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對球對人 心態如何?

除了保齡球之外 我什麼都不懂
如果標準再寬鬆一點 我也懂一點中文  
但如果更嚴格一點呢...保齡球我懂的又算什麼?
懂跟做到又是兩碼事 我打得出幾分?  
所以我說我根本不怎麼懂保齡球,又更是打的一手爛球
如果要說什麼強的話...
就是我很喜歡打保齡球 很喜歡很喜歡 這點...
應該是蠻強的...  
什麼高手?國手?我都擔待不起,我就是我,
不管什麼位置,我還是打我的球......  
我之所以會被批評 就是因為我不妥協 我有我的堅持
對「善」的堅持
對「對」的堅持
我不能接受別人信口雌黃的曲解保齡球
用狹隘的觀點去指導人家打保齡球
我深怕正在學球的球友受傷(無論是心理還是生理)
去接受了狗屁倒灶的鬼話  
說一次是假的 說兩次是假的 說到第三次 人家可能就會相信
說了一百次...我想真的很多人都會相信吧
所以在我聽見的聲音 關於保齡球的鬼話 我是絕對不會姑息
就算是「真正的高手」還是「國手前輩」 我都會為「正義」而言
我不怕得罪人 我更不願意姑息小人
我的作法我問心無愧   
大姊說 我何必去協會留那些言呢?越是國手越要懂得謙虛跟收斂
大姊叫大哥勸我 結果大哥說我本來就是這種個性 講也沒用  
其實我留言的時候 我不是國手 充其量不過就是青年儲訓隊
我也不認為我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 我發文只有兩個目的
一來 希望上面的人可以瞭解選手們的心聲 恰當的幫助選手
二來 希望讓學生選手有繼續努力的目標 除了當選國手外
進入國家儲訓隊也是很好的目標
如果這樣的言語會得罪人?那我也無所謂,因為我覺得我在做我認為「對」的事
當然有人會說不必要,或是做了沒有用。
但是還是必須有人扮演這樣的角色,就算說了99次都沒用,
只要有一次成功了,就是有價值的。  
我不喜歡成敗論英雄 南瓜還不是很有名的時候 我就很佩服他
我常跟他一起練球 常互相鼓勵
南瓜常說:「阿航,你什麼時候追上來?我很爛的,你一定可以把我幹掉。」
每年新年我們都會互相鼓勵,瓜哥總是跟我說:「阿航,今年把我幹掉!」
我們認識的時候 我球打的很爛
在我還打不到一千二的時候 瓜哥也是這樣跟我練球
分享一些打球的心態跟技巧
瓜哥至今仍是這樣在教一些新的選手 那是一種無私的情懷
對保齡球的熱愛
我會佩服他不是因為他很會打球 更不是因為他是世界盃國手代表
是因為他的人格 就是這麼令人值得尊敬  
有一次 瓜哥打電話跟我說:「阿航,據說你現在很臭屁,不把我看在眼裡?」
我馬上解釋沒有這種事,可能有什麼誤會,那時瓜哥的語氣很兇...
瓜哥說他有聽到傳聞說我怎樣怎樣,講過哪些話等等...
還說我打球放公簽,讓大家抓,眼睛長在頭頂上之類的...
我解釋了很久後,瓜哥大笑說這才是我認識的阿航。
他是故意打電話來測試我的,
他說他絕對相信我不是那樣的人,但是南部就真的有這樣的傳言出來,
要我自己也要注意。  
在澳門,教練也有一次特地跟我交代,他說:「阿航,有些話不能講出來。」
我聽不懂,我又問教練,他就說他聽到了某些我批評的聲音,
他聽起來有像我會說的話,不過越說越過份,他就向我查證是否是真的,
結果只有某一部份是真的,另一部份,都是被加油添醋的灌水。
教練對我說:「有一種人是口蜜腹劍的,表面上跟你很好,心裡卻不是這麼想的。」  
當教練跟我說時,我就知道是誰在搬話了,那個人前幾天才跟我推心置腹,
想不到背地裡是這樣的說我,我也是無所謂啦,我還是繼續作我自己。  
如果你認識我,覺得我目中無人,告訴我,我一定會虛心的指教跟檢討,
如果是聽來的,網路看來的,那麼很抱歉,我不會放在心上,
網路白目實在太多,跟著他們起舞會累死的。  
網誌是我自己抒發的空間,我在我家裡裸體還是唱歌,
不需要接受外來的批評吧?
我唱得再難聽,也沒有人叫你進來我家裡聽,
我的朋友來家裡坐坐,聽聽我的牢騷我自然是很歡迎的。
善意的指教,我想我會好好回應,
如果還是有人無端的跑進我家來叫囂,我自然拿起掃把趕人。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