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談比賽與士氣

談比賽與士氣  
「氣」這種東西是什麼?誰也說不準,
可是卻難以忽視他的存在。  
曾經看過系上與外校的系隊比賽,
在「大經盃」時,我的母校中興應經對上清大經濟。
清大經濟系在場上的五個人身材平均,大約都是180左右的身高,
一開始遠投進切都很順手,而且連續投進三個三分球,
他們打出士氣了,每一次出手的動作更加的順暢,也很有自信,
一開始就把分數拉開到十分以上。  
系上的一位謝學長,他身高19X,是學校校隊,也是現在的職藍選手,
那時他發覺氣勢不對,決定要發動一記強攻,隻身把球運過半場後,
一個人晃過三個人,最後來了一記單手灌籃,灌進之後落地,
仰天長嘯,一聲巨吼問天,頓時感覺中興應經的氣勢十足,也換得滿堂喝采。  
這球之後,清大經濟的選手打起球來的氣勢明顯弱了很多,
想切入也有所遲疑,外線也失去了準頭,領先的十多分就漸漸的被中興經濟追上,
最後由勝轉敗,失落不已。  
由在下之分析認為,清大經濟的五個球員實力平均,個個遠投進切的能力都不錯,
雖沒有特別突出之選手,整體來說是比較全方位的隊伍。
相對於中興應經,除了謝學長身材與球技較為突出外,其他的選手有傷兵,有菜鳥,
整體水準來說,我認為清大經濟是勝過中興應經的。  
可是那記灌籃帶來的效應,左右了比賽的勝負。  
在那之前清大的選手打出了信心,發揮出了水準,
在那之後,清大的選手透露出害怕的表情,因為他們知道他們不是謝學長的對手,
他們不能灌籃,沒有那麼好的過人穿越能力,沒有那麼好的跳躍力,
之後的出手都怕會被搧火鍋,打起球來就畏畏縮縮的,以致於輸掉了比賽。  
這場比賽給了我很大的震撼。  
在大學期間,我參加了壘球 排球 籃球等系隊練球,我相當喜歡運動,
我也知道有時候比賽的勝負,常常在於士氣,
士氣高,氣勢強的隊伍,就算實力比對手弱,還是很可能獲得勝利。
所以要獲勝有兩個方法,
一,提高自方的士氣。
二,降低對方的士氣。
決定了士氣,就會讓比賽結果跟著士氣走,
當然要操控士氣,絕對不是說的那麼容易。  
士氣又攸關信念,
「念」,究竟是不是個力量?我不知道。
不過念確實有強弱。  
我曾經參加興大校長盃撞球賽,同時打進決賽。
我撞球的技術不是很好,可是我的「念」很強,我的專注力很高。
撞球心理因素影響很大,
如果打球的時候覺得對方比我強,那麼比賽是一定打不贏的,
落後的時候覺得對方只是一時僥倖,其實他實力是比我弱的,
那麼比賽常常可以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猶記得當時我決賽遇到的第一名對手,當我對到他的時候,
系上常撞球的倬瑋學長對我說:
「你很好運,他很肉ㄟ,可是有時候還是會準一下,不要給他有機會準,應該會贏啦。」
那還是老話一句,能攻的時候攻,能守的時候要守好,這都是廢話阿。  
這是比賽一開始,對手就很準,超乎我意料之外,心裡想著這傢伙不會這麼好運,對到我就準了吧!
