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哈爾濱按摩記

在哈爾濱的六天中 五個晚上我都在按摩
疲累的身軀 就靠祖國的手藝來活絡自己的筋骨吧  
按摩對運動員來說 應該也是種很好的保健
第一次的按摩是在廣州 老闆把他專屬的按摩師讓給了我
那是按摩學校畢業的老師傅 全身就像被拆解保養後重組一般
靈活又舒坦 經濟許可的情況下 我還蠻喜歡這樣的純按摩  
在哈爾濱第一次按摩 是的士推薦的店 主打是足浴(這種店在當地非常多)
到了室內 先換脫鞋 再到專門的椅子躺著
木桶套上塑膠袋 加上熱水與牛奶 在整城寒冷的都市中 用熱水疏絡腳 倒也是種享受
服務的小姐則從後背按頭與肩膀
手法與我先前按的有很大的差別 重點都在頭皮上的穴道與耳朵
這應該也是因為北方寒冷的關係 所以特別強調頭部的血液循環
做完頭與肩之後 就是腳底按摩了 看來我的身體也挺硬朗
不痛不癢的過了一個小時  
這樣的收費是RBM 58元 據老媽說 比廣州貴的多 廣州的行情價一小時約38元
後來我又加價按了背部 總算有比較好的感覺
因為打球會造成背部的肌肉的痠痛 我想按的主要是手跟背 第一站幾乎沒什麼按到
有點可惜  
這間的室內相當的熱 店員強調這間是哈爾濱的按摩有名的店 可是我媽卻不太喜歡
室內又黑又熱 他說感覺就有在做黑的 而且有很多人按完在睡覺 他更覺得不單純
在這間店裡低銷就是58元 消費過後 可以躺在按摩床上過夜
相對於我們住四星級的帕弗爾 一晚六百多人民幣 這裡過夜就真的便宜了  
回到飯店 才發覺暖氣不夠冷 媽媽才想起了按摩店的好 可是被他一路嫌爛
按摩店的店名跟住址我們都沒有記 第二晚我們只好另尋其他的按摩了  
早上的行程 媽媽也一路打聽按摩店的資訊 發覺了這裡最有名的按摩是買門票的
大約花38元 可以吃飯 按摩 看表演
問了幾間有名的 大自然 海都 我們後來就前往海都
海都商務會館 門面看起來比我們四星的飯店還好(我們的飯店太爛了)
的確是38元入場 可以待24小時 包含4餐與看表演 可是不含按摩
這間強制要換上專屬的衣服
有大大的澡堂 裡頭有冷熱池跟SPA 基本上就像是個簡單的藍色公路(自然風集團?)
因為時間的關係 我們先去看表演 這裡的表演就類似台灣20年前的餐廳秀
可是相當不好笑 模仿張信哲張雨生 沒一個像 倒是底下的觀眾一直向台上遞酒
在表演的時候 喝了三瓶的玻璃瓶啤酒 真不知道是在模仿 還是表演喝酒  
這裡的按摩師也是用輪的(不能選) 要幫阿姨按的那個既漂亮 身材又火辣 超羨慕
而幫我按的這個瘦瘦乾乾 最慘的是氣味還不太好 所以我就安安靜靜的過了70分鐘
配合他的呼吸 跟他反向呼吸 不然還挺難受的 力道也不夠 穴位也抓不準
媽媽說這種按摩根本不是在按 是用摸的 肯定有做黑的
這裡按摩70分鐘108元 按完就十點半了 十一點半就有免費的餐可吃
不過看看這裡的環境 還有38元供四餐的份上 我說服家人 我們出去吃吧  
比較特別的是這裡的櫃子是用磁石感應的 很酷 偏偏阿姨把鑰匙給搞丟 賠了100元人民幣
他們說找到鑰匙的話 會退回100元 心想 哪有可能找到還跟你說
沒想到隔了兩天 真的打電話來 我們也拿回了100元
也不是所有阿六仔都像土匪 也是有好人的  
當然以海都的消費跟環境 我們是不會想再去的 又再次詢問不需門票的按摩
媽媽還強調要找正經的 的士師傅問了很久 問到了間洞庭湖韓式按摩 我們就驅車前往
