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雨如絲

 
我的馬勒音樂聽得很晚,從NSO的馬勒年開始。而在那之前,只有零星聽過第一號與第五號交響曲片段的印象。這一年,自己悄悄地立下規矩,還沒聽過現場之前就不聽錄音,於是那一年錯過的馬勒,就很確實地錯過了。
於是,第一次聽馬勒第九號交響曲已經又幾年後,Gunter Herbig指揮NSO的時。有時候,面對音樂遠不只是好聽或優雅的境地時,說感動似乎只是凸顯自己的蒼白,一如美食節目中的有口感或Q彈,說了還不如沉默的尷尬感。
即使馬勒想把世界都寫進交響曲當中,我始終覺得,他的音樂只對聆聽者的孤單說話。無論編制多麼驚人突奇,內容如何包山包海,始終有種難解的孤單拖曳著稀薄的影子,隱隱地貼合著揮汗如雨的震耳欲聾。
毫無疑問,第九號交響曲說生說死。在第四樂章中,我們瞬時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巨大的孤單或是螻蟻的渺小,但你在現實生活中執念不忘的種種,確切地在意識中被支解成片段。也所以,恍惚間,我們終於知道什麼是哪裡也去不了。
從那場現場之後很長一段時間,我貪婪地聽所有能到手的第九號交響曲唱片。直到有一天我發現,我根本很難分辨不同的演奏之間,所謂好壞,於是才釋懷地放下了它。
所謂很難分辨,可能更貼近地說在生與死之間,無論你想擺弄何種姿態或深情,他人眼中所見的仍然只是最終的寂靜孤寥,豆棚瓜架雨如絲。於是,當鬼唱起詩來,我們總忘了活著是什麼光景,什麼罣礙。
#馬勒  #音樂  #交響曲 
分類:藝文

寫著寫著,天也就亮了。

評論
上一篇
  • 塵土上的藍天
  • 下一篇
  • 流金歲月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