一到我有機會出手的時候,我就要緊咬著,
不能進攻的時候,防守要作的更好(我覺得我自己防守比進攻好),讓對手打不順暢。
連續幾次的防守成功,當對手漸漸的失去耐心,我還是一球一球的穩扎穩打,慢慢追上,
漸漸的由敗轉勝,同時取得最後的勝利。  
這時倬瑋學長跑來恭喜我,而且告訴我,其實剛剛的對手是去年的亞軍,
在中興裡頭算是數一數二的高手,遇到他我應該是凶多吉少,
他故意這樣跟我講,看我能不能創造奇蹟。
是的,結局告訴我們,信念也是力量的一環,甚至可以打破實力間的差距。  
打進十六強後,也就正常落敗了,自我催眠的招數可不是每次都行的通,
畢竟在撞球的造詣上,的確與人家有一段距離。  
教練常提用念力讓美女走光的例子,他其實也提過另一個關於保齡球的例子。
他說美國隊在比賽的時候,都會把對手看的很弱,把自己看的很強,
對手的全倒,一律視為幸運全倒,而自己的全倒就是技術跟力量的展現,
所以萬一遇到這樣的對手,千萬不要被干擾。
可是如果比完賽之後,對方贏了自己,他們也會很有風度的稱讚對方,
認為能擊敗自己的對手,是有實力的對手。
但是在比賽的過程中,心態是絕對不可以輸的。  
這一點考高中的時候,老爸就教過我了。
他說如果你的目標是前三志願,那麼一失常就掉到前三志願外了,
如果你的目標是第一志願,那麼一失常,還有前三志願。
這點,倒還蠻有幾分道理的。  
這一次出國,也有了新的體認。
雖說國內大專盃 全運會等等的比賽,保齡球也是喊的呼天搶地,
不過這一次國外看到的,我想也是難以想像的。  
首先最先喊的,也讓人印象最深的,莫過於佐佐木智之。
個人賽全場就他一個喊的特別大聲,讓人不經意的就把目光轉過去了。
他只要連續全倒,就會大聲的喊「啊鎩」,再貼下去的話會喊「嘟阿~嘟阿~」
打出高分的時候會唸一長串的日文,那種感覺就像日本出的格鬥遊戲,
每發一招,就要喊一下,比賽勝利後就要說一段話。
十分有趣。可是當全場一直聽到他在叫的時候,就知道他的全倒有多少了,
那樣的喊法,除了給自己信心外,同時也給了對手壓力,
夫用兵之道,攻心為上。他成功的做到了提高自方士氣,降低他人士氣的方法。
這場他打140X,獲得個人組銅牌。
不過這種方法也為兩面刃,當他隔天打不好叫不出來,全場都知道他打沒有了。  
日本隊石嶺可奈子,亞運以1500分獲得金牌的名將,
他打全倒的時候,日本隊的男子選手在後面拍手加油,
他們拍手不是一般的拍手,而是三短兩長,兩三個一起拍,拍完之後簡短喊一聲「喝!」
整齊而有節奏的掌聲聽起來......像戰鼓!
可奈子打球平緩溫和但是全倒多的可怕,配上如戰鼓一般的加油聲,讓人感到不寒而慄的壓力。
這場可奈子以149X的分數拿下女單金牌。  
韓國隊從雙人組開始,喊叫聲就真的是氣勢如虹了。
韓國隊無論全倒還是解到,回來的時候,是用全身的力氣嘶吼著,
而底下的隊友也會喊著回應,所以會聽到的是連續四短聲的大吼,
那種喊聲透露了「我一定要贏」的氣勢,有著背水一戰,搏命演出的決心。  
而韓國隊氣勢可怕的地方還不只如此,
他們有多種口號,任何人喊一句,所有的韓國隊員就會喊相對應的句子,
一連串的接下去,喊的比棒球隊的還要大聲還要有氣勢。
而口號的種類之多,多到我難以估計,
總之以我來看,練那麼多種口號也是需要時間,這些就是他們訓練默契跟氣勢的方法,
這些我們或許重來沒想過。  
中國隊一開始也沒有什麼口號,後來他們把韓國隊的那招學來用,
(關於這點我不知道是韓國隊獨創的,還是國際上都是如此...
  總之感覺有點像棒球國際賽台灣唱美國的戰斧之歌一樣怪,
  不過若氣勢打出來,誰管他怪不怪阿~)
互相呼應的連續四短聲,喊著喊著,氣勢就漸漸出來了,越喊也越不怪了。
不過有意思的是韓國隊的喊法是嘶吼,中國隊的像在唱歌,
尤其是楊威跟賈陵,他們還搭上手勢,一個像在加油,一個像在指揮樂隊,
雖然看起來很好笑,可是人家的氣勢真的打出來了,那很恐怖。  
再說到澳門隊,他們也學韓國隊喊,雖然還不到嘶吼,可是也還蠻用力的叫,
可是邊玩邊叫,常常隊友間節拍都抓不準,互相取笑,所以喊了也沒用。  
女子比較遠,詳情如何也就不知道,不過聽的到的,就只有兩隊。  
一隊是中國隊,他們的陳咚咚跟孫紅豆(都很酷的名字)是用尖叫的,
跟韓國隊一樣是四短聲,有時候會加到六短聲,不過打者喊的第一聲跟第三聲非常尖銳,
鑒別度非常高,遠遠聽就知道是中國隊再喊,
而且據說大聲到讓隔壁道感到難受,這大概是包租婆傳下來的獅吼功吧!?  
