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低潮

低潮可怕嗎?  
有歌是這樣唱的:「我知道潮落之後一定有潮起...有什麼了不起?」  
中國人說否極泰來,已經是最差的狀態,那麼再來發生的事情都不會更差了。
這是一種哲學,呵呵~可以說是自我安慰的哲學嗎?  
最近...我陷入低潮 情緒的低潮 也同時是打球的低潮
在國外我打的很爛 回國後也還是一樣爛
甚至更爛 爛到我自己都開始懷疑 我到底會不會打球  
每次有這種聲音時 我就想起教練在耳邊說:
「阿航,別急,這是運動員的撞牆期,撐過去之後就會功力大進,沒人打的贏你。」  
教練跟我說很多次一樣的話了,可是我心中卻默默的有兩種聲音,
「是不是教練在安慰我才這麼說?」
「撐下去,別想太多。」  
我回國後,瓜哥就有打電話給我,給了我一些心理建設。
他說回國後可能會有很多的責難,不要去聽他,不要受傷,
如果人家要教你,要講你,你不要頂嘴,
聽聽就好,點頭稱是就可以了。  
我想,瓜哥一定是有感同身受的經驗,想當初亞運前我跟瓜哥通過電話,
那時他銳氣盡失,是完全沒有氣勢的狀況出國,那時候我心裡大概知道沒拼了。
他回國後,他的電話我打不通,我想瓜哥一定也是很挫折,
下一次瓜哥打給我的時候,是用新的號碼。  
上週一瓜哥來冠源打球,打第一,標三會,很多球友聽到說又是曲球的冠軍,
又標三會,這比賽是曲球道,這比賽不公平。
後來聽到是瓜哥冠軍,就改口說,南瓜本來就厲害,打不贏也是正常的。  
其實這個比賽的油層是34呎平油,很不利於曲球,
三角貓如我,就被球道給打敗了。  
今天的新聞,朱木炎輸了,無緣晉級四強,他很錯愕,不知道怎麼輸的。  
老實說這篇文章我看了很有感覺,一來我在左訓的時候,幾乎每天都會遇到他,
在那裡,我們過著單調無聊而又重複的日子,只為取勝。  
不過失去了勝利,還有什麼可以證明我們付出的努力呢?
沒有,所以會很空虛,很可怕...  
比賽過後,我的心裡是百感交集,很多的感想要說,但我按照重要性,先寫了兩篇。
那兩篇我認為是很有價值的,
第一篇「運動與國力」,我是以客觀的立場來分析國家對體育競技的影響,
是針對大環境而寫的,在這部分要取得競爭力就必須要整體環境改善,
也客觀的反映了輸球的檢討,在我看來,是全盤接輸,未來的成績應該還有慘的空間。
這邊絕對不是為我自己緩頰,也確實的想要改善,有人說除非我自己開球館,
不然不可能改善。不要對我說不可能,台灣的未來豈是可以用不可能來形容?
或許我真的會開,或許我可以影響一些人,漸漸的如蝴蝶振翅般產生效應,
怎麼能說不可能?  
第二篇「比賽與氣勢」,是我從選手的立場來談。保齡球運動在體能上的要求不高,
但是相對於心理層面的因素卻影響更大,所以透過這篇來加強讀者對於心理建設的認識,
或許可以藉我的文章得到共鳴  
--
以上5/21日寫的 之前沒空接下去 就不改不增 這樣就好了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