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茶桌異聞】-聚陰宅

  鹿港地區的街道莊頭命名過去一直都是滿直白的,甚至直白到令人覺得不雅。
  一些老名字都能直接知道當時是在幹嘛的,部分也沿用至今。 例如整條街都賣米的就叫「米市街」、不想把褲子弄濕,要去得脫褲子過河叫「脫褲莊」、 整條都賣杉木的叫「杉行街」、一條有數間賣棺材的叫「板店街」,另外還有很有名的「摸 乳巷」等等。
  其實早在當初老街劃建時就已有人車分道、行人徒步區的觀念了,今「瑤林街」、「埔頭街 」就是當初的人行道。 與之平行的「後車巷」就是當初規劃來收「中山路、瑤林街、埔頭街」的水肥,是一條轉供水肥車與農戶來收水肥時通行的道路。
  這裡也在鹿港有一句老話叫「鹿港人尚敢死,放屎換糯米。(鹿港人最敢死,拉屎換糯米) 」 說得是農人不定期來鹿港清理收取水肥做肥料,逢年過節還要回送鹿港人自家種的糯米做禮 。
  而在這「後車巷」中有一處宅子最為古怪,那間宅子只有一進,面朝後車巷,在我還國小時 是一間廟壇。 那廟壇相當怪異,從裡到外插滿了各種大小旗子。 那壇主骨瘦如柴,總是打著赤膊,身上塗寫些赤紅的符字,除了他常出入外,也沒見過其他信眾,更沒見過他有友人出入。
  那人怪異,又不與人來往,附近的人也都充滿疑惑跟恐懼,誰也不敢搭問。
  一天,那廟壇突然消失,所有旗子清得一乾二靜,什麼也沒留下,就像不曾存在一樣。 某天在茶桌上,來的是一位鹿港當地的地理仙,平常相多了陰陽宅風水,他也總說些令人記不清也聽不懂,雲裡霧裡的話。
  大家談起了附近的人事物,便說到了那處宅子最近好像有意翻修,不知是要租還是要賣? 那地理仙一聽臉色稍變,就說了起來「遐間厝,前一陣仔有請我去看。」
  譯:(那間房子,前一陣子有請我去看。) 
  「這呢拄好?阿這個厝主是有要賣嗎?」
  譯:(這麼剛好?這屋主有要賣嗎?)
  「蔗阮就毋知,遐樓板、厝簷攏澳去了,剩壁爾爾,但是,遐間厝尚大的問題毋係遮,古早 怕是有供奉陰廟邪壇,當初又請無清氣...」那地理仙搖搖頭便又開始說下去。
  譯:(這我就不知道了,那樓板屋頂都爛掉了,剩牆壁而已,但是這間屋子最大的問題不是 這,早期怕是有供奉陰廟斜壇,當初又沒請乾淨...)
  接著就是雲裡霧裡,東南西北、天地你我,我是怎樣也聽不明白更記不清楚了。
  只是大約知道這宅子陰氣重,本身夾在窄巷大屋旁,難曬到陽光,又正對著一間中山路宅子 的廁所,排穢之所在,於陰宅陽宅都是大兇。 又當初留下了不好的東西,聚陰難解,實在不宜住人,輕則敗運,重則損丁。
  事後的消息也正如那地理仙所說,屋主投資失利,兒子出了事,這才動了賣宅子的想法。 屋子整修時我去看了現場,才明白地理仙說的曬不到太陽是怎麼回事。 施工時雖然把整個兩樓屋子的屋頂與樓板都拆掉了,想曬曬太陽,破破晦氣,只留牆壁,但 屋寬不夠,深也不夠。
  太陽都被四周的建築擋住了,裡面竟然是曬不到太陽的,屋內陰涼至極,怕是夏天也不用開 冷氣了。 聽說這屋子新的主人之後要開來做生意,也許人潮多陽氣旺了能解解。
  而與這間相臨的另一間大宅,也是地方上小有名氣的「無清氣(不乾淨)」...
  過去曾經進去過一次,雖不到曬不著陽光,但裡頭也當真是「陰涼至極」。 這間老宅的寬度是尋常宅子的三倍寬,內還自留了個小庭院,在古時已算大宅。 他門面沒對「後車巷」應該是當初建時考量了風水,沒正對別人廁所。
  但這宅子卻也沒接到「搖鈴街」,再往前是另一戶了,他的出入口開在了側邊的巷子。 在地理仙說來,就是格局雖方正,卻走不了正氣,氣難入難出,久必囤陰,說不上大兇,只 是維護麻煩,數十年必要拆瓦曬日。 而鄰里的謠言,是說相傳此屋古時有個讀書人,因不得志鬱鬱而終,於夜半時不時能聽見嘆 氣聲。 而也如地理仙所說,這間大宅子荒廢數十年,近期讓一個外地人買了去。 他確實掀頂曬日,還門戶大開了好一陣子,日夜點燈,讓它燈火通明。
  一系列動作應是有人指點,還因為太招搖了因此遭了賊,損失不少老物件。 整理好後我進去看過,現在裡面相當舒適,進門不再感到陰涼。 那人也是個愛老宅之人,整理得相當用心。
  修整了庭院的樹木草皮,重買了屋內擺設,還擺放了我一直很懼怕的「紅眠床」,弄得古色 古香,若擺張茶桌,應是相當適合在這飲茶。
#marvel  #台文  #怪談  #鬼屋  #冤死 
分類:藝文

這裡是殺豬的牛二,我們在PTT-Marvel板相遇,結成茶友。 這是緣分,是茶席的魅力,只要你我同席、同品,我們便嚐同味、同溫,於是我們將有共同的喜怒悲歡。 IG有廢文:erzhen04

評論
上一篇
  • 【茶桌異聞】-消失的亂葬崗
  • 下一篇
  • 【茶桌異聞】-魔神仔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