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感謝保齡球神成全了我的夢

幸福的瞬間我本來是打算寫三篇
可是緊接著更幸福更幸運的事情發生
我感謝這生命之神...
給了我這麼大的禮物
我相信保齡球神的存在
在我身邊 如此的真實  
愛上保齡球已經超過了十個年頭
我在保齡球上 有兩個願望
一個是我想要打到三百分
二則是選上國手
第一個願望在2005年生日的那一個月完成了
我成功的做出十二球接近的動作
感謝神給了我300分 沒有吝嗇扣了我幾分
第二個願望在剛剛完成
好不真實阿 又很真實
其實 這是最好的時間點
這...一定是神的安排  
在冠源 以保齡球為工作已經是第二個年頭了
有冠源球館的支持 讓我可以盡情的練球
我覺得這是我極大的資源 我沒有練球的負擔
可是 兩年過去 我的技術還是像水一樣
一點一滴的累積 並沒有突飛猛進
Spare還是會漏 並不是像我以前想的一樣
一直練 就可以練的固若金湯  
研究所還是要念畢業 我遲早還是要面對我的論文
我給了我自己最後的期限
2007年 選不到國手 就不要再有國手夢
我還是可以愛保齡球 但是不可以再夢下去  
選不上國手 我給了自己幾個比較短期的目標
打學生盃 選上國家儲訓隊
選全國運動會 代表台北市
就算當不了國手 好歹也是要是個選手  
很幸運的 選進國家儲訓隊 參加了很有意義的寒訓營
達成了對蔡昕宜誇下的海口 要住進左訓
我心裡多麼的希望我能有再一次的機會
全心全力的在左訓 訓練我自己
能夠暫且的忘了課業 工作 讓自己進入最佳狀態
寒訓營 的確讓我沒有這個理由這麼做
本來是期待能不能參加暑訓營
當然 最好 就是能夠參加東亞十瓶的培訓
結果 我有了最好的結果  
黃榮利教練 是我景仰的教練
我很希望我可以在他的門下繼續努力
當他在寒訓營時說到 今年他想帶的隊
就只有東亞十瓶這一場
他認為最有希望得牌
我希望能夠做他的將
我很幸運的 有了這個機會  
保齡球相關的一切 我都希望我可以選上東亞十瓶
可是我已經不會抱著一定要選上的心態來打球了
我覺得機會渺茫 我給自己的目標
來選 至少要打在前一半
來選 我提醒自己 黃榮利教練跟王幼鈴教練都說
來選拔 是打分數 不是練球 成績一定要顧
我不可以再用練球的心態打球
我不允許我再放縱的不顧分數  
猶記得去年冠源選完的當晚
我哭了 我流著滿臉懊悔的眼淚
大喊 我不要再輸了 我不會再輸給任何人
大哥跟六五四安慰著我
那一役 我長大了
我不會再輸給自己 我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以後 不論我打好打壞 我都不會再哭  
即使我的Spare漏掉 我氣了一下自己
我就多笑個兩下補回來 因為 我在打我最愛的保齡球
繼續努力 就算輸了 也沒關係
爸爸要我笑笑的打球 這句話猶在耳邊
要服輸 不要認輸 這樣 就不是輸給自己  
昨天長油 第一場 我打了五局紅台跟一局一百六
當時的排名是第四名
打那麼多次選拔 沒有一次是領先的
呵呵 很高興 我至少曾經擁有
萬一我必須要放棄國手夢 至少我曾經領先過  
下午打完九局 (激烈奮戰)
還是第四 更高興 我至少領先過一天
在這樣困難的油圖 我可以打出這種水準
明天34尺平頭短油 我心想 摔的很慘是必然的
希望我多的69分可以讓我花一個早上  
前一晚 我的機車停在第279格上
我希望279可以出來露露臉  
這一晚 我停在290上 我十點睡覺 醒來睡不著 還是硬睡
隔天 我吃了同一間的早餐
一樣在每次一打球前熱身 打完收操
無論好壞 我做好自己 我就沒有輸  
隔天的短油 比練習的短油還要難打
因為乾澀度更好了 好到我練習的球都不能用
一打就過頭
早上第一局一百四 (把多的分都花完了)
第二局又一百四 唉 昨天說要撐一個早上 結果兩局就用完
