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鋼鐵蝴蝶

 
很久沒有到茉莉二手唱片閒晃了。
前陣子回老家時,因為有一張自己很喜歡的專輯遍尋不著,於是一直掛念著要去找找。其實這張專輯在Spotify也能聽到了,而我確實也不是個實體唱片至上的人,或許是懷舊氣氛湧起,純粹想去再逛逛唱片行而已。也可能是二手唱片行獨有的命運感,你想找的片子他並沒有義務要備好,又或者會遇到你沒想過的意外邂逅。
確實很幸運地找到了,價格也意外地低廉,仔細一看上面標註因為鋒面有塗鴉。原本打算就放棄,看了一眼名字,唐陶,突然覺得有點眼熟。當然我並不認識這個名子,後來Google了發現有位曾與光禹的警廣主持人也叫做這名子,不過這都是回家後查詢的事情。
回頭一找,原來熟悉是因為剛才閒晃架上時已經一直看到他的大名出現在不同的唱片上。顯然這個人或許大澈大悟或許人生有轉折,把自己的唱片都賣進二手唱片行了。當然時代不同,也可能是實際際遇,慢慢地我們都體現世間沒有不散,各自體會。
常在想一個不停地蒐羅自己喜愛的唱片收藏者,或說古物或其他各式Collector,一朝散去時真會有傾圮的荒廢感嗎? 很難用自己的狀態揣摩,雖然唱片也為數不少,但我並不以收藏家自居。也所以對於書籍唱片在陌生人間流轉的美好故事,缺乏同理心的感動。
一樣是古蹟與廢墟。下午在政大附近看到一棟荒廢的老房,紅磚建物,每當看見這樣的屋頂半垮而樹從中穿出在屋頂上伸展枝葉時,我都有種伴隨興奮的感動。這或許是看見古蹟時該有的感動? 宴席本來就沒有不散,我只是在宴席時等著散罷了。
想到唐陶先生的唱片們時,突然想起林燿德的鋼鐵蝴蝶,序是由陳璐茜寫的。當時我對她寫的最後一段有著莫名感動,或許就被我象徵性地當作是我的廢墟,的起點。
"在你走前一個星期,曾對我說 : 和妳結婚,使我重獲新生。
你在廢墟裡站出一個花園,如今你飛進了那個花園,俯瞰廢墟。"
然而過度依賴音樂記憶的問題就是,裡面那首沒有終點的流浪是我的路標,買回來發現幾首我喜愛而以為在這張專輯裡的歌曲其實都不是這張專輯的歌曲。於是Spotify喚回我的記憶,是她的另一張專輯"四季"。
記憶是一座宮殿,也有福爾摩斯那樣精準建立的意象化世界,也有我這樣,荒煙蔓草從來不經過計畫的,愛聽秋墳鬼唱詩的邊界。於是,我們總會在找到去唱片行的理由,或說藉口,一如古蹟與廢墟的二元一樣,徐徐而行。

2020.04.26
#專輯 
分類:親子

寫著寫著,天也就亮了。

評論
上一篇
  • 共赴黃泉
  • 下一篇
  • BNL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