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左訓第六天

今天教練要回來啦
早上還是我們自主練習
一樣要晨操 可是份量卻輕很多
不是大家偷懶 是真的大家都累積了太多的疲勞
每天看大家都很認真的壓重量訓練
就知道大家都很有心
吃飽回來休息
依舊是全體躺下 不過今天好巧不巧 全部睡死
重量訓練錯過了(我心中充滿了愧疚感)  
之後十點 教練集合開會
教練也大概知道我們偷偷PASS掉了
但是他也看的出來我們很疲勞
並沒有責備我們
他分析我們每個人
說我的缺點 是經驗不足
如果突破 再也沒有人可以擋在我前面
後來私下問我懂不懂怎麼做 我說我不懂
他說 當比賽時 我沒有感覺對手的存在
可以靜靜的打我的球 我就突破了  
依舊是簡單 而難以做到的道理  
這個道理 我常對人說 可是我卻不是這樣做的
最近跟我強調這個道理的
還有蔡廷雲 跟 洪焜毅
非常感謝他們經驗的傳承
而且洪焜毅還跟我說了一堆故事後才告訴我
呵呵 他是我的好隊友  
下午練球 今天教練要隨堂考
要我們打100球
看幾球可以進一三
不管全倒與否 力道大小 與進點厚薄
目標95顆  
可是 我跟教練說 油層有很大的問題
洪焜毅馬上跳出來說 這個油層 對曲球很不公平
油是塊狀的 乾澀度也怪怪的 油又很短
教練說你擔心那麼多幹嘛 紀兆航打不好 是他的事
是他被處罰 不是你
總之 就這麼做  
我們先熱身一局 第一局我就貼了五車
可是有兩車是一二進點
球到是難打 可是我覺得這個點 我的分數應該會不錯  
一局打完 我發覺如果目標不是分數 而是進一三
我就不想站這個點 我人就往左邊站 這樣球尾能量耗多一點
進13的asobi就好一點  
結果試驗這個點 前十球 五支一三 五支沒中
力道不準當然是原因之一 往外就會風箏
也是很不利於我的 球道好打我當然準
可是教練已經說了 只要我可以一球打進一三
就代表打的到一三 哪怕只有半塊版的asobi
打準是我的責任 打不好就是我的問題  
是阿 曲球要藉asobi之前 是要嚴格要求自己力道與準度的  
打10~20時 就已經修正了七支一三 三支沒中
因為惡劣的環境 不單下球點準了 力道也準了 我漸漸可以掌握了  
可是再打 油後帶得很快 前面又乾掉了 原本的點又不見了
重新找點的結果 一三又找不到 又爛了幾球
不過我卻發覺 目標只是打一三 我的路線就會去調整容易打到一三的路線
而且進球瓶的全倒率 並沒有比較低
有一些新的啟示 我可能對我的球Power太沒有信心
其實我只要去抓路線 進點還是很容易倒
教練說 我的球到國外會很兇 叫我再順一點 準一點就好
可是南瓜說的 我也一直耿耿於懷
於是 我決定去問另一個有經驗的選手 鄭行超
他說 國內有洗乾的球道跟國外的球道也差不多
如果是這樣的話 我就放心了 因為教練也不知道我對球道的適應能力
而且我很會打國內有洗乾的球道  
有了一次經驗到了第40球 球道又乾掉了 我很快的抓到球道
並且連續打了五球大弧度一三全倒
50~60球 九支一三 只有一次沒中
正當我覺得我抓到了 手感正好時 教練把我喊停 他說我亂掉了  
他跟我說 我現在一心是勝負 很想贏 為了贏在練球
他覺得我之前的練球(寒訓營時期) 是在調動作
為了變更強而在練習 調基本動作
他跟我說 還是要回歸基本 才會變強 才會贏
所以我的練習方向是有問題的  
教練一針見血的點出我的問題
他說我現在是撞牆期 千萬不要急
我可能需要兩個禮拜的時間 就可以突破
突破後 再也沒有人能擋在我前方
兩個禮拜的時間 絕對來得及
要我跟他配合 我們是奇蹟團隊
回歸調整動作的心態來練球
而且要我走慢  
這時我才赫然發覺 我的腳步似乎亂掉了
最近一直在意手感 可是我的下盤卻不太穩定  
他跟我說 他也聽很多人說 我選上是註死ㄟ
運氣好阿怎樣的
他說我的實力本來就該站在這個位置
不服的人 叫他們來標準球道跟我打一下
看誰打的贏我
我是光明正大的贏得比賽 出國去 也不會輸
就算我出去打150 他也高興
要我不要太有壓力  
教練要我把動作做順 腦袋就會自己調整
不要往上拉球 要往前拉球(我也常常這樣教人家)  
我想起來自己助走的節奏
「御風而行」
打球時 感覺我是騰雲駕霧般的飄向球道
我想起來了
我想起來那我最喜歡的節奏  
在練球的最後 我恢復了我的助走  
回左訓後 我們就要休假了(太好了)
吃完飯後 回冠源幫忙顧球具部
不在話下...  
--
註:莊子˙逍遙遊:列子御風而行,泠然善也。  
吃飯的時候 鄭行超認為國內曲球第一是 南瓜
                             第二是 程方佑
                             第三才是 他自己  
聽他這樣講 我很高興 因為 這些都是我的目標
你們很強沒錯 可是 我沒有打算要輸你們...^^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