師傅說這間「相當」正經(大陸稱開計程車的司機為師傅)
一到了門口 原來是「夢天湖韓式鬆骨會館」 一看到「會館」二字 我媽就不要了
叫師傅再問問有沒有「正經」的按摩 沒有「會館」的  
於是師傅打了無數通電話 問到了在哈工大附近有(哈爾濱工業大學 據說是名校)
也有間鬆骨的「相當」「相當」正經 兩個相當的 於是我們再次前往
結果依舊是夢天湖韓式鬆骨 可是沒有寫會館二字 於是我們就下車了  
這間在地下一樓 消費是100元兩個小時 沒得講價的
恰巧我們進去不久時 來了一個穿高級西裝的人
一看就是這裡的主管 媽媽就跟他要優惠 這個人原來是經理 於是也承諾要給我們優惠  
這裡依舊是有浴池 可是沒SPA了 換了衣服後 前往按摩區
這間的生意相當好 很多人正在按 而且相當熱鬧 因為看到很多人再拔火罐
真可說是哀嚎遍野 這裡的按摩師每個動作都很大 不像用摸的 應該可以按的比較舒服了吧  
我們三個人選了比較安靜的角落 韓式鬆骨也是有別於一般的按摩 後頭在慢慢介紹吧
首先在眼睛上蓋上冷的沙袋 在背部與腹部上 蓋上烤箱拿出來的熱沙袋
這沙袋裡裝的是麥飯石 再用熱毛巾把兩腳的腳盤包上 過了一陣子後開始按摩面部  
面部的按摩從額頭開始 之後是眼窩 鼻子旁邊的穴道 臉弄完後 又是玩了很久的耳朵
抓阿 捏阿 彈阿 總之還挺痛的 頭皮的穴道 則是用乾洗頭的方式抓 按摩頸椎的方式相當特別
人依舊躺著 按摩師直接用手穿到背部 利用身體的重量來按 按的力道與深度
比傳統直接按的方式來的好很多 令我相當驚奇
之後是手臂肌肉的放鬆 腹部按摩 腿部肌肉放鬆
再來又有新招了 直接跪在被按者的大腿上 利用他的重量直接加壓大腿內側的筋肉
這招也相當舒服
轉到背後一開始也是沒什麼特別 後來跪在被按者的臀部上 用打水的方式踢被按者的小腿
再來可以選擇是否要踩背
前兩天按的 踩背都是要另外加價 這時候有包含 當然就給他踩
踩背跟小時候爸爸要我踩他也是有很大差別的
在踩的時候 他不是整個腳踩上去 而是把大拇指立起來 像是跳芭蕾般的用點去揉(穿專用的襪)
第一天的按摩師長的挺豐滿 踩起來我也是感到特別的沈
後來還有一招 按摩師用手將自己撐起來 兩個小腿像雨刷般的刷過背部
背部的筋就這樣的向外展開 這是我覺得最舒坦的
所有步驟完成 就是腳底的按摩 這樣時間大約經過兩個小時(通常不到 會偷懶)  
這天幫我按的是55號 長得北方寬臉 五官清秀 手指短小而身材豐腴 按的手勁挺大
我感覺挺好 幫媽媽按的是69號 矮矮胖胖 媽媽說力道大 可是手法粗魯
我就推薦媽媽下次可以找55號幫他按   
夢天湖結帳時 櫃臺不肯幫我們算經理說的折扣 (以營業來說 有個黑臉收銀的確是必要)
他非要見到經理親口說才行 我們就等著服務人員找到經理
經理給了我們張VIP卡 有了VIP卡就享有88折的優待
因為這間感覺不錯 所以之後的兩天 我們也是前往夢天湖  
第二天幫我按的是39號 他一樣不太說話 可是比較有笑容 手勁沒有55號來的大
可是手法卻更為細緻 好幾次被他按到身體彈開 他臉一派輕鬆 可是手下的功夫確實紮實
本以為55號已是高手 讓39號按到更是享受 他長的有點像越南人 有時候還會跟著音樂唱歌
他在唱時 我就在笑 他問我在笑什麼 我說這音樂很紅嗎?誰唱的?(因為當時超多人跟著唱)
他說這很流行 難道我沒聽過嗎?(該不會暴露了非內地人的身份)