另一隊呢,就是咱們的中華隊了,
我只能說我們中華隊太酷了,中華隊不用喊的,用唱的,唱什麼呢?
如花的主題曲「我的一顆心」。
全倒時打者走回來的時候唱:「我的一顆心!」,隊員就接「嗯嘛~嗯嘛~」
打者再接:「獻給一個人!」,隊員再接「嗯嘛~嗯嘛~」
這樣的效果也非常好,相對於每一隊的嘶喊像是在拼命,
中華隊用唱的,有著一股游刃有餘的風範,當對手緊繃,而自己顯得輕鬆。
當我們男子組也在這邊奮戰時,聽到女子又在唱歌,
心裡也會為他們的氣勢感到高興。  
再說回男子組  
關島隊會喊Yes~~不過是此起彼落的喊法,所以氣勢也不太好。  
澳洲隊也比較沒有團隊的感覺,自己打的好,擺個勝利姿勢喊聲Yes!
打不好就譙聲法克,不爽也會丟東西到椅子,假裝要踢馬,
據說是比較沒品一點。不過里恩兩次打三百的時候,都是靜靜的,
沒有任何喊叫跟手勢,就像練球一般的走回來,這樣的氣度反差,也顯得可怕。  
我們中華隊也沒有團隊的喊法,在聲音上的氣勢就比較弱了,
這應該跟選手個性有關,內向的的比較多吧?
也跟我們打不好有關,全倒少,叫不太出來。:p
不過在擊掌上,就還蠻有團隊默契的,全倒時會站成一排,
像棒球打全壘打一樣,一個一個把手氣傳下去。  
我們的管理:心理學專家賴教授有說,我們一同做操也會顯現出團隊默契,
也可以在無形之中,干擾對方。
同時他教導我們靜坐之法,要我們集合起來一起靜坐,一來可以幫助自己調整,
也可以故弄玄虛的影響對手。  
這當然是有差的,可是由我上述等等的細節,我們被影響到的似乎更多,
當然對於第一次出戰國際賽的我,更是影響深遠,
小弟我太嫩了...(PTT說現代年輕人已經不講嫩了...可是我也想不到更好的詞~)  
在陌生的環境 陌生的球道 陌生的油呎 第一次的出賽,
很多新的東西進來,給了我很大的適應問題,
雖然我覺得我不緊張,可是我卻被很多東西干擾,甚至迷失自己,
包括最基本的打球節奏,無形之中都走樣加快了。
最震撼的是國外曲球選手有一個技巧是我不會的,也是我前所未見的,
就是「送球」。(其實教練早就講了,我不相信而已。)
他們不是依賴球道上的油呎決定滑行的長度,
而是在手上多做了一個技巧,讓球跑得更深遠,這點我從來沒想到,
也從來沒看過,而且不是依賴球,而是手上功夫。  
個人賽:短油34呎,我怎麼打怎麼過頭,國外的選手可以用比我更咬板的球,
卻送的比我深大約十呎,我被這樣的技巧嚇到了。
其實比賽的同時,我已經看出來我與他國選手的實力差,犯了氣勢上的大忌,
造成比賽根本無力反擊。學會自我催眠或許會死好看一點。  
雙人組:在44呎長油方面,我用複雜的手勢可以打出asobi,找到點後杆仔面還算不錯,
可是花了三局才找到路線,後三局打的不錯,可是卻也無力回天。  
三人組:前三局長油我是我們隊裡打最好的,可是多的分數又在後三局的短油花完,
這代表我打長油的能力尚可,打短油的能力還需要加強。  
團體賽:第一次打聯合國,感覺很差,因為不知道為什麼而戰,雖然沒有壓力,
可是也沒有目標,因為無論我打得再好或打得再爛,都已經無關勝負了,
我無法把勝負置之度外。雖然我還是認真打,可是心裡面沒有求勝的念頭,
想不到這樣的心態會造成怎麼樣都打不倒的結果,以致於打得很差。  
比賽輸了,是因為技巧輸了,心態也輸了,可以說是輸的徹徹底底。
不過輸並不可怕,我們練過後再來,除了技巧外,在心態與氣勢上也更要加強。  
氣勢來自於信心,信心來自於實力,實力來自於練習。  
至於保齡球運動又更玄了,太興奮也不倒,太冷靜也不倒,
沒氣勢也不倒,用力喊,球瓶卻可能會被喊倒。
什麼原因,我不知道。
「氣」跟「念」存不存在,我也不知道,
就留給每人自己去解讀吧!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談運動與國力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