我早說過了「一球一球丟」難打 想辦法 專心 克服
為什麼會站瓶 為什麼會開花
有時候覺得送不夠深
有時候覺得拉力不足 或切角不對等等
修正過後 有求必應 全倒就來了
忘卻欠分的難過 一球一球打 一球一球貼
站瓶了 笑笑 那一定是我做的不夠好
再繼續努力
結果補了兩局分數 最後兩局 手沒力 全倒的運氣也出不來
不過我依舊一球一球打 盡力了 我沒對不起自己
早上打完 欠一百三十幾分 跟昨天的補 欠不到一百分
排名掉到第十二 跟第六名差三十分
三十分不多啦
不過這種球道 再打下去 怕是越欠越多  
中午時間 跟蕭錦良聊球
他的成績不受短油慢道影響 確實是一流高手境界
我們聊到球的開法 他問我曲球的開法
我也就向他挖飛碟開法的撇步
哈哈 聊出很多道理是相通的
我覺得我在開飛碟的功力上大增
上到了一課 可是說實在的 沒什麼心情
因為他的分數在前面 我的分數掉下來
還是希望可以打好才是  
下午打球 我打早上打好的那個點
太好了 全倒點還在 而且剛洗完球道 沒有陰陽道的現象
(早上抓到時 有時候又因為陰陽道 沒辦法掌握得很好)
第一局打227 第二局打214 馬上補了41分
可是下一局 那個點打進去都開花 搞的我不敢打那個點了
摔了一局一百六
好在 下一個球道 我的全倒點還在 又補了一局二三多
據說 這時候我的排名已經到了第四
可是好景不長 下一道又找不到了 連SPARE都解不好
打了一局一百五 排名又掉不知道哪裡去
只能穩下來 提醒自己 一球一球打
冷靜判斷 早上修正得很好 現在還來得及 趕快穩下來
我對保齡球神求了幸運
現在 我又對保齡球神說 我盡量減少我的誤差
盡量把球送到點 做出該有的力道
請我的保齡球 跟 保齡球神盡量幫我擊倒球瓶
這時候 我的精神異常的冷靜跟手感出奇的好
出手後 力道 方向 跟我預期的都差不多
我揮起了我的右手 球瓶應聲全倒
太好了 我感覺到保齡球神與我同在
有幾球打過頭了 但是球尾的加速性還是很好
全倒還是連了起來 這時候 我又更專注的打好每一顆球
打好了 神就幫我 回想起來那種貼車的感覺 真是驚人
很真實的感覺著 神跟我站在一塊  
我覺得我打的不好 SPARE漏超多的(太乾真的很難解)
可是卻選上了 這大概是神蹟吧
第一次打球打到滿手是汗(我沒什麼手汗的)
手破的很深 手腫 依舊奮戰
第一次手催到沒力 幾乎到快無力打球
最後一set我是第七
最後兩局 各漏三個 緊張嗎?
當然阿 緊張到根本沒有解球的信心
可是 我還是笑笑 因為打好打壞都是我自己造成的
唯一能夠沒有遺憾的 就是下一球好好把握
漏掉三格後 我兩局都各貼四車
是運氣嗎? 我很認真 也打的很準
能夠貼車 我想保齡球神一定幫了我很多  
我終於順利的完成比賽 收操 看成績
終於達到了對我保齡球生涯的兩個目標
我很幸運 也很幸福  
不過這一次完成目標
我就知道我下個目標在哪?
一股強烈的使命感告訴我 不可以拖累隊友
有限的時間內 我要變的更強
我不能再這樣漏spare 會影響我的隊友
教練跟我說 我是正國手 (好像要用台語念才有感覺)
「東亞十瓶錦標賽」是重大的賽事 非一般的公開賽
我代表著台灣一流的選手 國家的榮耀
原來Chinese Taipei這麼重  
我會努力盡力的 穿上了這件球衣
背上了這個頭銜 我就知道 我背後背負著很多人的期望  
謝謝這兩天在我背後的大哥 水怪 小揚 嘴泡達人 阿寬 蟑螂 經理 阿泰等
你們的眼神 我知道你們是真的支持我的
加油  
大家加油  
--
太累了 要去休息 有機會再補上 教練對我的評語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轉錄] 回阿寬,打球為了誰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