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0


浮在禮拜三的的詩
被剪掉了
靜定地,呵護著如歷史般的黑色長髮
遺忘的仰天長歎
總在平凡的午後小憩中悠悠醒轉 
是的,黯然渡過不只是
彎彎的小河、疲乏的紅磚道
聒噪恰似美德的被描繪
無屬名的墓碑、沒印象的舊照片
因而愁雲慘霧中,一片之、乎、者、也 
愛撫棋局和世事相同的等高線
日曆才在存簿裡發現
印記不過是通往自由、孤獨、主張與堅持的路
下巴於是就
鬆垮垮的
像是一首過時的革命曲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