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茶桌異聞】-魔神仔

記得那一天,大學剛放暑假,一早收拾完行囊,便從台北返家,舟車到家都傍晚了。
  進家門時正遇到附近一商家的老闆,在茶桌上與家父閒聊。 我知道那是茶桌上的罕客,附近商家的人平常時都忙於生意,怎有空閒來飲一杯茶?
  細聽一下,原來是想問屋子的事。
  那位老闆現在承租的店面,位於「埔頭街」上,後臨「後車巷」。 是間兩進的老宅,門寬廳深,相當適合當店面。 但後一進已失修,除前廳做店面外,只剩中庭一口井與廁所仍在用。
  前廳通中庭有左右兩門,但右門早已用磚封死。 右門未封死前,有一廊道接往後廳,雨天過中庭可以不淋雨,而左門開門則直接接中庭。
  「阮這陣仔想要整理後廳來住,汝甘知遐個門是按怎要疊起來?聽厝邊講汝古早曾住過遐? 汝甘知影什麼代誌?」
  譯:(我這陣子想要整理後廳來住,你知道那個門為什麼要封起來嗎?聽鄰居說你以前曾經 住過那裡,你知道什麼事情嗎?)
  「這...怎會疊起來阮毋知,但是阮勸汝還是莫考慮住遐好,遐後面無清氣。」
  譯:(這...怎會封起來我不知道,但是我勸你還是別考慮住那裡好,那後面不乾淨。)
  那老闆大概已是先打聽到了什麼,來問家父也是求個證而已。
  聽家父這樣說,心裡就有個底了,沒再多問便離去。
  沒多久後他就退租,另往天后宮那區發展。 我事後追問父親那宅子出過什麼事?父親才說給我聽。 原來在家父還小的時候,跟我的爺爺、奶奶、伯父、姑姑等一家子七口住過那宅子一陣子。
  七口子都住在那後廳,住的那幾年全家身體都不好,整天生病。
  某天半夜,那時還未上國小的父親口渴起床喝水。
  他在中庭看到一個真的頭大如斗,面容醜陋的小矮老頭,他在井邊跟灶上來回的跳來跳去。
  那時他覺得很驚奇,便跑去挖了姐姐跟哥哥起床來看,三個人都瞧見那奇怪的老矮子在那邊 跳來跳去。 那怪老矮子見有人在看,就憑空消失了。
  隔天他們跟爺爺奶奶說了這件事,一個人看見可能是看錯了,三個人都看見就不會看錯了。 爺爺奶奶信了,沒多久就搬家了,也直到搬家後,一家子的身體才漸漸好起來。
  我覺得這事情很玄,打了電話去問姑姑,也回老家去問了奶奶,他們都說確有此事,不是我 父親誆我。 還說了那間房子確實不乾淨,後來住的人都離奇出事。
  先是繼父親一家子搬走後,住進了一個做肉乾、肉鬆的男子,住沒多久就在中庭走廊離跌倒 摔死。 後是屋主兒子住進去,住沒多久就發瘋,時常在門口潑水大罵,把自己弄得一身濕,還自言 自語有說有笑,最後被家人接回國外去。
  這件事之後,在某天茶桌上來了位地方耆老級的茶友,年紀雖大卻仍耳聰目明,會唱四句聯 ,常把地方大小事編唱出來,所知甚多。
  家父突然問起那屋子的事,他說那間屋子在日治時期舊址曾用來關審犯人。 那裡怨氣極重,我爸看到的大概就是老一輩稱做「魔神仔」的東西。
  我就唐突的問了:「老街是還有偌濟厝有問題?」
  譯:(老街是還有多少房子有問題?) 他就笑著說:「真濟啦,講袂了,親像斜對面遐間,前後就吊四個了,送都送袂了。」惹得 眾人一陣涼。
  譯:(很多啦,講不完,像斜對面那間,前後就上吊四個了,送都送不完。) 老屋子多,老故事就多,老東西多了,作怪的就多了。 為什麼有人修老屋要掀頂日曬,一曬三年? 為什麼有的商家,往往日落就收店,片刻不敢留? 你,想過嗎?
----------
  後續 前些日子我回到老家,與奶奶聊起這件事,奶奶年紀已大,有時記性不太好,但對這件事記得依然很清楚。
  他又補充說道,原來當初不止家裡的幾個孩子有看到東西,奶奶夜裡也常被黑影鬼壓床,壓 得喘不過氣來。
  聽孩子們講完,她便去附近的南靖宮擲筊問搬家,當時一連擲了七個聖筊要一家搬走,奶奶 這才急著操辦搬家事宜。
  只是那時家境困苦,搬家又談何容易,奶奶又再求保佑順利找到良屋,問簽得示一路向北。 說也奇巧,奶奶一路向北走去,來到當時鹿港古地名北頭一區,剛走得覺得累,便見路旁一 間空屋內有一位婦人在灑掃,奶奶便問那婦人是否是屋主,又屋子有無要租?
  那婦人一聽大喜,原來他住隔壁,這屋子屋主人常年在國外,託她偶爾進來照看一下,若有 人要租便幫他租出去,不是要賺錢,只是想有人照看屋子,怕久了沒人住屋子壞了。
  就這樣找到了,奶奶以一個月200元的價格租下,一家人搬入居住,之後一家人身體漸好, 再無鬼壓床之事。
#marvel  #台文  #怪談  #鬼屋  #冤死 
分類:藝文

這裡是殺豬的牛二,我們在PTT-Marvel板相遇,結成茶友。 這是緣分,是茶席的魅力,只要你我同席、同品,我們便嚐同味、同溫,於是我們將有共同的喜怒悲歡。 IG有廢文:erzhen04

評論
上一篇
  • 【茶桌異聞】-聚陰宅
  • 下一篇
  • 【茶桌異聞】一家冤死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