於是他就向旁邊的按摩師詢問是誰唱的 沒人知道 就一床傳一床的問
大家都在嚷嚷著誰唱的 結果就有一床的客人答說「我!」 整場都大笑
(想不到我一個問題演變至整場暴動 真可怕)  
有了兩天的經驗後 我想也不需要叫媽媽指定找誰了 或許裡頭的按摩師臥虎藏龍 強中自有強中手
第三天幫我按的則是10號 當天我的手牌是11號 他要看時 我跟他說差不多 他不懂
看完時他就會意了 他剪了個齊眉的呆瓜頭 因為我沒戴眼鏡
看著別人的頭上半黑 下半白 也挺好笑 心裡在想 怎麼會有人剪這種頭呢
他就問我說「你想說啥呀?」 我回答「你這髮型挺可愛的。」
因為稱讚他 所以按的這兩個小時我們說了不少的話  
普遍來說 我們前往哈爾濱就是去看雪地博覽會、冰雪大世界或去滑雪 可是他們當地人
很多都從來沒有去看過 反而當地的名勝 成了外地人獨享的權利 對本地人來說
卻成了不現實的世界  
他跟我說他們北方的夫妻「能用打的就不講」男女朋友吵架也都是打來打去 聽起來挺新奇的
他就問我我們這邊吵架是如何?我說通常男生不會打女生
有時候罵個幾句 女生就會哭 男生還要想辦法安慰女生
他簡直要笑翻了 他說為什麼要哭阿 像個小孩似的 我也跟他講什麼叫做公主病 他也是笑翻了
我想這就是文化的差異性 在台灣我們都認為男生要有男生的樣子 女生要有女生的樣子
包括講話的音高 台灣女生的音都好高 大陸女生的音都蠻渾圓的 我想這絕對不是構造的差別
而是發聲部位的差別 去大陸那麼多次 從來沒聽過娃娃音
他們講話我們常會聽不懂 而無論我們講多快 他們幾乎都聽的懂
想起當初陸又新老師教的「咬緊字尾」這就是他們所欠缺的
這也是我們語文課時常說的「人之初,性本懶」 ㄢ結尾的字 他們念起來與ㄚ的差別不大
所以聲音聽起來都圓圓的(口內發聲空間大)
而他們的「連音」又特多 若不習慣他們的用詞 真的很多會聽不懂   
問問他們的休閒阿 打麻將、鬥地主、唱K、蹦D(不是碰D喔 K是KTV D是DISCO)
交通 旅遊 收入 消費等等 都感到挺有意思的
我也問了他們東北人怎麼搭訕?他跟我說說手機壞了 跟人借手機打給自己
也有聽過直接問對方缺不缺伴阿 這種是不會成功的 叫我不要學  
阿姨住在泰國普吉很長一陣子 怎麼按他都覺得不滿意 他都覺得泰國的厲害
媽媽則覺得夢天湖第一天跟最後一天都按的挺好的 第二天的太混
第三天的10號跟我說按摩大約分三系 中式 韓式 日式
中式講的是穴道 推拿 按摩保健 是比較有醫療的意味
韓式則是著重於肌肉的放鬆 不太按穴道 主要是消除疲勞 跟放鬆肌肉
日式則是綜合的(沒按過 我也不知道 不過他忽略了阿姨最愛的泰式 或許他說的是中國境內吧)  
最後一天給10號按 可能聊太多 前面按太慢 按到後來很趕 後來就草草了事
不過對我來說 還算聊的挺開心的 雖然我們彼此的知識背景都相差迥異 可是聊起來卻不會格格不入
我想我喜歡他那種率真的態度 有話直講 聽起來也挺過癮的
或許在我們這種過度文明的社會 要聽幾句直話還挺難
要不是不經大腦 要不就勾心鬥角 是挺辛苦的  
不過那股率真或許只存在於不熟與沒有利害關係 光這幾天被計程車騙的錢就不知多少了
素養、禮法跟教化 有體無禮或率性而為 都很難去評斷優劣
但是我確實不喜歡隨口吐痰的街道 在哈爾濱 滿地的小冰 就是拜這廣大的人民所賜
要不是那麼冷 傳染病一定很猖獗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