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最黑暗的時刻

 
以下只是個筆記。
當香港國安法議論紛紛之際,其實在意的是梅克爾,或說德國的反應。為什麼? 因為討論政治與國際情勢之際,我們最容易被吸引的同嘗就是,誰,望之不似人君,誰又望之似人君。
正如同川普在公開發言的不似人君,或歐巴馬的似人君,這不是我的評價,而是對他們招之評價的觀察。
從難民等等問題以降,梅克爾無疑是當代政治家的最佳代表,邏輯清晰言語溫和堅定,而且對於重大危難的反應與致力於和平與共榮的堅持。於是當國安法通過時,她說與中國保持合作關係,對歐盟而言符合重大戰略利益。
如預料地招來批評,有人以英國首相張伯倫譏之。
或者說德國這樣對於撕毀協定這麼有經驗的國家(抱歉,我不該這麼酸),也認為即使香港國安法通過,也就是個無礙大家好好做生意的內政問題嗎? 其實,我對德國很有信心,他們從中國得到的貿易利益在數據上確實很巨大,大到可以支撐德國之所以作為一個適合人居的理想國家。梅克爾,整個德國都不是傻子,不是一心求和的張伯倫。
希特勒垂涎東歐諸國時,英國首相張伯倫前往協商確保希特勒只是想把"德國人"們統一成一個國家,血脈相連無可厚非,所以他攜回一張紙稱之為我們這個時代的和平。結局我們都知道,於是張伯倫被譏笑直到現在。
一戰的精神失常讓大家不想再重啟戰端,凡爾賽合約的問題重重也造就德國再起,所以我相信張伯倫一心想著和平,無論方法是不是蠢。梅克爾也想著和平嗎?
是地緣政治,中國變得巨大而危險時,暫時對歐洲來說也只是遙遠的鞭炮聲,更何況來自中國的利益撐起了歐洲的"理想的人"一般的生活。就像武漢肺炎一樣,當中國周遭開始傳出疫情時,歐洲國家還認為這是亞洲人的體弱多病。當情勢轉換之際再變不遲,在這之前舞照跳,馬照跑,這些,就是人之常情。
地緣政治,我們當然關心周遭勝過遠方,就像對非洲的苦難一樣不聞不問。歐洲並不是個天真的國度,如果你從羅馬帝國以降的歷史讀到二戰,這或許是地球上政治最複雜算計最多端的地區。真要喊著和平,何不乾脆解散北約把他們鄙視的美國軍隊(還有軍費)都請回家去? 因為他們也懂北極熊不是吃素,這就是梅克爾說的戰略意義。
放最黑暗的時刻並不是因為我暗示這是最黑暗的時刻,而是此書對於張伯倫、邱吉爾與哈利法克斯有精彩的描繪。我們只讀歷史課本,會以為張伯倫下台後就謝幕了,殊不知他其實仍然在為他以為的和平繼續奮鬥,到了德軍已經把英軍感到法國海岸邊,他仍然主張求和才是正確之道。
張伯倫是個天真的人,梅克爾不是,將之比肩,不知道是嘲笑誰。又,同樣是香港國安法,言語幽默,有著世界共榮核心價值,望之似人君的歐巴馬如果是現在的美國總統,又會做什麼?

2020.05.30
#香港  #德國  #中國  #東歐  #歐洲 
分類:生活

寫著寫著,天也就亮了。

評論
上一篇
  • 流金歲月
  • 下一篇
  • 坦克車上的紅茶機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