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里昂

 
昨天看臉友寫里昂鍵盤打擊樂團,讓我回憶起多年前還在打擊樂團工作時的經驗。
當得知要與里昂鍵盤打擊樂團一起巡迴演出時,心裡像個小粉絲一般,原因是當時我才買了這張著名的德布西與拉威爾改編作品集,正為他們的音樂神魂顛倒之際。這個樂團在當下打擊樂團林立時,仍然是個相當特殊的存在,一方面以"鍵盤"打擊樂團為團名與音樂主軸者幾乎沒有,另一方面打擊樂中如此大量與過去音樂有連結者也很少見。
當時剛經過國際打擊樂節的洗禮,在那個大團頻頻的年代,我從對打擊樂一無所知地投入其中,日後才知道自己遠比想像中的幸褔(那時候以為是辛苦)。BIS的當家天團Kroumata用彩排時喝掉的數箱空啤酒罐與演出時在舞台上架構出John Cage音樂中的晶瑩剔透、空間與結構之美震撼了我,匈牙利天團Amadinda在現在音樂中以緊密的文本梳理為本,狂傲地席捲舞台上每一條聲流與每個觀眾的耳膜。當然,從我聽唱片起就奉為神作,Xenakis的星群,能聽到由題獻與首演的史特拉斯堡打擊樂團(Les percussions de Strasbourg)的演出,都是歸功於這個美好的打擊樂節。
但是,里昂鍵盤打擊樂團還是個美好的存在。當時,我還很杞人憂天擔心這些樂器與他們平常使用並不一樣,會不會影響他們演出的音色與音樂。就像,小孩剛出生時,父母都要經歷一段世界萬物都可能會危害小孩的那種心情,我們只是不忍心說自己杞人憂天XD
結果事實證明樂器從來不是大問題,因為他們抵達的時候發現行李通通被寄到某國去了,雖然航空公司說已經立刻轉寄過來,但是首演前來不及抵達,而他們所有的琴槌都在行李裡面。
對鍵盤樂器來說,琴槌的重要性不在話下,所以也他們首演時除了自己以外,所有的東西都是借來的。在那個什麼都令我大驚小怪的年代,彩排時他們合奏下的第一聲就令我大驚小怪了。
就是在唱片中聽見,充滿色彩與飽滿聲音的德布西,毫無疑問。從唱片中可以發現,這個團體其實成員一直在更替,但是我們還是能聽見這樣的聲音一直維持著,顯然是美學上的明晰。當然Bernad Neveu的錄音也非常適合他們的音樂,而他們長期合作的這些專輯維持了一貫的美好。
在他們2012年新出版的Satie專輯中,有一位新成員YingYu Chang,是長期在法國的台灣擊樂音樂家張吟宇,這麼寫不是為了沾什麼台灣之光,而是知道世界各地的樂壇都有台灣的音樂家的足跡,覺得像昨晚抬起頭在黝黑的夜色裡,能看見繁星點點的心情而已。

2020.07.30
#里昂  #法國  #台灣 
分類:心靈

寫著寫著,天也就亮了。

評論
上一篇
  • BNL
  • 下一篇
  • 南特的管風琴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