一類的人覺得自己很棒 所以由他來教當然是理所當然
第二類的人覺得打球很難 所以提供自己的經驗給同好分享
當然 也有打曲球的人小氣八拉都不願意教的
那是他自己人格上的問題  
以上所言 純屬打屁 當然我們都可能是其中的一種 或遊走於兩端
甚至都不是 打球嘛~快樂就好 快樂最重要 (我可沒說快樂最好打喔:p)
可是第一類的人多 第二類的人少
第一類的人不會打就怪球道 打沒有就是球道不對 打有還要怪球道太簡單
真是都給他講完了 所以一般人對曲球選手的映象 就是愛抱怨
到了球道真的出現了離譜的問題 第二類的人發聲
人家也把他當作跟第一類的人一樣 又是野狗亂吠
久而久之 曲球選手就像放羊的孩子一般 被歸類為 只會怪球道
方不知其中還分一類跟二類 真可謂曲球難為阿  
以上還沒到火氣大的導火線
那天跟劉教練聊完 也與別的前輩聊 (說聊是好聽 因為我根本只有聽的份)
前輩說話 十足前輩阿~ 不單批評我 也批評在場所有人
真可謂一視同仁 大公無私阿
說我打球卡手怎樣怎樣的 打得怎樣差 怎樣不好的
還不忘補上一句 「我是為你好阿~」
真是有夠給他「小孩不笨」的「All for you be good」
明明很簡單的油層 說這球道的難度怎樣怎樣的高
我只帶兩顆球 第一次打 打1217 其中還包含多次的找尋路線
當天第一名14XX 前四名都13XX以上
標會分數都要26X以上 真不知道台灣如此的臥虎藏龍
無怪前輩會認為國手都不怎麼樣
當他指導的起勁時 有人提醒他說阿航是國手
他又補了一句 國手又怎樣 國手是個頭銜 會害死我
會讓我打得很爛還自以為是
我會當選 是因為很多厲害的人他們都沒有出來選
說選拔賽的油層很簡單 比現在打得還要來的簡單  
當然~說到這 林盃就受氣了 林盃來打球是來給你侮辱的喔
敬你是前輩就可以這樣的大放厥詞喔
講油層 你以為就只有你會懂 我們都是狗屎運選上
我最討厭人家連下場打都不敢 然後在批評球道
看人家打好 就說「球道究厚帕」(球道很好打)「喀拉鬥」(曲球道)
套句師弟說的「力西五帕喔?」(你是有打喔?)
人打打壞「攏映該」(就應該)
讓我究賭~~~~~~~氣ㄟ(其實不該為氣字)  
真是一點見識都沒有 選拔賽的油層好打?問問你跟我推薦的兩個人吧
人家吃麵 你在喊燙 相信沒有根據的說法 為什麼你不去拔獅子的鬃毛
我的動作當然不是完美無缺 也很多地方可以改進
但不是這樣讓你用來調侃的
你知道球對我是什麼嗎?
是信仰 是生命 是朋友
我再度下場 是因為聽到又上新的油層 我想再挑戰看看
而不是接受你的挑釁要跟你賭球
我不想跟你賭不是因為我怕你 是因為我不喜歡把我最愛的運動變成賭博
小賭是趣味 大賭我就恕難奉陪了
或許對你來說 那樣的金額是小賭吧~不過對我來說 太大了~
第二次的油層 對我帶的球 跟進攻的路線 是比較有難度
不過還是蠻好玩的 這趟旅程 除了勉強聽了那些話之外
也算玩的開心  
回高雄之後 有一些小事讓人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呢 我只能選擇默默的小氣一下
不敢發作 我不想得罪朋友得罪同事 至少 目前還沒有這個必要
我做事該怎樣就怎樣 要破壞我的原則 請不要問我 我不想這樣處理
就讓 能處理的人去處理吧
前天 三多的打油機重新整理 更換耗材 也調整了程式
我覺得挺不錯的 分享給我的朋友 我朋友問我 現在這樣OK? 我說是
對曰:所以原本的那樣 就不OK
 這 是 玩文字遊戲嗎?
我想沒什麼好講的 你球打得怎樣 又與我何干呢?
生活上 能幫你的時候 我想我是沒有推辭的 我需要幫忙的那天 我們約定好了
但你不再接我電話 也不再提這件事 我怎麼不明白這是刻意不想幫我呢?
這次 我又幫了你 我告訴我自己 這是最後一次了 免得你又自私的傷了我
再問我一句「你就不自私?」 我受不了這樣的事情  
嘴巴的小洞 噴了幾天藥都不好 究竟是營養攝取不當還是怎樣的
總之 我覺得我好像抵抗力很差 要感冒要感冒的感覺
睡前我吃了感冒成藥  
隔天醒來噴藥時 發覺我的舌頭顏色不同了 變好粉紅喔(我不是說白歆惠喔)
雖然小洞還是在 可是不那麼痛了
原來我的身體 真的在虛 無怪中醫可以用舌頭來看病
嘴巴不痛心情就愉快很多  
晚上先打了一次球 小小兩局 感覺不賴
計畫再回三多好好享受一下新油層 油重尾段乾的高級享受
想不到一進球館 大家面色如土 馬上就得知球道又出了點問題
換了鞋 下去試 果真令人生氣阿~~~~
這樣的球道我不能接受~
但是不能接受的下一步 就是要把球道處理好
球道出問題的可能有很多 想到要一一排除 我就覺得我舌頭下的洞又要變大了
留下來處理 竟然沒有出現狀況~
那麼今天傍晚時 究竟是怎樣的問題就不得而知了
總之我留下來與三多同仁一同處理球道 處理過後的球道超棒
看來 還需要再觀察幾天
目前的油層 不輸北部啦~難度又適中 比起原本那組油層 真是進步良多
希望可以就此保持下去~那麼日子會比較太平  
也順道留下來學習簡易的故障處理 最近又有新任務要學油車
手上又好幾個企畫要寫 又有球要補 又有球要鑽
用想的就好累喔 我想引用彎彎的話
「可不可以不上班」  
雖然我也常常以專業自詡
可是我現在聽到專業還挺反感的
因為有些人仗著專業 就要蠻幹
多元的時代 一項專業 不代表事情照所謂的「專業」處理就一定正確
聽到專業~我會抖ㄟ 別再嚇我了
我不要專業 我只要事情可以安安穩穩的搞定  
所以最近很多矛盾 也從專業 看到一體的兩面
也從抱怨球道 看到一體的兩面
所以告訴自己 戒慎恐懼 不要成為第一類的曲球選手
不要成為專業人員 不要去玩文字遊戲
不要變成前輩 或許這篇PO出之後
還要學會...  
          不要任意的在網誌上發表心得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